亚马逊与米高梅结合,吹响流媒体下半场较量的号角

商业

2021-05-30 21:14

3、2、1 成交!

恭喜亚马逊以 84.5 亿美元成功买下米高梅工作室 (Metro-Goldwyn-Mayer Studios Inc,简称 MGM) 。

这个好莱坞曾经的金字招牌、手握众多 IP 的龙头影视制作发行公司,如今被贝索斯大手一挥收购了,日后成为亚马逊工作室 (Amazon Studios) 的一部分。

亚马逊表示,米高梅能帮助亚马逊 Prime Video 在内容制作的能力上更进一步,而亚马逊 Prime Video 高级副总裁 Mike Hopkins 则在发布会上表示,这次交易的真正价值在于米高梅手握的众多 IP 及其特许经营权。

在流媒体领域,各家平台正打得如火如荼。在亚马逊拿下米高梅后,手上又多了几副王牌,有了跟刚刚拿下过亿订阅用户数的 Disney+ 较劲的资本。

时代的眼泪,米高梅

米高梅工作室成立于 1924 年,是好莱坞最古老、最负盛名的电影制作公司,它曾制作出众多耳熟能详的经典电影,除了上面提到的几个经典 IP,还有陪伴着 80、90 后长大的「猫和老鼠」,相信不少人初见米高梅那标志性的狮吼片头,就是出自该动画片。

除了修炼自身的创作能力以外,米高梅还对推进世界电影业的发展起到了不可磨灭的作用,米高梅创始人之一的 Louis B. Mayer 发起成立了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并推动成立奥斯卡金像奖,而米高梅凭借着厚实的创作底子,当之无愧地拿下迄今为止最多的奥斯卡奖项。

然而在上世纪 50 年代,好莱坞制片厂巨头们集体遭遇了滑铁卢,米高梅也不例外。

上世纪 30-40 年代,一些大的制片厂为了汲取更大利润,将发行和院线业务也整合进体系中,当资源过度集中,必然会形成垄断趋势。

在巅峰时期,好莱坞八大制片厂(派拉蒙、米高梅、二十世纪福克斯、华纳兄弟、雷电华、环球、哥伦比亚和联艺)垄断发行了超过美国影片数的 90% 和全球电影影片数量的 40%,招致独立电影片商控诉八大制片厂操控发行、价格歧视,致使他们生存空间变得越来越小。

1948 年,「派拉蒙法案」来势汹汹,这套法案要求如派拉蒙、米高梅这样的大制作厂被要求只管制片,不能兼顾发行和院线的业务,避免垄断。链条被瓦解,八大制片厂习惯了一手掌控的滋润日子,如今规模被压缩,只能充当银行的角色,转而为其他制片商提供资金、设备支持。

▲ 派拉蒙制片厂

被时代洪流推着走的米高梅也不例外,被迫放弃了部分业务,加之当时电视及相关业务的普及,相较于原本需要出门到影院里寻求娱乐项目的人们,如今选择坐在家里收看电视,而且相对于电影,电视节目的获取成本更低、可消费频次更高。

于是那个时期的电影,将拍摄方向转向为观众提供奇观,也就是我们如今常说的大片。大片意味着高预算、高投入,同时也意味着高风险。如果观众不卖账,可能这一年的努力都成了无用功。

根据美国电影协会统计,1960 年-1968 年期间发行的影片仅仅只有 1% 的毛利能够超过 100 万美元。

都说「干掉你的, 不一定是你的同行」,这句话在电影行业得到了验证。面临连年亏损,八大制片厂开始寻求并购。派拉蒙被海湾西方工业公司 (Gulf and Western) 收购,环球被美国音乐集团 (MCA) 收购,而米高梅则撑到了 1966 年,随后被美国赌场巨富科克里安 (Kirk Kerkorian) 收购,并入旗下娱乐产业当中。

这些好莱坞电影巨头在 80 年代迎来了一波复兴时期,然而并不是因为电影市场复苏,而是他们瞅准时机与媒体集团们合体了。

时代华纳、默多克集团、维旺迪环球、索尼便是在那个时期涌现的新一代娱乐巨头。

而米高梅呢?那时候它被被科克里安卖出又收回,已经属于集团的边缘资产了,直到 2005 年,索尼公司又以 48 亿美元收购了米高梅,那时的米高梅已经债台高筑,负债 20 亿的它,被索尼从破产边缘暂时拉了回来。

但最终,由于 IP 老旧、制作技术落后等诸多复杂因素,米高梅终究难逃破产的命运,于 2010 年正式申请破产。自那时起,米高梅就在寻求合适的买家,十年过去,它终于等来了亚马逊。

米高梅的起起落落,恰好是上世纪好莱坞的一个缩影,时代在变迁,一不小心,就有可能从山峰掉进谷底一蹶不振。

收购米高梅只为让用户在 Prime 会员上多花点钱?

