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智能手机的设计和运作方式都像老虎机似的,会用鲜艳的颜色和声音来刺激、取悦我们。

—— Nellie Bowles,《纽约时报》科技记者

大声

2018-08-23 12:00

对《纽约时报》的科技记者 Nellie Bowles 来说,工作中最重要的技术工具不是 iMac、iPhone 或 TNT,而是她办公桌底下的跑步机。

从 2010 年大学毕业以来,Bowles 就在用站立式办公桌了。但在搭配跑步机使用后,她才找到了理想的工作状态。

坐着不动会让我神经紧张。我平时会以约 2.4 公里/小时的速度行走,如果要写些棘手的东西就稍微降速;而当做一些不太需要大脑决策的事情,我会提速到约 4 公里/小时。我一整天都这样,这就是我的工作方式。

Bowles 认为,这种根据工作内容难易程度来调整速度的做法,能让她在避免久坐的同时保持头脑清醒和专注。她的「格子间」也因此成了办公室里最奇特的存在。

除了边跑步边工作,Bowles 还一直坚持将手机和电脑屏幕调成灰色。Bowles 说,这么做是为了防止自己对智能手机上瘾,而灰色的屏幕给她带来了一种控制感和日常满足感。

现在智能手机的设计和运作方式都像老虎机似的,会用鲜艳的颜色和声音来刺激、取悦我们。我很乐意用这种方式来给它祛魅。

Bowles 的这种做法大概从半年前开始。

当时,为了试验技术道德专家 Tristan Harris 提出的理论,她把手机屏幕调成了灰色。Harris 认为,灰色能让绚丽的屏幕变得不那么诱人。

实验的几天里,灰色的屏幕极大缓解了 Bowles 总忍不住查看手机的焦虑情绪。「结果证明,我们就是动物,容易被鲜艳的颜色吸引。」她在报道里这么写。

Facebook 和 Google 等硅谷公司越来越关注应用神经科学,想知道大脑对 app 的颜色有什么反应,哪种颜色能让人感到快乐,怎样的色彩搭配才会更吸引眼球。而广告营销行业也深明这种招数背后的道理。

帮 Facebook 进行研究的 Neurons 公司当时告诉 Bowles,现在注意力是新的货币,而颜色和形状就是敲门砖。互联网公司们会用颜色来鼓励用户做出一些潜意识的决定,比如说,你本来打算查看邮件的,却因为看了 Instagram 的图标一眼,忍不住就打开了。

他们就想让你玩手机。

而把屏幕颜色调成灰色就相当于恢复了控制权。

「屏幕里的世界变得越来越好,越来越让人沉迷,但不论如何,我们还是要回到物理世界的。对我来说,颜色就是提醒我的一个钩子。」Bowles 说。

世界是多彩的,而我的屏幕是灰色的。

配图来自《纽约时报》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那些认为苹果急切需要寻找「next big thing」的人,全都想反了。

查看全文 —— Steven Sinofsky,微软前 Windows 事业部总裁

(开放式公室)不是用来提高生产力或协作效率的,而是用来表现该公司正在做有趣的事情。

查看全文 —— Calvin Newport

产品简单,才是 Netflix 的秘密武器。

查看全文 —— Shira Ovide,《彭博社》评论员

摩尔定律结束了。

查看全文 —— 黄仁勋,英伟达 CEO

我不是那种会因为市值而庆祝的人,这只是一个不稳定的指标。

查看全文 —— 微软 CEO 萨蒂亚·纳德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