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筹之星是如何一步步跌落神坛的?

公司

2015-04-29 21:23

众筹是互联网时代伟大的发明之一,它是创业团队筹集资金获得曝光的新渠道,也是老牌大厂产品试水的全新平台,更是创意和理念幻化成真的孵化器。它成就了很多的明星项目和明星团队,比如智能手表的元老级产品 Pebble,比如开发虚拟现实眼镜近三年并以 20 亿美元嫁入豪门的 Oculus,比如让人哭笑不得的土豆沙拉项目

OUYA 就是众筹时代诞生的一颗明星。在 2012 年 7 月 10 日 到 8 月 9 日为期一个月的众筹期限内,这个运行 Android 系统的低价游戏主机一举筹到 8596474 美元,大幅超出一开始设立的 95 万美元的筹资目标,甚至引发了媒体人对于将要到来的微型游戏主机时代的狂欢,还寄望着它来 “干翻” PlayStation、Xbox 等传统游戏主机。

不过曾经的辉煌和幻想中的狂欢都已经是过去式了,我们预期中的未来还是没有到来。今天 OUYA 更是传出将要寻求出售,用以偿还债务的消息。

OUYA 当初想做什么

在新闻报道中,OUYA 已经死过很多次了,在再次给它判死刑之前,我们先来看看 OUYA 最初想要做成一款什么样的产品:

它是一款运行 Android 系统的微型电视游戏主机,99 美元的低廉售价,附送游戏手柄。承诺游戏免费,至少拥有免费试玩的机会。OUYA 同时为开发者提供了一个开放免费的开发环境,每台 OUYA 主机都集成了 SDK 工具,无须额外购买,任何人都可以成为开发者,方便 ROOT,而且 ROOT 后依旧保修。

OUYA Technolovia

OUYA 做出了什么

跳票是产品开发的常态了,尤其是在营销过渡的当下,不过把握不好的话也会摧毁用户和开发者的耐心,原本预定在 2013 年四月份发货的 OUYA 游戏主机终于在当年 7 月份姗姗来迟。而在实际的使用中,这款开发周期一年多的产品并不尽如人意。

OUYA 的外形方方正正,每一边的长度约为 7.5 厘米。机身的背面有着 HDMI、micro-USB,以及 USB 2.0 插口。游戏主机里,内置一颗 1.7 GHz 四核 ARM Cortex-A9 处理器,也就是 Tegra 3,8 GB 的储存空间以及 1GB RAM。系统方面则是深度定制的 Android 4.1。在当时,实际的游戏数量只有 170 款。

不过对于一款新产品我们也不能太过苛责,况且同为 Android 平台的 OUYA 还是可以通过开发者模式移植普通 Android 应用的,不过这样做的意义并不大。

在 2014 年 8 月份的时候,我们获得的数据就显示,OUYA 平台下已经拥有 4 万名开发者,应用的数量超过 900 多款。而在今天 OUYA 传出要待价而沽的消息后,Venturebeat 向 OUYA 求证,对方给出的数据则是 4 万多名开发者和超过 1000 款应用,也就是说将近 9 个月的时间里,OUYA 平台的应用数量仅仅增加了 100 多款,这对于一个立志于构建视频游戏生态系统的平台型企业来说,是一个非常可怜的数据。

而在 2013 年 OUYA 微型游戏主机产品推向市场之后,OUYA 在 Kickstarter 上公布了一项名为 “Free the Game Fund(解放游戏基金)” 的活动,充实应用生态,增加游戏内容的数量,来吸引独立开发者,同时吸引更多的用户:只要你的游戏项目在 Kickstarter 上完成集资目标(最低 5 万美元),那么 OUYA 将会给开发者一笔与集资金额一样的额外奖励(上限为 25 万),前提是——换取游戏 6 个月独占。

