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科技宅越来越 “娘”?

公司

2016-04-29 17:54

然后很快到了 1998 年。乔布斯再一改电脑界沉闷的米色塑料作风,推出让人眼前一亮的 iMac G3,并大字标题说:“对不起,没有米色”(Sorry, no beige)。然后再用铝合金、一体成形的 MacBook 和 iPhone,改变我们对工业设计的认知,最后,电脑又回到 “灰色的金属箱子” 里。

四十年后,苹果不再 “非同凡想”

尽管在科技界别上有不少的公司也有悠久的设计传统,但当我们见到近年不少手机和电脑都开始疯狂的采用金属外壳,我们就不能否认:苹果对近三十年来科技界别的工业设计有举足轻重的影响。但苹果近年开始由酷得爆炸、甚至是酷得有点单调的黑、白、银三色,渐渐改为被广受吐槽的奇怪色系,特别是去年推出的玫瑰金,惹来不少争议。最初媒体以为苹果只是想打入女性市场,但后来愈来愈多男性开始爱上玫瑰金,惹来科技界注意到 “科技宅娘炮化” 的现象

玫瑰金情意结

连线 (Wired) 最近写了一篇文章,提及苹果的 “玫瑰金” 现象 (Rose Gold Phenomenon):

男性如何纠结于颜色这回事,在 “玫瑰金现象” 里其实十分有趣。其中一个 Reddit 网友说:“我在考虑买一台玫瑰金 iPhone,但朋友们都笑它太娘炮了。你们怎看?” 关于这种争辨,其实反映出男性对于玫瑰金背后的 “哲学”:有点犹豫、有点喜爱、但更多的是疑惑。早前某个校园短视频就公开声称:“玫瑰金 iPhone 不是 Gay!” 在这种认同危机下,爱上玫瑰金的男人开始叫它作 “兄弟金”(bros gold)。

连线注意到 “玫瑰金” 现象的关键并不是 “娘不娘”、也不是苹果是否想打入女性市场,而是 “潮流”。Pantone 公司是全球最权威的色彩研究和开发机构(没有之一),他们每年选出的 “年度色彩”(Color of the Year),都是时尚界焦点所在,而今年他们选的是玫瑰石英粉红 (Rose Quartz) 和宁静粉蓝 (Serenity)(下图):

Color of the year

连线从审美的角度看这次玫瑰金现象,认为玫瑰金的手机能给手机用户带来平静、也代表手机用户开始在乎潮流和外观,而且玫瑰金也象徵了奢华和财富。所以,苹果选择了玫瑰金是一种很聪明的举动。

可是,连线错了。玫瑰金并不是现象,玫瑰金背后的一系列举动,才是现象。

颜色革命

苹果在推出玫瑰金这种诡异的颜色之前,他们就曾尝试改变 “灰色金属箱子” 老套路:在 2013 年,苹果推出的 iPhone 5c 一改以往高冷传统,采用多彩的塑料外壳,结果 iPhone 5c 因其廉价的塑料感而忽视了重点:根据当日官方的说法,他们是因为不能在金属材质实现鲜艳颜色,故此不能不用塑料。

Plastic

苹果的设计在科技界称霸的十多年来,时尚界其实一直都想颠覆其背后的极简主义 (Minimalism),每几年就有人宣扬 “极简主义已死”的说法。诚然,苹果的首席设计总监 Johnathan Ive 不会不知道大家都很厌倦这种高冷风格,而且作为多彩的 iMac G3 创造者,他也不可能不喜欢多彩的设计。可是,即使他在 2000 年起就不断在 iPod 上测试鲜艳的颜色,但也许是苹果在黑、白、银三色的高冷形象太深入民心,加上愈来愈多年轻人觉得 iPhone 不再酷的时候,他毅然在 iPhone 上回归塑料,颠覆苹果多年来的高冷风格,在 iPhone 5c 上采用了当时开始流行的 “新极简主义”(Neo-Minimalism):

新极简主义是基于传统极简主义的一种新潮流,它同样分享了极简主义的基础,尽量避免不必要的装饰和技巧,但用上鲜明的萤光色 (Neon color) 来取代传统极简的单调色彩,目的是摆脱极简主义的僵化观念,从而调和 “传统” 与 “年轻的感性”。

很不幸地,当时媒体和用户都只纠结在新极简主义的载体──iPhone 5c 的 “塑料” 感,而不是手机设计本身;加上 2013 年年尾 iPhone 入华,iPhone 的尊贵形象对于中国市场极为重要,导致 Johnathan Ive 的这次变革最终失败。

