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创会访谈:正点闹钟,精耕细作的 “小众软件”

公司

2012-04-18 09:00

爱范儿将持续进行国内创业团队的报道,这个板块被命名为 iSeed,希望看到更多创新的种子,如果你希望在 ifanr 展示你的创业理念和有趣之处,欢迎联系 [email protected]

ifanr:能简单介绍一下正点闹钟和你们的团队吗?

王颖奇:正点闹钟是一款闹钟软件,但它又不止是一个闹钟。除了起床闹钟外,你还可以为每一个事件(还信用卡、还房贷、xx 生日)设置提醒,所以我们把它称为 “给你的生活提个醒”。2011 年 1 月我们开始做这个事情,写了两个月代码,3 月 1 日开始测试,4 月 1 日产品正式上线。我们团队现在有 30 名全职员工,分布于珠海和北京两地;其中研发、产品、设计人员在珠海,市场和商务人员在北京。

ifanr:你做正点闹钟之前是什么样的经历?

王颖奇:我做正点闹钟之前一直在金山,2003 年毕业后就去了金山,加上大四实习的时间,在金山待了 7 年时间。2010 年 11 月中旬我离职出来,在全国转了转,2011 年 1 月开始做正点闹钟。

ifanr:当初怎么想到出来创业?

王颖奇:在金山的时候,我写过 WPS、金山毒霸、毒霸服务端。后来到 2009 年的时候,金山有一个 “创新项目计划”,想做的人可以来立项,那时我开始做金山手机卫士。就我个人来说,我很喜欢玩智能设备,大学的时候买 PDA,后来买 Palm,玩得很着迷,但 2009 年前在金山没有机会做。2010 年初的时候,金山在调整,那时候对移动设备的倾斜就减少了,我们当时就想可以出来试一下。

其实在 2009 年初的时候,就有人找我出来了,给一些钱;当时从经验和阅历上,还不足以去成立一个公司。2009 年我在金山做手机卫士,见到一些人,做了一些事,有很多历练。2010 年的时候,我想已经干这么多年了,可以有一些自主性。

为什么选择 “闹钟”?

ifanr:当初怎么想到来做闹钟这个事情?

王颖奇:主要是按需求。有需求就应该有人做,有需求如果能满足的话,就尽快做。小公司不能做大公司的主业,安全、IM 都不能做——不是不可能成功,而是有可能成,但你需要一个完全颠覆的模式。

ifanr:具体来说呢,怎么选择 “闹钟” 这个方向?

王颖奇:只是想出个小 DEMO 的话,怎么玩都行;但是要做一家公司,说服一个人,让兄弟们跟你一起去做,还是需要有一些前期准备。主要两个方面:

  • 感性来讲,我们觉得手机上没有一个比较好的闹钟工具。但是你要去证明它,这个(功能)用户是不是有需求?是不是真的没有国内产品?是不是能做好?我们必须证明它是有需求的,而且是大范围需求的。还有一点是,你要看到这个需求现在有,10 年前是有的,而且 10 年后也还会有的。这要有时间跨度,你才能把项目做成。
  • 怎么通过理性的科学方法来找到这种需求?当时金山有很多跟外界的合作,我也认识一些朋友,做下载站的。我们叫这些哥们帮忙排搜索关键字榜单。我们发现,前二三十名里,有 UC、浏览器、QQ(2010/2011/手机版)、听音乐、安全……都是常用的这些软件,“闹钟” 排在第 16-18 名。当时我们觉得这里可能会有机会,因为在 10 几名用户需求是非常大的。然后我们看有没有好的产品,发现是空白。国内有一些汉化的,但都是海外软件),要么需要注册、要么需要本地破解改时钟。也有一些学生作品,界面挺丑的。另一方面,“大厂” 也没听谁在做。

那我们几个人商量,觉得有机会做。

其实我们是做手机安全起家的,也有人会想,你们是不是要出来创业做一个手机安全啊。理论上讲,如果我们不去思考的话,应该就会去做安全。况且那时候,2011 年初做安全,市场也没有那么饱和。我们做安全的功底还是蛮好的,手机上做安全也没有太大门槛,完全是轻车熟路。

ifanr:那为什么没有选择 “安全” 这个方向?

王颖奇:我们当时没做其实很简单,是因为 “3Q 大战”。3Q 大战在 2010 年 11 月。我们看到 3Q 大战以后,想不能做安全了,小公司绝对做不了。因为它不是大公司跟你竞争的一个产品,它们不拿安当 “产品” 来做,它们拿它当作保护神、当作核弹、当作底线来做,那它会玩命地打死你,要么把你收购,要么打死你。

当时有个无线安全产品,是创业团队里面做安全做得最好的,它后来也被收(购)了。这好比你跟人打架,怎么打都没事,但你把别人裤子脱了,他肯定是来保护裤子了。我觉得安全软件像大公司的 “裤子”——百度和阿里也在储备。如果你创业,想到的结果是被人买或被人干掉,那就太苦了。

ifanr:除了闹钟,还考虑过其他方向吗?

