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兄弟》《小羊肖恩》这些耳熟能详的定格动画,你用手机也能拍

AppSo

03-19 12:00

2013 年上映了一部电影《白日梦想家》,西恩潘在电影里饰演一名户外摄影师,他常常为了捕捉到野生动物展现原始一面的瞬间,抱着相机在一个地方一待就是几天,甚至几周。

这是算是纪录片摄影师的工作日常了,他们穷极一生,就为了定格这个世界的美。有另外一群人则在室内,用定格艺术,创造另一个美的世界。

▲《犬之岛》幕后

有些人,每天都做着自己热爱的事

特拉维斯·奈特,32 岁那年创立了莱卡动画工作室,2018 年执导变形金刚外传《大黄蜂》。

他拥有许多种身份,如今已算功成名就,他之所以这么努力,大概是因为他有个家喻户晓的老爸:耐克创始人菲尔·奈特。而他一直希望摆脱父亲的光芒,创出属于自己的一番事业。

菲尔·奈特写过一本自传《鞋狗》,其中关于家庭的篇幅不多,但他提到小时候的特拉维斯,就不太喜欢运动,反倒是对动画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 特拉维斯和人偶久保

早在七八十年代,他就在车库里倒腾起定格动画,想起这些往事,他开始羡慕起现在的年轻人:物资丰沛、设备功能齐全,他在上个世纪可不具备这种条件,从拍摄到布景都需要亲力亲为。

儿时兴趣、加上创作时攒下的经验,帮助了成年后的特拉维斯成功挤进动画产业,成为了一位制片助理,他在随后的打工生涯里,打怪升级,凭借创作天赋崭露头角,最终在 2005 年创立了属于自己的动画工作室,莱卡 (LAIKA)。

时间在流动,精彩被定格

虽然都跟影像艺术相关,然而此莱卡非彼徕卡 (Leica),这名字对我们大多数人而言都比较陌生,但提到《僵尸新娘》《鬼妈妈》《魔弦传说》《通灵男孩诺曼》,大家应该就有了印象。

▲ 莱卡旗下角色大合集

以上这些影片均出自莱卡工作室之手,它们让莱卡工作室收获了不少奥斯卡动画奖项提名,接连几部动画都获得口碑票房双丰收,也让工作室有了「莱卡出品,必属精品」的称号。

不少知名导演也找上门寻求跟莱卡合作,比如蒂姆波顿。特拉维斯作为工作室的创始人,也曾亲自导演《魔弦传说》,后者获得第 89 届奥斯卡最佳动画长片提名。

我在荧幕上欣赏这类影片时,都会不由得赞叹制作团队的技术力。因为定格动画不同于其他电影,里面出现的场景、人物,都是「摆拍」的。

▲ 动画师亲手让人物「活」过来

我们挑了最费劲的一种动画形式,因为它具有别的动画所没有的美感和温度。

这是特拉维斯回应为什么要花 5 年时间去创作《魔弦传说》时,所做出的解释。5 年时间,确实是一段不短的时光,但在定格动画这种形式面前,却显得有些捉襟见肘。

5 年光阴,从零到一搭建 50 多个场景,总计 400 多名工作人员参与其中,他们创造了一个魔幻且怪诞的世界,去讲述一个关于家庭的故事。

▲ 对人物细节进行调整

对于这部影片,特拉维斯有着自己的私心。小时候,他与父亲菲尔见少离多,与母亲关系更近,长大后体会到父亲的苦衷,与父亲达成和解。

电影里的主角久保,从小与母亲相依为命,在母亲的谆谆教诲下形成了正向的人生观,一天厄运降临,他勇敢地踏上了惩恶扬善的道路,顺道寻回自己的父亲。

这剧情,略显「鸡汤」,但与特拉维斯的人生形成呼应,在精良的定格制作面前,这部电影的叙事似乎已不那么重要了,甚至可以把它看作是特拉维斯献给父母的礼物。

真是有钱任性。

看看《魔弦传说》的幕后花絮,每一帧画面背后,都藏着海量工作:前期打磨剧本和分镜图;中期用 3D 打印技术制作人物骨架、脸型甚至是场景道具;后期将拍摄得到的每一帧画面进行擦除支架、抠像等处理,最后合成视频加上特效。