这次收购为亚马逊发展历史上第二大收购案,2017 年,亚马逊曾以 137 亿美元收购全食超市 (Whole Foods Market)。

如今看来,亚马逊收购全食超市的价值,不仅仅是为了更深入线下零售,也为了巩固 Prime 会员体系。

这种策略同样可以套用到此次对米高梅的收购案中,毕竟 Prime 会员的权益越多,用户也就越愿意为 Prime 会员续费,亚马逊 CEO 贝佐斯曾表示,对内容投资,能为公司带来飞轮效应,其主要表现就在于提高 Prime 会员的订阅数。

在初始的 Prime 会员体系里,只有无限量免费包裹快递服务一项主要权益,随后增加了免费的 Prime Video、Amazon Music、无限相册存储空间、Kindle 图书馆服务,以及之后的全食超市的 Prime 会员专属折扣。

目前亚马逊 Prime 的全球订阅用户数已超过 2 亿,每年花 119 美元会费即可换取以上所有服务。

▲ 2020 年全美 Prime 会员数已达 1.5 亿人,图片来源:Viral-Launch

但细想一番,这次亚马逊收购米高梅,对促进 Prime 会员订阅数似乎不能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或许这次贝索斯真的只是想把自己的娱乐产业再夯实罢了。

命运坎坷的米高梅能迎来「文艺复兴」吗?

米高梅与亚马逊的结合,其实可以抽象成传统影视巨头拥抱流媒体的又一案例。

这样的结合并不新鲜:华纳影业为了给旗下 HBO max 平台输血,不惜宣布 2021 年所有新片都会线上线下同映,宁可牺牲院线同盟也要转型成功;迪士尼也在 2019 年 11 月推出了自家流媒体服务 Disney+,至今订阅用户已经破亿,从推出原创剧集为起点算起,Netflix 达成一亿用户目标花了六年时间,而迪士尼只花了三年不到的时间;就连动作最慢的派拉蒙,也在今年初上线了 Paramount+ 流媒体服务。

流媒体领域的玩家越来越多,原本的增量市场,如今变成了存量市场。米高梅没精力没时间更没钱去做自己的流媒体平台,那么出路只有一个:找到一个流媒体大腿。

去年 12 月,米高梅正式进入出售程序,邦德最新系列作 007:无暇赴死 (No Time to Die) 差点因为这事儿夭折。

当时米高梅的市值约在 55 亿美元,这个数字要比如今亚马逊近 85 亿美元的收购价低了许多,而且据媒体估算,亚马逊花出去的 84.5 亿美元收购价钱,大约是米高梅 2021 年估计息税折摊前收益的 37 倍。

贝索斯是个生意人,他不可能会做亏本买卖。他愿意花这钱,因为他觉得这钱能确保自己拿下米高梅,而且这钱日后可以再赚回来。

而且比起去年亚马逊在 Prime Video 和音乐业务上花的 110 亿美元,这笔收购的价格似乎也不算贵。

就在今年的 5 月 13 号,亚马逊刚刚把老将 Jeff Blackburn 召回,统管亚马逊的大文娱集团 (Media and Entertainment Group),旗下包括亚马逊工作室、Prime Video、音乐 (Amazon Music)、播客 (Wondery)、游戏和 Twitch 等业务,当此次收购完成后,这个集团里将添一员大将。

如今,米高梅的资源库里仍然躺着 4000 多部电影和 17000 多个电视节目,而旗下的「007」、「霍比特人」、「终结者」、「洛奇」、「沉默的羔羊」等系列 IP 都等着亚马逊去挖掘。

这些资源对亚马逊工作室而言极具吸引力,他们自 2010 年创立以来,便开始向编剧和制片人征集原创剧本或短片,从中挑选出合适的内容然后投拍。

还记得 2016 年的那部「海边的曼彻斯特」吗?那部片子讲述了令人心碎的故事,它就像是一根刺,一直扎在我心里,看完久久不能平复,至今不敢二刷。优秀的剧本通过演员的精彩演绎,产生了绝妙的化学反应,最终这部电影取得第 89 届奥斯卡的 6 项提名,并成功斩获最佳男主角和最佳原创剧本奖。

▲ 海边的曼彻斯特剧照

亚马逊的 Prime Video 也因此成为第一家在主流电影奖项有所建树的流媒体平台,可以视作是好莱坞接纳网大的阶段性创举。

随后 Prime Video 还出品了许多优秀的原创剧集,诸如「了不起的麦瑟尔夫人」、「黑袍纠察队」、「伟大的旅程」等等。

不过,即便我自视为美剧爱好者,在搜集资料之时也发现,在亚马逊工作室的原创剧集里面,我能叫上号,也就上面那几部,其他内容大多叫好不叫座,给人留下深刻印象,有里程碑意义的剧集并不多。

隔壁 Netflix 有「纸牌屋」、「怪奇物语」、「爱,死亡和机器人」、「爱尔兰人」;Disney+ 有漫威这个 IP 金库;HBO max 有华纳做靠山,在「扎导剪辑版正义联盟」的推动下,今年的订阅新用户数量上取得阶段性胜利。

大佬们都迈着大步向前进,只剩下亚马逊,成了默默努力但仍被人遗忘的小透明。

这次亚马逊将米高梅收入囊中,一下子多出那么多可用的 IP,至少在原创能力上算是追上第一梯队了,之后米高梅能不能成为迎来复兴,亚马逊的娱乐帝国之梦能否成真,就看 Jeff Blackburn 和贝索斯的继任者 Andy Jassy (现任 AWE CEO) 如何化腐朽为神奇了。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