性冷淡与玫瑰金

后来,著名的苹果公关老手 Ken Segall 指出,iPhone 5c 其实带了不少风险,因为三星的塑料 Galaxy 也一直被批评质感远不如 iPhone。当我们见到三星最终也不能不改用金属的时候,就明显了解苹果的这个战略不合格。

gold iPhone

可是,苹果在 iPhone 5s 的设计里也留有后著:那就是当时推出的 “土豪金”。无疑,土豪金的确让 iPhone 的形象更为奢华,更吸引喜欢显摆的中国土豪们,故此包括爱范儿在内的媒体都认为这是针对大陆市场的一次举动,但是很多人都没留意到:苹果这种 “香槟金” 色在 iPhone 6 做了一次调色(上图),让 iPhone 6 的看起来更黄、更暖。简言之,金色的 iPhone 除了是更 “尊贵”,它还有让高冷的 iPhone 变得更温暖、更易接近的任务。

在 2014-2015 年开始,时尚界开始出现了 “极简主义” 的变种、也是先前 “新极简主义”、过度饱和、鲜明萤光色的反动:“性冷淡” 风格。很多人都以为 “性冷淡风” 追求的是 “高冷”,但那其实是误解。所谓的性冷淡风格,英文名为 Normcore,是 Normal(普通)和 Hardcore(极端)的结合体,他们追求的是极度的普通、极端的不突出,与环境融和成一体。Pantone 的行政总裁 Leatrice Eiseman 说:

我们会见第一次见到无性别 (unisex) 的色盘,里面有男女合用的颜色和款式,这种颜色能唤起我们对自然的热爱、对温䁔和宁静的永恒欣赏。

由于 Normcore 追求最普通、最融和的风格,所以尽管 Normcore 的设计师一样不会使用鲜艳色彩,但是他们仍然很爱多彩而不抢眼的粉色调,而当中最爱的是自然的 “裸色”(nude color)。iPhone 5s 的土豪金、和 iPhone 6s 的玫瑰金,都是那种很接近肤色的裸色调(下图)。所以,我们在 iPhone 6s 出现后所面对的一大波娘炮颜色,某程度上也是因为 Normcore 潮流那种无分性别风格的结果。

Nude color

放弃高冷的材质

至 2007 年 之起,苹果的 Aqua 界面就从以往的果冻风格变成了拉线金属的冰冷风格,以配合 2006 年推出的铝合金 PowerBook G4。但在 2013 年起, iOS 7 上起用了全新的界面、全新的配色(下图),以配合色彩多端的 iPhone 5c,但 iPhone 5c 的不幸遭遇,让大家忘了 iOS 7 一改始以往的高冷风格,渐渐加入自然、温暖和宁静的新色调。

因此,今天那种看到冰冷、触摸着也冰冷的金属,与苹果的形象愈来愈不相符。

iOS 7 color

众所周知,无论乔布斯也好、Johnathan Ive 也好,都十分热爱日本平和恬静的禅宗文化,而无论是 Normcore 也好、Neo-Minimalism 也好,那种年轻而温和的色彩,也与苹果近年在广告里,所卖弄的温馨而人性化科技感十分相近(还记得 2013 年苹果那个广受好评的 “误解” 广告吗?)。苹果在形象上的日益增温,与其冰冷的金属外壳渐渐不配合,故此他们在色彩上慢慢把高冷的色调升温。但是,未来苹果会否唾弃那种看到觉得冰冷、摸着十分冰冷会的金属材质?

据供应链消息指,苹果会在 iPhone 7 上完全放弃金属物料,改用陶瓷 (Ceramics) 材质。至于孰真孰假?不得而知。不过,问题已经不再是 “会否”,而是 “何时” 而已。但苹果的 “灭绝金属” 之举会否再一次遇上滑铁炉?那些最近才开始在金属工艺上着力的手机生产商又如何?也不得而知。

重新创造自我

爱尔兰设计与工艺委员会节目总监 Alex Milton 曾表示:

苹果精心创造的一个品牌基因,最终变成了颈上的枷锁,使他们难以改变。Jony Ive 已经是设计界的当权者,但他面对挑战是能否 “重新创造自我”?还是只能就此停滞不前?苹果需要寻找一种新的设计语言,但当中最大的挑战是:“向哪一个方向走”?我相信 Jony Ive 能带领苹果离开原地,找出必要的新方向──但目前来说,这还是最大的难题。

苹果从纠缠十年的金属风格,到了今天 “娘炮色彩” 开始被广为接受,也代表了他们走出了 “重塑自我” 的第一步。

爱范儿绝不认为苹果用玫瑰金、用塑料、或是用陶瓷就是 “非同凡想”、也绝不认为这是什么了不起的创新。在市场上,早就有有高级塑料宗师诺基亚,也有很早就尝试使用陶瓷的 HTC One S。尽管如此,我们对于目前满街都是黑、白、银三色金属外壳风格的电脑和手机感到极度深闷,苹果真的要干掉金属外壳,让 iPhone 变得更温暖、更自然,也能为这个沉闷的科技界,添上一分新的暖意。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Odin 是個傻瓜,因為只有傻瓜才會花時間寫文章。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