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智能手机的设计和运作方式都像老虎机似的,会用鲜艳的颜色和声音来刺激、取悦我们。

—— Nellie Bowles,《纽约时报》科技记者

大声

08-23 12:00

对《纽约时报》的科技记者 Nellie Bowles 来说,工作中最重要的技术工具不是 iMac、iPhone 或 TNT,而是她办公桌底下的跑步机。

从 2010 年大学毕业以来,Bowles 就在用站立式办公桌了。但在搭配跑步机使用后,她才找到了理想的工作状态。

坐着不动会让我神经紧张。我平时会以约 2.4 公里/小时的速度行走,如果要写些棘手的东西就稍微降速;而当做一些不太需要大脑决策的事情,我会提速到约 4 公里/小时。我一整天都这样,这就是我的工作方式。

Bowles 认为,这种根据工作内容难易程度来调整速度的做法,能让她在避免久坐的同时保持头脑清醒和专注。她的「格子间」也因此成了办公室里最奇特的存在。

除了边跑步边工作,Bowles 还一直坚持将手机和电脑屏幕调成灰色。Bowles 说,这么做是为了防止自己对智能手机上瘾,而灰色的屏幕给她带来了一种控制感和日常满足感。

现在智能手机的设计和运作方式都像老虎机似的,会用鲜艳的颜色和声音来刺激、取悦我们。我很乐意用这种方式来给它祛魅。

Bowles 的这种做法大概从半年前开始。

当时,为了试验技术道德专家 Tristan Harris 提出的理论,她把手机屏幕调成了灰色。Harris 认为,灰色能让绚丽的屏幕变得不那么诱人。

实验的几天里,灰色的屏幕极大缓解了 Bowles 总忍不住查看手机的焦虑情绪。「结果证明,我们就是动物,容易被鲜艳的颜色吸引。」她在报道里这么写。

Facebook 和 Google 等硅谷公司越来越关注应用神经科学,想知道大脑对 app 的颜色有什么反应,哪种颜色能让人感到快乐,怎样的色彩搭配才会更吸引眼球。而广告营销行业也深明这种招数背后的道理。

帮 Facebook 进行研究的 Neurons 公司当时告诉 Bowles,现在注意力是新的货币,而颜色和形状就是敲门砖。互联网公司们会用颜色来鼓励用户做出一些潜意识的决定,比如说,你本来打算查看邮件的,却因为看了 Instagram 的图标一眼,忍不住就打开了。

他们就想让你玩手机。

而把屏幕颜色调成灰色就相当于恢复了控制权。

「屏幕里的世界变得越来越好,越来越让人沉迷,但不论如何,我们还是要回到物理世界的。对我来说,颜色就是提醒我的一个钩子。」Bowles 说。

世界是多彩的,而我的屏幕是灰色的。

配图来自《纽约时报》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亚马逊并不是「大而不倒」。事实上,我预测亚马逊终有一天会失败。亚马逊将破产。

查看全文 —— Jeff Bezos,亚马逊 CEO

(设计城市时)孩子会为生物而设计,而不是为了汽车、虚荣心或是企业来设计。

查看全文 —— Mara Mintzer

我们不是在「注意控制身材」,而是「优化性能」;我们不只是在「吃沙拉」,而是做自己身体系统的「黑客」。

查看全文 —— Amanda Mull

如何满足 45 亿人安全用厕蕴含着巨大的商机,这么大的商机并不常有。

查看全文 —— 比尔·盖茨,盖茨基金联合主席

哪个比较容易赚钱:想方设法去「剥削」用户,还是研发出一款更好的产品?在现有人工智能等技术的帮助下,答案是去利用用户。

查看全文 —— Joseph Stiglitz,诺奖经济学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