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并不想成为只为精英服务的公司,而是想要成为一个为普罗大众服务的公司。

—— 苹果 COO 杰夫 · 威廉姆斯

大声

02-27 09:00

2 月底,苹果 COO 杰夫 · 威廉姆斯(Jeff Williams)在美国艾隆大学(Elon University)演讲,除了讲述自己在 1998 年离开 IBM 加入苹果的陈年往事,他还回答了关于苹果产品成本和售价的相关提问。

在演讲期间,有个学生提问表示,苹果是否会有降价的计划,因为有报道指出 iPhone X 的成本价格仅为 370 美元,零售价接近 1000 美元。

对此,杰夫表示外界一直对苹果产品成本和价格有关注和报道,然而他认为:

分析师们并不了解我们所做的事情的成本,以及我们为了做出产品的投入。

杰夫从 2013 年就开始负责 Apple Watch 项目,他用自己的项目成果进行了解释。

第一代 Apple Watch 基础版的售价为 349 美元,相比当时售价仅为 99.95 美元的 Fitbit 确实是天壤之别。Apple Watch 除了的设计与功能也有别于 Fitbit,更重要的原因是苹果花费了庞大的财力物力去改进这类产品。

当时的智能手表主要通过检测手臂运动来监测运动量,苹果想要使用更加有效的运动监测方法。为此,他们建立了一个实验室,其中有 40 位护士,并对 10000 名参与者的运动消耗进行了监测。

这些投入让 Apple Watch 能够拥有更多功能,比如 Apple Watch S4 的 ECG 心率监测功能。

不过杰夫表示他们也在考虑苹果产品的成本:

我们对产品成本的认识很清晰。我们并不想成为只为精英服务(elitist)的公司,而是想要成为一个为普罗大众服务(egalitarian)的公司,与此同时,我们在发展中的市场也做了很多工作。

TechInsights 曾对 iPhone XS Max(256GB)进行拆解,得出这台手机硬件成本约为 443 美元,从数字上看来这部手机的组件成本仅占 34%。不过一个科技产品的成本并非如此单一,还需要考虑到技术研发、物流运输、人力成本、营销广告的综合成本。

如果苹果开始考虑产品的成本,真的开始砍预算,那些相对激进的技术会不会比同行更晚面世,产品在零售端的价格又会下降多少呢?这就要拭目以待了。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有些人认为收集隐私数据才能推动技术进步,但这两者不可以拿来权衡。

查看全文 —— 苹果 CEO Tim Cook

VAR 的案例证明我们应该警惕,技术不一定能够提供更客观的答案。

查看全文 —— 作家 Kenan Malik

在开放空间中,「第四面墙」规范迅速传播。

查看全文 —— 哈佛商学院组织行为学教授 Edward W. Conard

我发现很多情侣都会一起购物,并确定买的化妆品的色调俩人都适用。美容产品的中性化绝对在变得越来越主流。情侣和另一半分享,甚至搭配化妆,是大家一起享受美妆产品的方式。

查看全文 —— Jessica Blackler,美妆品牌创始人

现在一切在设计上都是为了让你可即时获得下一阵兴奋。孩子尤其容易受影响。

查看全文 —— Mark Bertin,发展儿科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