王颖奇:还想过文件管理器和电子书。对于前者,本来是想做网盘的,但我觉得小公司创业还是不要一下子命中痛点——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小团队一般没有大的技术创新,它能做的大公司一般都能做,而且有可能大公司已经做了,比如网盘。于是我们想能不能绕一点,去做文件管理器,但我们一验证,很多好产品已经有了;另外,我们的想法错了,因为用户不关心用户管理器了。所有平台都开始弱化文件管理,用户接触到的越来越多是大大的 icon,视频、音乐、照片都是所见即所得,他不关心他的文件在哪里。

而对于电子书,当时没做,主要是版权的原因。做小没关系,做大以后一定会面临版权问题。

ifanr:我比较好奇你的 “前十年后十年” 的思考方式,这是什么样的一种思维模式?

王颖奇:这个应该是老雷(雷军)说的,我觉得非常重要。很多年轻人创业,特别是我们,想法非常多,认为有一个点子,然后去做就好了,也没有形成思考。很多人的创业会变成:我想到一个点子,也不跟太多人交流,也不去想更长远的规划。我会收集数据,我收集的数据一定是支撑我这个点子的(即自证心理)。有人会陷入到这个圈子里面去。我觉得创业需要反对者。特别是你的一个点子,需要反对者,需要一个冷静的人——一般想到点子的人都不冷静。

 (右一为王颖奇)

正点闹钟

ifanr:用一句话来形容 “正点闹钟”,你会怎么说?

王颖奇:正点闹钟给你的生活提个醒。

ifanr:正点闹钟面向哪一类人群?

王颖奇:“闹钟” 与 “日程” 的中间带。我认为闹钟跟日程是两个极端,一个特草根(闹钟),它只有早上起床,什么都没有了。一个特商务(日程),用 calendar 来安排各个时段的事情,他一定非常忙。这两极的人都不多。

真正多的是中间派。我要上班,同时要记住老婆的生日,记住把家里面的水费缴了,记住还房贷,还信用卡,交话费……更多是这样的人。他们会发现,“闹钟” 是不适合的,缺功能;“提醒事项” 也不适合,要写备注,要分类;“Calendar” 也不适合,人们会感觉这是写给老板。中间这一部分是最多的,真正生活的人,有很大需求。我们满足他们的需求。

ifanr:从用户的反馈来看,正点闹钟满足了他们的要求吗?

王颖奇:我们 iPhone 上的评论已经远远高过我们的预期了。我自己都还觉得没有做完呢,我觉得我们产品还是蛮粗糙的,但用户给了很大肯定:iTunes 上有 7000 多个评分,手机上能看到 5000 多个,很多是五星(我们一点都没有刷榜)。这里不是说我们产品交互上很好,相反,这一块我们有大量空间需要改进。我觉得更重要的,是抓住了用户的需求点。这一块,也算是我们碰上的吧,早期做了思考,后期发现还可以。

ifanr:如果满足了这 “大部分人” 的需求的话,那你们就不能被称为小众软件了?

王颖奇:我们不小众,一点都不小众。如果我们想做一个小众产品的话,就不是做这样一个东西了。你看我们起的名字都很 “土” 的——相对备选名字 “叮当”“叮铃”“叮叮”“匆匆” 而言,后者会让用户觉得这是一个特小资的产品。

我们也问了一些业内的朋友,他们就说你的产品名字要起得 “亲民” 一点。除非你想走高端路线,要不然就要让人家一看就知道你是一个闹钟。大不了人家说 “哦,闹钟,我手机有了”。真正来用的人,会觉得 “我的手机自带闹钟不好用”。这跟手机浏览器道理是一样的。

ifanr:怎么证明你们不小众?

王颖奇:数据证明吧。一是搜索量,用户会去搜,而且排名那么靠前,说明用户有这个需求;二是看我们这一年中产品做到的数据,不到一年的时间,已经有超过 1000 万的用户了。

ifanr:用户活跃度怎么样呢?

王颖奇:活跃度还挺高的,我们可以达到 30% 的日活(300 万),月活可以翻 1.5 到 2 倍。基本上用户是 “不沉默” 的,因为闹钟需要响。

ifanr:这些人哪里是作为 “闹钟” 的工具,哪些是作为 “提醒” 的工具?

