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识的改变需要时间,要洗脑。

—— 余承东

大声

2012-07-13 11:24

在最近接受《经济观察报》采访的时候, 余承东直言不讳华为转变需要对员工洗脑:

意识要转变,脑子要转变,我现在最困难的是,我们有上万员工,不能整天开会讲道理。意识的改变需要时间,要洗脑。我们有非常好的技术,用非常好的材质,但是消费者并没有感觉有多么好。

在这篇采访中,余承东批评华为员工“思维落后”“接受新鲜事物慢”:

我接受新事物比较快,但一些华为员工的思维还在落后的时代。这些员工接受新事物的速度很慢。他们还用功能手机的时候,我们已经用智能手机了,用苹果手机了。等我们用 Android 的时候,他们还在用苹果,墨守成规,不是很有创新和敢于尝试的精神,慢了一拍。

余承东列举了华为的几个“转变”:要求员工多用、多宣传华为产品,允许员工非工作时间发微博,要求员工去站店当促销员,不完全拒绝媒体采访,用广告讲出华为产品的好(最近的一个举动是在全国都市类报纸上打“华为,不仅仅是世界 500 强”广告)。

在利用微博渠道方面,余承东身体力行。众多微博以感叹号结尾,网友封以“余叹号”称谓。简单摘录余承东最近几条微博如下:

#1 电信设备上我们早就做到了,而手机在自己的祖国还做不到份额第一,应是我们消费者BG的耻辱,我们全力以赴努力改进提升!有一批国际级大企业,是国家强盛的重要标志之一!

#2 刚到汉城,十几年前来过两趟,这恐怕是华为在全球极罕见的没有实现大规模销售突破的国家了!韩国人“身土不二”的民族精神,让我们这样的外国企业在韩国很难有所作为。我国人民如果有这种精神的话,那个真是中国企业们的福气了!

#3 正在与海外一著名跨国运营商的会议中,我们国内同行向客户报出比我们低很多很多的价格来恶性竞争,客户以此逼我们降价。中华民族几千年文化有精华也有糟粕,恶性低价竞争,做事没有底线啊!

如果把对微博的迷恋等同行洗脑成功,余承东无疑成功让自己接受了互联网企业的洗脑(余在多个场合说要向互联网企业学习)。对于外界质疑,余承东的回复是:

有人好奇我常常夜里发微博。发微博是在思考问题,也是为了做宣传。从个人的角度看,有的人发微博是为了出名,我对这方面没有兴趣。工作了一整天,睡觉前夜里 1 点多了还在发微博,我为什么要这样做?我把这个当作兼职,想改变大家的习惯,包括内部所有员工,要求大家主动地去宣传。

余承东是国内少见如此具有个性和身体力行者。

能在复杂的竞争形势下有一个清醒的自我意识已属不易,改变整体意识殊难。开疆拓土,需要这样的企业领导者。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热爱设备,对数据敏感,崇尚新闻专业主义。致力于90度栏目建设。

人们对高龄司机日益增长的担忧让汽车厂商产生了不少压力,而这些担忧也让不少汽车厂商开始考虑在汽车中增加更多主动安全辅助功能。

查看全文 —— 《金融时报》记者 Kana Inagaki

拥抱循环经济和闭环设计,是品牌在保护地球的同时实现商业成功的唯一途径。

查看全文 —— Adidas 生态创新项目负责人 Dharan Kirupanantham

今天的 Google,这是一个颇为平庸的公司。

查看全文 —— 吴军 《浪潮之巅》作者

现代医学被高估了。寿命的增加不仅来自疫苗、抗生素和其他医学进步,而是来自改善的生活、营养、水的处理和卫生标准。

查看全文 —— 剑桥大学科学哲学家 Jacob Stegenga

在完全解决监管方面的顾虑,并获得适当的批准前,Facebook 不会推出 Libra 数字加密货币。

查看全文 —— Libra 负责人大卫 · 马库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