这个项目最终被曝出丑闻,有两款游戏为获得 OUYA 支持进行刷单,这个活动最后也是不了了之,反倒是映照了 OUYA 应用生态扩张上的颓势。更有甚者,在 2013 年的西南偏南大会上,OUYA 创始人,曾是著名游戏网站 IGN 的电子营销主管的 Jolie Uhrman 在访谈过程中透露了一个让人大跌眼镜的信息:

大部分 OUYA 开发者们以前没开发过 Android 游戏。

OUYA 在中国

作为世界上互联网用户数量最多的一个国家,中国是每个觊觎全球化发展的互联网公司不得不重视的一个庞然大物。OUYA 也不例外。它在中国的动作大致可以从两个方向来看,一个是内容输出和内容合作,另外一个则是资本层面的运作。

内容层面上,2014 年 8 月份,OUYA 传出和小米合作,将 OUYA 游戏平台引入旗下的小米电视和小米盒子,设立 OUYA 专区,并在 2015 中国农历新年的贺词中公布了更多的细节。而为了吸引开发者充实专区的内容,OUYA 抛出了真金白银的诱惑:通过 OUYA 专区提交游戏将会获得额外 5% 的抽成。

利益的驱使并没有收到明显的成效,也没有激发起开发者太多的兴趣,在中国特色的电视内容监管政策之下,OUYA 进驻小米电视和小米盒子的梦想似乎并不顺利,在现有的小米电视上,我们并没有发现 OUYA 专区的踪迹。

在资本层面上,OUYA 与中国的关联是在 2015 年 1 月份获得阿里巴巴 1000 万美元的融资。这个消息首先由华尔街日报放出。而在获得阿里巴巴投资的同时,OUYA 把与小米在内容合作上的套路搬到了天猫出品的电视盒子上,希望为后者引入 OUYA 游戏、视频和教育内容,不过结局也是一样惨淡。

handsOUYA

微型主机之殇

实际上除了 OUYA 之外,类似的游戏主机产品还有不少,比如英伟达的 Shield 家族,覆盖了从平板,到集手柄和显示屏幕于一体的 Shield 便携游戏机,再到构建于 Android TV 平台上的 Shield 电视盒子产品。另外还有已经宣告死亡的 Gamestick。

目前的现状是,似乎只有老黄带领下的英伟达还在微型游戏主机的道路上忘情地狂奔着,发挥自家显卡的威力,并引入包括《孤岛危机 3》、《毁灭战士 3》、《半条命 2》在内的对硬件消耗极其严重的游戏。而在 Android TV 的挤压之下,这类游戏主机的生存空间还在不断缩小之中。

回到 OUYA 的产品上,早在 2014 年 12 月份,OUYA 的员工就对这款已经注定失败的产品做了总结,他将失败的原因归结于团队不懂的 “积累期待”,在产品推出上有些操之过急,还存在硬件方面的局限性:

没有像 Oculus 一样慢慢挑逗用户,用开发者版本来试探市场,同时也利用这段时间抓紧来完善产品,然后快速升级。而游戏行业本身的属性决定了游戏玩家的苛刻要求,宽容度低。

而 OUYA 所使用的处理平台并非是在当时市场上主流的高通骁龙系列处理器,而是比较小众化的 Tegra 3,这一平台还存在技术缺陷,手柄响应和无线连接上都有问题。所以它在媒体上被称为 “便宜的垃圾”,“99 美元粗制滥造的仿制品” 也就不意外了。

现在回看 OUYA 发展历程,发现了一个比较有意思的细节,在 OUYA 众筹结束风光一时无两的 2012 年 9 月份,NPR 记者向 OUYA 创始人 Jolie Uhrman 提出了一个很尖锐的问题

如果 OUYA 主机最终没能发货,你是不是必须把钱还给投资人们?

Uhrman 当时给出的答案是:

理论上讲,从 Kickstarter 的角度来说,我不知道正确答案。但从道德上来讲,我们会用最好的方式回馈投资人。”

而今,OUYA 回馈投资人的方式不幸变成了出售自己。

 

题图来自 PlayingDaily 插图来自 TechnoloviaPhandroid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