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 Twitter 可以重来,我不会再强调「粉丝数」和「点赞数」。我甚至会删掉点赞功能……可以说,这项功能并没有给互联网带来什么积极健康的贡献。

—— Jack Dorsey,Twitter 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大声

04-20 09:29

在朋友圈、微博等社交平台随手点赞,今天已经成为我们再日常不过的习惯。但在 4 月 16 日的 TED 大会上,Twitter 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Jack Dorsey 再次对这颗红心的存在意义提出质疑。

如果 Twitter 可以重来,我可能不会再强调「粉丝数」和「点赞数」。我甚至会删掉点赞功能,可以说,这项功能并没有给互联网带来什么积极健康的贡献。

Twitter 在 2006 年推出点赞功能,当时它还是一颗金色星星的模样,到 2015 年改成了心形图标。

Dorsey 回忆称,当年为 Twitter 做早期界面设计的时候,他们觉得「粉丝数」「点赞数」很重要,甚至认为这些数字应该放大加粗。这一功能确实能让用户上瘾,但今天,与之相关的社交货币甚至毁掉了 Twitter 的原始意图。

这可能并不是一个正确的决定。

▲ Dorsey 在 TED 2019 大会现场

每天有 1.26 亿人会打开 Twitter,这个数字还不到 Facebook 的 1/10、微信的 1/8。

从体量上看,Twitter 算不上是最大的社交网络平台,但有趣的是,不管是各国政要、商业精英还是不起眼的普通人,各界人士都喜欢在 Twitter 上发声。而 Dorsey 正为这一片场域的对话质量感到担忧。

我们最初希望为公众对话服务,然而这样的初心正遭受攻击。今天,你能在这里看到辱骂、骚扰、操纵、煽动、机器人水军和假新闻……这些都是 13 年前我们创办 Twitter 时没想到的。

▲ 比如说「网络暴力」,是我们最为熟悉的话题了

这些社交网络的乱象,在 Dorsey 出席 TED 大会的前一天,英国记者 Carole Cadwalladr 就先狠狠怼了一番。言论中满是火药味。

Cadwalladr 曾在去年曝光剑桥分析丑闻,也一直追踪英国脱欧事件,她认为,今天技术颠覆了上百年的选举法,打破了民主和法律,对英国脱欧和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这样的荒诞局面负有不可开脱的责任。

我站在这里,直接对你们,对你们这些硅谷的神说。

马克·扎克伯格、雪莉·桑德伯格、拉里·佩奇、谢尔盖·布林、杰克·多西,还有你们的员工、你们的投资人……你们发明的技术非常迷人,但现在它就是犯罪现场。

▲ 现代「犯罪现场」

早在去年 10 月,Twitter 官方账号就提及考虑去掉「点赞」功能。除了认为这一功能没有带来有价值的东西,Twitter 还担心它可能会被有心计的人利用,变成不良内容病毒式传播的「帮凶」。

2018 年年初,Twitter 主动将「营造健康的互联网对话环境」列为自己的课题,而 Dorsey 透露称目前已经有了一些进展。比如说,以往不当言论都得靠用户手动举报,而现在算法能捕捉标记大概 38%,工作人员会再进行审查删除。

Dorsey 表示,目前他正思考一种新模式,希望能进一步将 Twitter 用户对个人账号的关注,转移到感兴趣的趋势、标签话题或社区上去。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自拍」会让人觉得你孤独和失败,「他拍」则让人觉得你可靠和可爱。

查看全文 —— 华盛顿州立大学心理学教授 Chris Barry

VR 也是一剂止痛药。

查看全文 —— NPR

(领英就是)一个非办公室的办公室,里面有成千上万的老板,虽然都不是你的老板,但却都有可能成为你老板。

查看全文 —— Dan Roth,领英主编

苹果的信用卡并不意味着苹果要做金融了,它是苹果用来提高用户忠诚度的产品。

查看全文 —— Kif Leswing,CNBC 科技记者

数学和技术领域也需要希波克拉底誓言。在医学领域,你会在第一天学习到职业伦理道德;在数学、技术领域,这最多是一个附加要求。它需要从一开始就存在,并在之后使用技术的每一步中时刻谨记。

查看全文 —— 伦敦大学学院数学家 Hannah F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