王颖奇:正点闹钟里有很多跟生活相关的东西,包括还信用卡、还房贷、交话费……这种事件类闹钟——起床闹钟是 “功能性” 闹钟——蛮多人使用的。其中起床闹钟占比在 80%-90%——也不排除他们用事件类闹钟。其他事件就各不相同了,有 10%、5%、15% 等等。

整体来说,从去年有这个想法,到现在一年多了,我们的方向虽然有小调整,但是没有太大的变化。

ifanr:今年有什么愿望

王颖奇:今年的期望就是把用户数量做起来,让用户更加活跃,提供更好的交互设计。让用户各方面用好。

 

投资人,及商业模式

ifanr:你们融资了吗?

王颖奇:主要是自己投的一些钱,也有一个种子基金在里面。钱不多,够我们花一阵子,已经花了一年了。说实话,跟我们联系的人非常多。去年的情况是感觉是投资经理比创业者还多。

ifanr:投资人问你问得最多的问题是什么?

王颖奇:投资人可能不问你挣钱,但你要跟他讲清楚商业模式。早期你可能没有,那三年后有没有?你可以不马上赚到钱,但你的模式能不能够被验证?也就是说,首先你要想到模式,其次你的模式还是能够被验证。这些都是很重要的。

另外我想说的是,小团队一定不能被人打死。如果我现在要做一个 kik 类的产品,连雷总的米聊都干不过微信,累死我们也搞不定。

什么阶段做什么事儿。我们再过 10 年,假如这个项目成了,你有机会去做别的东西才敢做。现在一定要示弱。现在去做浏览器,可能也没戏,但我看海豚它的模式也在国内示弱,它的主战场在海外。等到它真回来的时候,它已经不弱了。但如果海豚注册那一天起在国内的话,它可能起不来。

ifanr:你怎么跟投资者讲你的模式?

王颖奇:首先,一个项目,包括它的产品、它的方向,你要认可我——这是用户有用的。我觉得剩下就好办了。我们对用户是有用的,我们在国内是做得比较大的。其实现在也有人想给我们钱,但我们没有接受。一是估值,二是投资者在选我们,我们也在选投资者。

ifanr:你们怎么选投资者?

王颖奇:这是一个比较困难的事情。我想说的是,其实我们和投资者之间是平等的。我们做一个项目,他们投一个项目,目的是使这个项目做大,他们得到回报,我们自己得到壮大。如果创业者这种心态跟投资者聊的话,他就不会感觉自降一格。也有些 VC 觉得创业者是高一级的,我们是去送钱的,其实这样也不对。大家是平等的,你有的东西我没有,我有的东西你没有,看有没有合作的空间。我们跟业内大部分投资者几乎都见过了。

(正点北京团队成员)

ifanr:那你花在见投资者上的精力很多?

王颖奇:没有,没有。我觉得要分阶段,可能某一阶段我会集中地见一批,然后下一阶段再见一批。其实见投资者确实非常耗费精力,因为并不是所有投资者都想投你的,有些人可能会来问项目,看你怎么做的。不一定他投你才来找你,他也会去看、去比较。太多时间花在投资者上,我们就没有时间来做产品了。

ifanr:对盈利模式怎么思考?

王颖奇:我们自己想得比较清楚。比如可以做一个计划来还信用卡,然后你就帮他还了;或者提醒别人购物的,你就帮他买了……类似的模式。但是这事对我们来说非常远。

ifanr:模式是用来说服投资者的?

王颖奇:不,不。我觉得你做任何事情都不是为了投资者。你的模式是为你自己的。你想清楚了,投资者自然会来。如果商业模式为了投资者的话,你自己怎么办?因为投资者观念不一样。为什么说我们也在选投资者?因为很多家风格也不一样。而且能真正浸入到移动互联网,跟创业者一块儿聊,跟创业者在一起的,也不多。

ifanr:未来的大方向是什么?

王颖奇:大力发展用户,用户有需求我就把它做了。至于以后,可以通过流量进行变现。

ifanr:流量变现是指什么?广告?

王颖奇:其实整个互联网模式还是流量为王。包括腾讯,它每天有那么多 PV。我觉得要有更多的用户来用你的产品,你要有更高的用户活跃度,这是最根本的要求。我们觉得自己达到了初期的状态。

 

珠海创业,异地办公

ifanr:有一个比较轻松的话题:在珠海创业,是什么感觉?

王颖奇:这个话题一点都不轻松。我们早期选择珠海,是因为早年(从金山)出来那拨人都在珠海。我觉得有好有坏吧。好的是,没有北京浮躁,我们的研发、产品、设计是在珠海,那边他们可以沉下心来做事;坏处是招人不好招。商务、市场在北京,因为这儿是一个商务圈。

珠海成本也低。我们在那边租的房子,8 毛钱/平米,北京(建外 SOHO)都到 4 块/平米以上了。主要是房租成本和生活成本。在珠海,我们的同事住在办公室旁边的小区,从公司下去到他家就 2 分钟时间,我上班开车也是 5 分钟就到了。

(正点珠海办公室离海比较近,在办公室里都可以直接看到海。这是海边游玩的照片)

ifanr:有没有想过整个团队挪到北京来?

