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MIC 开场演讲:雷军向马化腾 “表白”

公司

2012-05-10 13:07

“米聊是腾讯 QQ 的马甲,这是我一直想跟马总说的。”

雷军在长城会主办的 GMIC 大会(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上向 20 分钟前刚刚演讲完的马化腾 “表白”。

人们最关注的米聊与微信之争,外界以和菜头写的张小龙传记文章为界,由此认为微信完胜米聊。雷军在 GMIC 大会上对此的回应是:“米聊现在有 1300 万活跃用户,每天还有几万的增长量,我认为我们创造了在中国做产品的奇迹。”

而在另一个提问中,雷军被问到现在是否使用微信时,雷军用 “做产品需要研究对手,微信也有人在使用米聊” 绕圈子,最终回到问题时,回答:早期用过微信,现在我用米聊,我一直坚持实名。

提问的主持人是原央视主持人王利芬,问题很精彩,雷军作为长城会的大股东,对提问也非常配合,本场回答相较于去年 11 月 1 日同在国家会议中心举办的 TechCrunch Disrupt Beijing 大会来说,可谓鲜有的 “豪迈”。去年 11 月 TC Disrupt 大会上,TC 原执行主编 Sarah Lacy(现创办 PandoDaily)提问雷军时其回答极其简洁,并大幅给小米做广告。

另一个精彩的提问是 “雷军是怎么研究马化腾的”。雷军的回答是 “这个我们私下来交流”。在 “哪些可以公开讲的,可以拿来分享” 要求下,雷军回答是力捧马化腾为 “中国企业家楷模”:

没有跟腾讯竞争过,不知道腾讯的强大;正面竞争后,你会发现腾讯有多强大,反应速度有多快。当初我们做米聊比微信早 2 个月,我们预估微信要 6 个月才推出产品,但事实上,他们 2 个月就把产品做出来了……相比于其他玩游艇、玩飞机的公司领导人,马总还会盯到产品一线,这是中国企业家的楷模。马总给我们这一代企业家建立了良好的楷模。

雷军今年继续为 “闷声发财” 理念背书——去年雷军系的 YY 语音创始人李学凌提到这个概念。王利芬问 “MIUI 为什么伪装成民间团队”,其回答是 “要做平稳就要低调,小米低调了一年才曝光;另一个产品是做互联网,不仅是做好产品、便宜产品,更是要做超出用户需求预期的产品,悄悄进去,爆发式出来”。

更直率的回答则来自其投资凡客所处的电商领域。“对京东来说最重要的是规模效应。如果京东可以占得 70% 的市场份额,那它就可以获得定价权,从上游厂商获得好的价格,像 Amazon 一样。互联网是一个赢家通吃的领域,只有占好位之后把对手甩开,才能在砸钱之后获得,但现在格局都没有确定,大家都在争这个第一的位置。”

王利芬同样提问到 “为什么还要做实业”。雷军说自己有一个理想,就是做在中国做一个一流的消费企业,“中兴、华为在设备领域很牛了,但中国还没有一流的消费企业。”

在雷军之前是腾讯创始人马化腾的演讲,及 20 分钟的对话时间。演讲环节 “介绍” 成分比较重,提及腾讯未来关注的四个领域:SoMoLo,照片,Voice 和手机安全(这是否意味着创业者该避免与腾讯的正面竞争?)。在马化腾分享的数据中,目前腾讯开放平台上 LBS 数据被调用的次数是 5000 万次/天,而在照片方面,五一期间,每天有 3.2 亿张照片上传到腾讯(Facebook 每天上传的照片数量是 3 亿张),其中 24% 来自手机。在讲到手机安全时,马化腾提及赛门铁克和金山,没有提及 360,但也有暗指——“我们会吸取 2010 年的巨大教训,手机安全不是一个企业能做完的,这与现实一样,不可能把所有安全都交给警察”。

在王利芬提问环节,马化腾的回答非常躲闪,鲜有正面应对。比如 “腾讯如何来取舍产品” 的提问,回答是 “开发资源有限,决定竞争格局的周期很短;公司最高层需要深入思考;可选的路径非常多,不只是美国那几种模式;有很多种玩法,哪种最合适,没有人知道,需要不断去揣测”。

在追问下,马化腾回答的一个关键词是 “留存率”,“如果没有留存率,那么再好的营销也没用。只有留存率起来了,才能得到各种资源的支持”。

在被问及 “作为公司一把手,杀手锏是什么” 时,马化腾也只是泛谈 “产品”。“腾讯是工程师文化,主要是看产品受不受欢迎。有些功能很土很俗,但需要盯着来做。如果欠缺对产品细节、用户反馈的重视,产品是做不好的。接下来才是管理和组织,管理为产品服务”。

比较有意思的一个回答是来自于 “腾讯砍掉了哪些产品” 的提问。马化腾的回答比较直率:“下面很多人为了做 app 而做 app,有些人去抄袭,我都砍掉了。为了指标而去做,这样不好。我们现在的工作作得还不够,未来会做更多的工作。”

影响 2010s 年代的十大消费电子产品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热爱设备,对数据敏感,崇尚新闻专业主义。致力于90度栏目建设。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