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nder + 抖音 = 新生代约会 App ?年轻人在刷刷刷中坠入爱河|大航海家

产品

09-27 22:25

说一句「抖音正在征服世界」,在座没有不服的吧?

App Annie 数据显示,2020 年和 2021 年上半年,TikTok 下载量在全球社交应用中排第一位。目前,在美国和英国,TikTok 用户的月平均使用时长甚至超过了 YouTube。

▲ 图自 The Verge

眼见 TikTok 夺走年轻人的注意力,Facebook、YouTube、Snapchat 纷纷推出自己的短视频应用,即使被说「抄袭」也脸不红心不跳。

整个互联网都摩拳擦掌盯着这块香饽饽。而最新被注入「抖音范式」的,是约会交友 App。

「老古董」才左滑右滑,Gen Z 都在刷刷刷

目前,海外的约会交友领域至少冒出了 3 款 Tinder 和抖音的结合体:Snack、Lolly、Feels。他们的主界面和交互都跟抖音相似,但又有一些些的不同。

今年 2 月 Snack 正式上线,短短半年,它已经挤进了美国下载量最多的约会软件 Top 10

Snack 希望你通过短视频来展示真实的自己。你可以在信息流里刷到其他用户发布的内容,如果你跟某位小姐姐都「喜欢」彼此的视频(点了红心),系统将为你们开启私信通道。

▲ 图自 Snack

不仅复刻了同款体验,你还可以用 TikTok 账户快速登录 Snack,随时将自己在 TikTok 发布的视频分享搬运过来。

Lolly 同样鼓励用户发布视频和刷视频。在今年年初的测试版本中,你可以为别人的视频「鼓掌(Clap)」,或右滑递上你的小纸条,向对方发信息传达「暗恋(Crush)」。

现在 Lolly 进一步将操作简化了:只要直接点击视频右下角的红心,就能发出暗恋信号。等对方也给你的视频点红心,就是双向奔赴了。

来自法国的社交产品 Feels,目前拥有超过 30 万用户,它的社区氛围比 Snack 和 Lolly 都更跳线一些。

Feels 不将自己定位为约会 App,它认为「滑卡无聊」「匹配无趣」,希望聚集一群酷酷的人放开创意和想象力一起玩。Feels 在 App Store 上的图标是一个贱嗖嗖的狗头;它的广告片画风也相当好玩,让人看完忍不住跟着摇头晃脑喊一句「深井冰啊!」

▲ 甚至还有点上头

设置个人档案时,你可以上传视频和照片,也可以加入一些展示个性的问答,所有画面都可以二次创作添加文案和表情包。刷刷刷的时候,随时点击右下方的 emoji,就可以向对方发送你的感受。

▲ 左:编辑个人档案。中 2:刷视频。右:发送感受。

在多篇媒体报道中,这 3 款产品的创始人都不约而同地指出:Tinder 等传统约会交友 App,已经无法满足 Z 世代的需求了。用图片讲故事的方式过时了,视频正成为年轻人沟通和表达的新载体,也更能让他们展示出真实的自己。

跟交互机制是「滑」还是「刷」相比,这些「行业革新者」似乎更关注一个人在约会交友 App 上如何被呈现——不要扁平的简历式档案,要更真实的活人;也不要无聊至极的「Hey what’s up」,每一条视频和奇思妙想,都可以是你破冰的话题。

「以视频为主的约会应用,将成为下一波约会浪潮。」Snack 的创始人 Kimberly Kaplan 这么说道

新生代要「干掉无聊」,Tinder 们也在颠覆自己

跟新生代 App 积极拥抱视频的节奏不一样,直到今年 6 月,Tinder 才慢半拍宣布用户可往个人档案里上传视频。

虽然被疯狂吐槽无聊没意思,但老选手们其实也在瞄准年轻人悄悄「进化」。

为了提供更有趣的社交体验,最近,Tinder 推出了 「探索(Explore)」板块。在这里,你可以通过热门话题(Hot Takes)、共鸣(Vibes)、各种兴趣爱好标签(比如攀岩、跳伞、美食家)等,找到你的潜在匹配对象。另外,Tinder 还预告了 11 月的 Swipe Night 活动。

▲ 图自 Tinder

你可以将 Swipe Night 理解为一场「限时狂欢派对」。Tinder 会自制一部互动剧,分成 4 集,每个周末放出 1 集,用户可以在 App 上观看并参与互动。

第一季 Swipe Night 在 2019 年 10 月开启,当时的剧情设定是世界末日:3 小时后地球就要毁灭了,眼前一系列紧急情况,你如何选择?要带食物还是急救箱?要向陌生人伸出援手吗?朋友心爱的小狗要跑丢了,你要救它吗?你可以通过左右滑卡做出选择,跟 Netflix 的 《黑镜:潘达斯奈基》一样,不同的选择将导向不同的剧情发展。

▲ 你刚刚给陌生人扔了一个急救箱!