王颖奇:很多人问过我这个问题。但是我看到的,很多创业的人,当他们的团队到 100 人的时候,他们就想把团队迁出来了。为什么?成本太高了。

两地会有两地的问题,比如沟通的问题,企业文化的问题。我们会通过更多的两地基层管理人员来回出差、定期电话会议、定期举办活动等方式来增强联系;包括我和我的合伙人,都是两地来回飞。这样会有一些出差成本,但会极大地降低沟通的问题。

举个例子。比如 iPhone 刷榜这个问题,这是商务方面的事情。如果北京所有的人都在谈 iPhone 刷榜,这样对产品和研发有一个极大的打击。比如研发、设计做一两个月,然后商务说我花 20 万块钱,第二天我就能排到榜单的第一。那么,这两个哪个重要啊?然后有人会说研发你不要做了,我们 10 个人,每人 2 万块钱,20 万块钱就到第一了。这会导致在北京做产品的人会觉得很受伤。

你看不少产品的研发团队,包括扎客(Zarker)、微信都在外地。北京做产品,更多是迎合市场,南方做产品,更多是迎合用户。市场是什么?媒体,投资人。迎合用户的是什么?可能要深耕细作才能做出来的。我们发现算是无心插柳,让研发跟产品没有那么浮躁一些。但也有一个问题,我们的研发跟产品,因为见的东西少,思路可能没那么开阔。所以我们也会创造更多的机会让研发和产品的同事跟业内的朋友交流。

我觉得凡事有利有弊吧。我们就是要把利扩到最大,把弊压到最小。我觉得就没有问题了,所以我们应该不会做两地整合一块儿的事。

——其实我们之前原来想过合并,因为很多人问我们这个事情。但是你会看到,中大型公司肯定是多地办公,但两地办公的 “人数门槛” 开始慢慢降低。我们原来以为 1000 人的团队才可能两地办公,现在你会发现两三百人的公司也在多地办公。

 

还有一件事:正点工具箱

ifanr:正点未来会在 “闹钟” 上深耕下去吗?还是会加入非闹钟的 “旁枝” 业务进来?

王颖奇:应该不会,但是我们有一个叫正点工具箱的产品。这是一个拿来锻炼团队的项目,但是它在海外反响非常好。因为国内做这类工具整合的团队不多。目前正点工具箱的用户量(而非工具箱里所有产品用户量的和)也快到 1000 万了,没有水分的。我们现在每天在 Google Market(即 Google Play)的下载量有 1.5 万以上。

ifanr:什么时候开始做 “工具箱”?

王颖奇:正点工具箱是跟正点闹钟一起出来的产品,也是 2011 年的时候开始做,到现在它支持 11 个国家的语言。目前日本用户占 12%,台湾用户占 20% 多——我们在海外完全没有推广,XDA 论坛给我们五星评价放了将近一个月,用户一下子就起来了。

ifanr:这个用户量是不是有点出乎意料?

王颖奇:怎么讲呢,还是跟我们团队做事风格有关系:不是精品就别放。海外团队几个产品其实很少,尤其是去年早期的时候,大多数是个人作品。不过个人作品其实也是一套完整体系,有产品设计、有 UI 设计,也有研发——主要是一个实习生的精力。

ifanr:正点工具箱的思路是不是跟海豚一样,先从海外做起?

王颖奇:这个不是。如果像海豚那样,可能需要一些团队成员在海外,要在外边设立分部,但其实我们就只有一个多语种的客服人员。我们想到去海外做,有一个原因:不想跟同类产品在国内打,而且也不希望去吸引他们。如果你因为这个事情,跟别人耗起来了,我觉得得不偿失了。

你本来是干那个事的,非要拿这个去捅人家一刀,让人家来捅你一刀,那这个太二了。其实当时主要是想锻炼团队了,就比较低调地做了。

ifanr:正点工具箱是什么样的角色?

王颖奇:工具箱不是我们主要的方向。对于我们来说,有一些 “工具箱” 这样的周边产品,来做一些周边的支撑,包括技术储备、用户口碑、品牌效应等都有帮助。我们要看 “性价比”,要是工具箱我们投入 10 个人来做,我肯定不做了。

关于性价比。比如,我们当初做工具箱的实习生成长了,后来他去做 iPhone 闹钟了,现在又有两个实习生来做。这有什么好处?一是锻炼人,二是有好的流程规范去管理,也不会出现问题,这样挺好的。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热爱设备,对数据敏感,崇尚新闻专业主义。致力于90度栏目建设。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