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识的改变需要时间,要洗脑。

—— 余承东

大声

2012-07-13 11:24

在最近接受《经济观察报》采访的时候, 余承东直言不讳华为转变需要对员工洗脑:

意识要转变,脑子要转变,我现在最困难的是,我们有上万员工,不能整天开会讲道理。意识的改变需要时间,要洗脑。我们有非常好的技术,用非常好的材质,但是消费者并没有感觉有多么好。

在这篇采访中,余承东批评华为员工“思维落后”“接受新鲜事物慢”:

我接受新事物比较快,但一些华为员工的思维还在落后的时代。这些员工接受新事物的速度很慢。他们还用功能手机的时候,我们已经用智能手机了,用苹果手机了。等我们用 Android 的时候,他们还在用苹果,墨守成规,不是很有创新和敢于尝试的精神,慢了一拍。

余承东列举了华为的几个“转变”:要求员工多用、多宣传华为产品,允许员工非工作时间发微博,要求员工去站店当促销员,不完全拒绝媒体采访,用广告讲出华为产品的好(最近的一个举动是在全国都市类报纸上打“华为,不仅仅是世界 500 强”广告)。

在利用微博渠道方面,余承东身体力行。众多微博以感叹号结尾,网友封以“余叹号”称谓。简单摘录余承东最近几条微博如下:

#1 电信设备上我们早就做到了,而手机在自己的祖国还做不到份额第一,应是我们消费者BG的耻辱,我们全力以赴努力改进提升!有一批国际级大企业,是国家强盛的重要标志之一!

#2 刚到汉城,十几年前来过两趟,这恐怕是华为在全球极罕见的没有实现大规模销售突破的国家了!韩国人“身土不二”的民族精神,让我们这样的外国企业在韩国很难有所作为。我国人民如果有这种精神的话,那个真是中国企业们的福气了!

#3 正在与海外一著名跨国运营商的会议中,我们国内同行向客户报出比我们低很多很多的价格来恶性竞争,客户以此逼我们降价。中华民族几千年文化有精华也有糟粕,恶性低价竞争,做事没有底线啊!

如果把对微博的迷恋等同行洗脑成功,余承东无疑成功让自己接受了互联网企业的洗脑(余在多个场合说要向互联网企业学习)。对于外界质疑,余承东的回复是:

有人好奇我常常夜里发微博。发微博是在思考问题,也是为了做宣传。从个人的角度看,有的人发微博是为了出名,我对这方面没有兴趣。工作了一整天,睡觉前夜里 1 点多了还在发微博,我为什么要这样做?我把这个当作兼职,想改变大家的习惯,包括内部所有员工,要求大家主动地去宣传。

余承东是国内少见如此具有个性和身体力行者。

能在复杂的竞争形势下有一个清醒的自我意识已属不易,改变整体意识殊难。开疆拓土,需要这样的企业领导者。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热爱设备,对数据敏感,崇尚新闻专业主义。致力于90度栏目建设。

音乐体验往往都是积极的,为人们带来积极的情绪体验,因此有提高效率的功效。

查看全文 —— 迈阿密大学音乐治疗学者 Teresa Lesiuk

我知道你并不了解占星术,但如果你要接触 20 岁左右的年轻女孩,那么你需要和她聊这个。

查看全文 —— 占星软件 Co-Star 联合创始人 Banu Guler

(巴黎圣母院)这种损失让人如此沮丧,部分原因是人们沉浸在西方的思维模式中,认为「真实」就等同于完全保留建筑物的原始工艺和原始材料。

查看全文 —— Claire Smith,弗林德斯大学考古学教授

能做 996 是一种巨大的福气,很多公司、很多人想 996 都没有机会。如果你年轻的时候不 996,你什么时候可以 996?你一辈子没有 996,你觉得你就很骄傲了?

查看全文 —— 马云

随着公司的成长,一切都需要同步增长,包括那些最终失败的项目规模。如果你失败的规模没有增长,那么最终发明的工具也不会太其作用。如果我们偶尔出现数以十亿美元计的失败项目,那么亚马逊是在进行与公司规模相匹配的试验。

查看全文 —— 亚马逊 CEO 杰夫 · 贝索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