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小说更精彩的 5 款文字游戏!赛博朋克、悬疑推理,还有年度最佳 RPG

AppSo

05-20 10:43

玩一个不够好的文字游戏不如读一本好书,而好的文字游戏不仅仅是一本好书,是动人的故事、得当的音乐、精致的视觉呈现,最佳的互动形式。

喜欢通过游戏读故事的人越来越多,像开出书单一样,推出过众多文游测评的 AppSo,试着开出一张 AVG 清单,不拘泥于类型,聊一聊这些文字主导的游戏。

《Neo Cab》:
赛博朋克出租车闲聊模拟器

大家的印象中,出租车司机们都是「侃爷」,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没有不认识的人物,没有打听不到的八卦。《Neo Cab》的主人公就是万千「侃爷」中的一员,只是她开出租的城市有点特别,是一个科技高度发达的自动化城市。

为了寻找失踪的闺蜜萨维,莉娜来到 Los Ojos 城,通过与乘客的对话获取信息。除了她以外,其他出租车司机都已被人工智能取代。看似发达智能的自动驾驶服务其实被大公司 Capra 操纵,披着出租车服务的外衣,暗地里收集乘客们的隐私……

邪恶的资本,大数据侵害个人隐私,监控人类情绪,这些曾经充满未来感的赛博朋克元素,已渐渐成为了现实,《Neo Cab》的大量人物对话也显得非常讽刺和写实。

本作首先上架 Apple Arcade 订阅,后登陆 Steam,自带中文翻译。

《圣歌德嘉的晚钟》:
世界观庞大而精致的国创 AVG

《圣歌德嘉德晚钟》还是新鲜热辣的国创 AVG,年初试玩时,就以精致的质感和庞大的世界观收获了不少粉丝。

故事架空在 16 世纪,现实世界的欧洲正直文艺复兴,《晚钟》世界普洛兰(原创国别)内战刚刚平息,而文明与文明之间冲突并未停下。1544 年 12 月,普洛兰发生了一宗舞台凶杀案,拥有天籁嗓音的歌者被歌喉,圣歌德嘉教堂的巡礼士被认为是杀人犯。

这宗谋杀案牵涉到身份各异的七个角色,游戏以时间作为顺序,以「POV」(视点人物写作手法),多线叙事,讲述同一天里不同角色各自的经历,从七个视角拼凑出故事全貌。

游戏主创柏锐多年前就借鉴康德的理论,逐步搭建「二律背反」世界观,制作组还创作了一种全新的语言,安缇语,不仅有字形,还有读音、语法规则和词汇体系。基础框架搭建成型后,可能延伸出更多系列作品。

《蓝宝石般的被害妄想少女》:
《恒水中学连环虐杀》后作

国产 AVG 的发展绕不开橙光这个重要的平台。虽然早期的橙光作品,大多只是文字游戏爱好者们的业余之作,制作粗糙,但其中也诞生了优秀的作品。2015 年连载于橙光游戏的《恒水中学连环虐杀》,算是国内悬疑推理类 AVG 游戏的代表作之一。

作者馄饨仙人 2018 年开始在橙光游戏更新《蓝宝石般的被害妄想少女》,11 章节更新完结。

与《恒水》一样,仍然是一个揭开青春伤痛的故事,一封神秘信件到了 17 岁女高中生李美源手上,其内容指向了十多年前发生在琴珊港市的一起恶性抢劫杀人案,少女的身世背后是跨度二十年之久的犯罪案件。

以中国现实社会为背景,作者在游戏中融入了大量的真实社会案件,符合中国人情关系、社会伦理。在剧情推理上,《蓝宝石》的表现一点不输《恒水》,且作者选择放弃橙光的立绘库,从背景到立绘都亲自制作,走的不再是粗糙风。想要体验下橙光作品的朋友,《蓝宝石》是个好选择。

《极乐迪斯科》
年度最佳 RPG,互动影视小说

说到精彩的故事,优秀的游戏文本,绕不开《极乐迪斯科》,这个 2019 下半年才上线的独立游戏。一口气斩获三个 TGA 奖项,其中就包括「最佳游戏叙事」。

虽然是年度最佳 RPG 游戏,但比起 RPG,它给人的印象,更像是一部文学功底深厚、故事架构完整的互动影视小说。如果你热爱俄罗斯文学(尤其是苏联文学),这部文本超过一百万字的作品应该不会劝退你。

主人公,一名警探,宿醉醒来,丢失了记忆和所有能证明身份的物件,却被告知需要调查一宗死亡案件,于是开始探索这座名为「瑞瓦肖」的破落城市,一边弄清楚自己的身份,一边调查旅馆后院树上挂了好几天的尸体。

既找回「我」是谁,也要从大量的对话和文本弄清楚「瑞瓦肖」曾经历过什么,哪些人生活其中,最终走向了衰落和死亡……

仅仅拥有文学史基础还不足以应付这个文本导向的 RPG 游戏,还必须对上世纪的东欧有所了解。彼时的社会发展状况,各派政治思想及阶级斗争,神经学科知识,超自然主义,《极乐迪斯科》对它的玩家非常挑剔,如果你是专事东欧人文社科学者很好,否则与「极乐世界」里几十个不同身份的人物对话,就是一场漫长的知识补缺。

《SELF 自己》:
冷门的非典型 AVG

国产独立游戏《SELF》在 Steam 上的介绍是卡夫卡式文字冒险。卡夫卡式的文字是怎样的文字?以卡夫卡式文字为基础的文字游戏,是什么样的游戏?

主人公「我」的父亲突然消失,周围的人都对此无动于衷,「我」独自踏上了寻父之路,却遭遇了黑帮追杀……

说游戏文本达到卡夫卡作品的水准的确是过誉了,但是被社会扭曲的小人物、大量的讽刺隐喻,这些卡夫卡式风味都能在《SELF》的故事里找到,叙述方式也非常意识流。

游戏界面为一台复古的显示器,压抑的黑色背景,采用像素风线条画叙事,核心是红绿图案(对红绿色盲不友好),红色代表「逃避」,绿色代表「面对」,主人公必须在红绿中做出选择。不同的选择会导致不同的结局,整体来说,《SELF》并非一个救赎故事,压抑着的温情,层层剥开的绝望。

虽然文本故事是基础,但游戏剧情主要通过「互动游戏」来推进,玩家需要玩一些「弹幕游戏」来收集主人公丢失的记忆片段,从而拼凑出完整的故事。这样的形式虽有创意,却未免与主线故事脱节,大量重复交错的选项小游戏,容易带来枯燥。

在大家纷纷感慨书籍已死长篇阅读已死的今日,不是人们不再阅读了,而是人们阅读的载体已经超越旧思维,走到了新的阶段。即使在信息极度碎片化的当下,完整而深刻的故事仍然被需要着。我们曾探讨电子游戏是否已经成为一种文学,或许,基于信息记录传递电子化的现实,第九艺术游戏用演绎的方式把文字叙事保留下来,实是一件幸事。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