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到不行的直播答题,前路在何方?

公司

01-21 15:18

从王思聪第一次宣布撒币到现在,已经过了大半个月的时间。

与两周前相比,各家直播答题(知识竞答)的日均场次都增加了,每场的奖金额也从起初的 5-10 万提升到了几十万到几百万。与高额奖金池相对应的,是获胜者单场到手奖金的减少,因为,人越来越多了。

(百度指数)

虽然有些初期参与者的热情已有所减退,但总体来看关注度依然很高。在旧产品的宣传、新产品的刺激及老用户的邀请下,新用户依然像韭菜般的一拨又一拨地长起来。

一天砸几百万,天天这么砸,连从不关注企业运营的普通玩家也开始疑惑:他们靠什么盈利?总不可能每天都这样吧?

这不,盈利方向还没见着火苗,已经有企业引火烧身了。

未满月便出意外

1 月 10 日,搜狗推出作弊神器,通过机器理解语义及搜索,能在短时间内给出题目的答案。对此马化腾表示「动作很快」,而周鸿祎则怒斥对方流氓。除此之外,淘宝上也有过许多通过技术手段找出系统漏洞作弊的服务。

易凯资本 CEO 王冉曾在朋友圈中发过一次投票,问现在遍地开花的知识问答市场一个月内会发生什么?选项有:A. 更多玩家跟进;B. 出现单场千万奖金额;C. 有关部门出台政策严格限制。

(看这图模糊的,被传了多少遍)

马化腾选了 C,而周鸿袆则选了 A,还说 A 选项应改为「巨头纷纷进入」。

从这两件事我们能很明显地看出马和周的选择差异。周虽没有赶上第一班车,但还是非常积极地跟进了,并乐观地认为前景一片大好,未来还会有更多巨头涌入。而马则保持密切关注,按兵不动。

一语成谶,马化腾刚选完 C,过了两天 360 家的花椒直播就犯错误了。1 月 13 日,在百万赢家 12 点场的直播答题中,「王祖贤目前定居在哪个国家?」,香港和台湾被作为国家列入了回答选项。次日,花椒相关负责人便被北京市网信办依法,责令全面整改。

同时,北京市网信办还要求属地开展直播答题类互联网服务企业立即进行全面排查。平台方审题不够严谨,不仅会坑了自己,还把同行都坑了一遍。

而这些都发生在国内直播答题兴起的一个月内。如何规避风险、防止作弊,是一个难题。还有另一个问题前文也有提到,是许多人都疑惑的:割完这一波一波的韭菜,刚如何安置利用,如何挣钱?

直播答题未来运营方向

植入广告

最简单粗暴的赚钱方式自然是植入广告,现在各家产品基本也都已经在做了。

(弄得好像打码就猜不出来是谁似的)

譬如冲顶大会的某场问答,在直播前倒计时,以及问题间隙的主持人互动阶段,都植入了国内某手机厂商的产品广告 ,形式包括直接往屏幕顶层打条幅配字、中途插入全屏广告、主持人口播及手动展示等。此外,还可以将产品信息植入到问答中,如:「xx 大法好」通常是指哪个厂商?

但植入广告只解决了「有可能这么挣钱」的问题,并没有解决「后续如何运营,如何盈利」。

为直播/视频软件引流

我在上一篇文章《王思聪砸钱投的知识竞答,也圆不了你暴富梦》中提到了,今日头条旗下的百万英雄与冲顶大会、芝士超人最大的区别在于,它没有单独做一个独立 app,并且在最初就表示,这只是一个短期的福利活动。

说白了,就是蹭波热点,砸钱为西瓜视频招来大量新用户。这些新用户在进入答题场看时间之前,进入 app 最先看到的是首页,这直接带来的是 app 日活量和视频播放量的爆发增长。还有一部分用户,有可能在参与答题之后再顺手到主页刷刷小视频,刷了几下觉得还挺好玩,就把 app 留下来作消遣用了。

在拉新难、留存更难的今天,每天光砸几百万就能拉来几十、几百万用户,可以说是非常实惠高效了。但这些用户是否能真的留下,还是个问题。

近期新入局的花椒直播(360 家)和好看视频(百度家)也是直接把入口放在了原 app 底栏,但这两家的未来运营计划目前我们仍不得而知。

一元夺宝式

采取积分或者现金的计算方式,用户交钱作为入场费,将入场费统计设为单场的总奖金池。用户量越高,入场费也就越多,过关者可得到的奖金也有可能就越多。

当用户习惯被培养起来之后,企业不用出钱,就能看着这套完整的模式自我运转,岂不是美滋滋?然而,模式本身与前几年大热的「一元夺宝」非常相似,而后者在去年 7 月便被整顿清理了。

直播答题与一元购有一个非常大的区别在于,直播答题通关者靠的主要是自己的努力,而一元购类产品中奖结果全由偶然性决定,可视为赌博,这才触及了法律的边界。但尽管如此,直播答题若采用此形式,依然有一定风险。如果出现某企业数据造假、没有按数发放奖金,可视为诈骗行为,这种情况有关部门必然出手。那时不管是有造假还是无造假的企业,都会受到波及,参照花椒王祖贤事件。

与电视台合作

在综艺节目上增加答题互动环节,由直播软件提供技术支持,对双方都是一个共赢的方案。不过,听起来很像电视购物/抽奖的互联网升级版。传统弱智诈骗版是这样的:

爸爸的妈妈叫什么?

A. 爷爷;B. 奶奶;C. 外婆;D. 姥姥。

赶快拿起电话,拨打屏幕下方答题热线吧!参与就有机会获得精美礼品哦。

还有另一种方式是直接与问答节目合作,但是受限于技术水平,现在几乎没人能够保证手机弹窗的时间与电视节目的进度同步,所以操作难度较大。

除此之外,也许还可以与极速前进等不同类型的综艺节目合作。这种形式目前似乎还没有企业在做,但如果能通过创新的合作形式将直播答题玩出花来,还挺令人期待的。

列了这么多种方式,有的是已知存在,有的是笔者个人建议,但其实没有一种方式能够完全保证这种直播形态健康发展或是盈利。HQ 在国外流行了近半年后,国内冲顶大会和芝士超人率先撕开了口子,于是短短不到一个月,围观的几家企业也冲了进去。

但带来的用户是能留下还是随着钱消而散尽,性价比有多高,这种模式是否能长久,他们似乎都还没来得及思考。

不过话说回来,等到想清楚了,可能最好的时机也过去了。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