每一集结束后,你将进入快速匹配环节,系统会显示对方做了哪些跟你三观一致的选择,左滑右滑,开始聊天。据称,第一届 Swipe Night 活动有超过 2000 万用户参加,促成的匹配比平时周末多出 26%,Tinder 还因此从 2021 戛纳国际创意节现场捧回了一个娱乐奖项。

发生改变的,不只是左右滑卡的枯燥流程,还有匹配后的体验。

以往约会交友 App 的作用,到完成匹配就基本结束了。之后,有人停留在破冰环节,有人聊着聊着没了下文,而打得火热的朋友往往会转到熟人社交平台继续聊,或直接出门约会。

但在过去两年,疫情和居家隔离切断了线下浪漫,Bumble、Hinge、Tinder 等多个海外约会交友 App 相继加入语音或视频聊天功能,掀起了一股「在家约会」的浪潮。「赛博红娘」们突然发现自己承担了部分线下约会的场景,牵线之余,他们开始为你的虚拟约会而操心。

Bumble 是一款以女性为主导的约会交友 App,今年 3 月推出了一个新功能 「Night In」,匹配双方可以提前发出邀请,约定时间,然后在视频聊天中一起玩游戏,用游戏减轻尴尬感。

Hinge 跟 Tinder 同属一家母公司,社区氛围更偏向寻找认真长期关系。4 月,Hinge 推出「视频提示(Video Prompts)」功能,直接将一堆破冰用的话题打在双方的屏幕上,手把手教你视频聊天。

Tinder 的一份研究报告指出,疫情期间,50% 的 Z 世代用户都跟匹配对象进行过视频聊天,他们的虚拟约会甚至会延伸到其他平台——在 Tinder 相遇,去《动物森友会》游戏约会,打开 Zoom 视频隔着屏幕一起吃外卖。40% 年轻用户称,即使日后疫情散去可以安心线下约会,他们仍然愿意进行视频聊天。

更真实、更多元、更垂直细分

心理学教授 Albert Mehrabian 曾经提出过一个沟通法则:当一个人谈论情感和表达态度的时候,接收者的感知 7% 来自语义本身,38% 来自语音语调,55% 来自面部表情。

我们都有过微信猛敲「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实则一脸冷漠的时候,而语音和视频能带来更丰富的信息——在约会交友的场景里,这意味着更真实鲜活的人,和更高的匹配效率。

约会专家 Charly Lester 认为,在未来,视频很可能会成为人们筛选真实约会对象的一个有力参考,「跟去酒吧浪费两个小时相比,一场视频约会更容易让你了解自己是否真的喜欢对方。」

当然,瓜不保熟,语音和视频也不一定保真。以杀猪盘和卖茶小妹的套路为例,人设话术和化学反应都可以精心设计,照片和视频可以雇临时演员来几套,变声器越来越逼真,抠脚大汉用萝莉音夜夜哄你入眠,你懵然不知还心里甜滋滋。

甚至,Deepfake 换脸技术已经嚯嚯到直播领域了,据称在 Twitch 和 TikTok 等平台都有主播在用。如何在互联网恋爱时代提防芳心盗贼,真的是一个需要持续学习的课题。

▲ Deepfake 换脸效果对比

《华尔街日报》的一篇报道指出,约会交友领域正变得越来越垂直细分。比如说,The League 是单身精英交友社区,Raya 是明星名人都在用的交友 App,你可以在 Bristlr 上遇见各种胡子爱好者,而消化系统不好的人可以试试在 Gutsy 找到真爱。

在国内也是同样的状况。有人喜欢直接奔现,有人偏爱灵魂交友,颜控看脸,声控听音,甚至你还可以下沉一把,试试直播间相亲配对……语音和视频不一定是你的菜,但越来越多的选项出现,希望让你找到自己舒服的约会交友方式。

▲ 从左到右:探探刷脸、Soul 灵魂匹配、微光一起看片

在未来,技术的发展会为这个行业带来怎样的惊喜?

今年 5 月,Google I/O 大会展示了 Starline 项目的成果。结合 AI、3D、空间音频等技术,不需要 AR 或 VR 眼镜,视频通话的效果相当真实,像是有个人直接坐在了你对面。未来的虚拟约会,会不会就是这样?

最近,索尼展览活动「ONE DAY, 2050」的一篇科幻小说 《适应力》,也描述了一种可能性:AI 为你挑选潜在的浪漫伴侣,计算匹配度并安排 VR 约会,在你失恋伤心颓废时,AI 还会安排心理治疗带你走出阴霾……这种一条龙服务,有机会成为现实吗?

▲《黑镜》S04E04,在你跟酒吧帅哥搭讪之前,AI 先模拟算出你们的 998 个虚拟化身爱得死去活来

写到这里,Tinder + 抖音的结合体都显得有点索然无味了。不妨打开脑洞,一起期待「赛博红娘」们的下一个进化吧。

 

——

 

这一代人在思考、寻找、相信什么?

答案可能就在他们使用、沉迷和创造的互联网产品里。

好的产品会凭借着牛逼的模式,成长为厉害的公司和品牌,甚至塑造一代人的消费行为、生活方式。我们希望通过「大航海家」这个栏目,以产品创新模式为窗口,跟你一起观察世界,发现火种,提前捕捉明日趋势。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