▲ 众多人偶脸部模型,对应不同表情和场景进行更换

定格动画制作难度之大,要求导演及团队进行漫长的构思,客观上拉长了制作周期,时间/金钱成本也水涨船高,劝退了大厂,反而成了独立制片发挥创意的沃土。

这也是为什么定格动画评价普遍较高的原因:慢工出细活。

在英国,也有一家热爱定格动画的公司:阿德曼工作室。《小羊肖恩》《无敌掌门狗》《小鸡快跑》,均出自这家公司,他们的作品,陪伴了许多人的童年。

我们国内也不乏优秀的定格动画,譬如《阿凡提的故事》《葫芦兄弟》,相比前文提到的外国作品,国产动画结合了木偶、剪纸等传统艺术,对国人而言更亲切,剧情也更本土化,塑造了一代人的童年经典。

说到底,定格动画只是形式,借助这种形式创作出有着另类概念或动人的内容,才是那些创作出优秀定格动画的人所思考的。

换句话说,勇于挑战定格动画的创作者,都有一颗想要讲好故事的心。

门槛高,所以普通人玩不来?

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

当下技术发展如此迅猛,创作工具类型多种多样,功能也越来越丰富。理论上,把手机架上三脚架,也能作为我们创作定格动画的生产力工具。

软件也是创作工具的一部分,我们可以选择「高大上」的 PhotoshopAfter Effect,也能用「剪映」、FlipaClip 等小而美的软件,丰俭由人。因此而省下的精力,就放在打磨剧本、道具和场景这些方面吧。

流媒体的兴起,我们不仅能在网络上看到各色作品,还有无数教程,只要有兴趣肯琢磨,成为下个 B 站大神绝非白日做梦。

▲ 影视飓风制作的《双龙》

下面我就以 iOS 上的 Stop Motion Studio app 为例,做一段极其简陋的定格动画。

为了拍一段定格动画,我首先得写一段剧本:

两个宇航员在 XX 星球上执行完探索任务后,在返回飞船的途中,其中一个宇航员被一只大手抓走。

我从身边找来一副耳机,耳机本体充当宇航员,充电盒作为飞船,再「借来」同事的右手,马上开拍。

Stop Motion Studio 的交互和操作逻辑都很简单,我们不妨把它当成一台自带剪辑功能的相机,而他的作用就是把所有拍下的照片,然后直接拼接在一起。

我设置了两组分镜,第一组采用俯拍视角,记录两位宇航员经过一番交流之后,其中一位先行返回飞船的过程;另一组远景,展现「怪兽之手」将飞船抓走的过程。这两组场景都非常简单,通过想象就能完成构思。

接下来就是用 Stop Motion Studio 拍下每一帧的画面,两组场景总计 39 张照片,每次拍完一张图,取景器中就会生成上一张图的图层,我们可以设置其透明度,这样一来我们就可以在取景器中看到这一帧画面,物品摆放的位置,方便后续调整。

后期可以调整每秒帧数,一秒包含越多帧数,看起来就会越流畅,但工作量也会指数级增长。

成片就是这样,用时不过数分钟。

当你脑补一番,将两只耳机换成乐高小人,把充电盒换成蝙蝠战车,再把背景换成绿幕,用 Stop Motion Studio 自带的背景更换和配音功能,在家也能复刻一部《乐高蝙蝠侠大电影》短片。

如果你是一名视频博主,不妨试试用这种形式,给自己包装一条定格动画片头,加入到每期内容当中,趣味骤增。

同类软件还有 AnyMotion、Animation Desk 动画桌,后续进阶可以用相机拍照,然后在电脑上进行更细致专业的后期处理,譬如在 Photoshop 中用仿制图章把固定人物的铁丝、蓝丁胶、鱼线等道具擦除。

显然,在这个时代里,我们每个人都是幸运的,我们的创作是如此地自由,那为什么不将自己的想象,通过双手变成现实呢?

有了这些创作工具,我们每个人都可以像《白日梦想家》里的沃特 (Walter) 那样,把白日梦照进现实,不过我们可以用更浪漫的方式,用一帧帧动画,定格脑海迸发出的灵感。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