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 Instagram 就是在策划自己的个人品牌。这些瞬间让你的生活看起来美好,却只会让接收信息的人沮丧……我为这种互联网趋势感到遗憾。

—— Alan Schaaf,Imgur 创始人

大声

01-02 10:04

Imgur 是一个积极向上的地方。我们想成为一个充满希望的灯塔,吸引那些厌倦了社交媒体的人们。

图片共享网站 Imgur 的创始人 Alan Schaaf,最近在接受采访时谈起了 Imgur 独特的社区氛围

这款产品诞生于 2009 年,大家主要用来分享好玩的 gif 动图、表情包和一些爆笑视频。目前月活跃用户数达到 2.5 亿。

Schaaf 认为,gif 和表情包看似无脑愚蠢,实际上却是一种信息量丰富的、幽默的自我表达,它引起共鸣的速度比文字要快得多。

但这种自我表达跟 Instagram 式的很不一样:在 Imgur,你跟一群陌生人分享生活中的笑话。而 Instagram 上全是朋友或明星名人们迷人的一面,就像一场接一场的完美表演。

当你在 Instagram 上发照片,你其实是在策划自己的个人品牌。这些精彩瞬间让你的生活看起来美好,但只会让接收信息的人变得沮丧……老实说,我对这种互联网趋势感到遗憾。

▲ 并不精致的猫猫狗狗和沙雕表情包,在 Imgur 上比比皆是

除了表达内容的区别,Schaaf 认为,Imgur 的陌生人社区氛围也是一种喘息,它能让你拥有「宕机时刻」。

每个人都试图跟别人连接,每个人都正在跟别人连接,现在人们对互联网的基本期待,似乎就是可以跟所有人连接。

 

但 Imgur 不是用来连接的,我们断开连接。我不会去 Imgur 看朋友发的东西,我打开 Imgur 就是为了尽情大笑,享受属于自己的时刻。我为这个地方独特的内容和人感到着迷。

▲ 戴着礼帽的长颈鹿是 Imgur 的社区吉祥物

跟 Facebook(22.7 亿)和 Instagram(10 亿)的月活跃用户数相比,Imgur 就像是一个未毕业的小学生。总在分享黑人问号表情包、猫猫狗狗犯傻动图等内容,看起来也没什么大格局和建设性。

而曾任 Imgur COO 的 Roy Sehgal认为,Imgur 的成功在于「它永远不会让你心情低落。」

青年文化调查机构 Ypluse 在 2018 年的一项调查显示,29% 的受访者认为使用 Facebook 让他们感到快乐,Instagram 的这个数字是 44%,而 Imgur 则是 62%。

比 Imgur 更厉害的是两个流媒体平台,Netflix(69%)和 Spotify(80%)。

Ypluse 的总裁 Dan Coates 分析认为,跟「社交」元素相比,这几个平台提供的是娱乐消费内容,能让人即刻提升情绪。这一点,是沉迷塑造个人品牌的社交平台所难以实现的。

社交关系很混乱,而娱乐很让人满意。怎么说呢,在娱乐内容里看闹剧,再怎么烦心都是别人的闹剧。

Ypluse 的调查结果还佐证了 Schaaf 「断开连接」一说。它发现,匿名的社交平台会让用户感觉更真实:比如说,Instagram 展示的更像是「理想的我」,而 Imgur 和 Reddit 等平台则更接近「真正的我」。

没有大 V,没有粉丝百万的红人,也没有需要处处顾虑的熟人朋友。目前 Imgur 上每天更新几百万张图片,这些内容由用户产生,也由用户的「顶」和「踩」决定什么能登上首页热门,什么将会沉下去并被遗忘。

数据显示,有 83% 的 Imgur 用户,愿意每周在这个「真实有趣」的平台上花费 3 小时。

讽刺的是,虽然标榜真实,但 Imgur 同时也被认为是「逃避现实」的娱乐目的地。这一说法不仅来自媒体报道,它的用户也有同感而 Imgur 的社区主管 Sarah Schaaf 也并不否认

有时你就想看些愚蠢有趣的东西。打开 Imgur 并获得一小撮娱乐时刻的价值,跟深刻的社交关系同样重要。不是所有的联系都需要跟现实生活有关的。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消费已经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最大信仰。

查看全文 —— 传媒人 梁文道

毫无疑问,反垄断案是微软的一个灾难,倘若能更专注于打造移动操作系统,现在你用的就该是 Windows Mobile,而非 Android。

查看全文 —— 比尔 · 盖茨

网络、云化、边缘,这三个是大的行业趋势。

查看全文 —— 英特尔数据中心事业部副总裁兼网络创新业务部总经理林怡颜

与起初怀抱着改变世界,为世界带来更多不同的期望不一样。现在的求职者更多的是对大型科技公司的价值观感到担忧。

查看全文 —— 《硅谷帝国》的作者 Lucy Green

心理医生在治疗患有焦虑症和抑郁症的孩子时,会鼓励他们多玩 Instagram 和 Snapchat,和同辈建立社会关系。

查看全文 —— 《华尔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