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高级人工智能还没有被用来操纵社交媒体,那么它很快就会被应用。匿名机器人值得更仔细地研究,如果它们进化得太快,就会出问题。

—— 特斯拉创始人 马斯克

大声

09-30 23:59

人工智能已经成为了我们重要的工具。它已经能够通过中学生的科学考试,帮助警务人员重建低分辨率的图像,无中生有的创建一个人的全身图像,识别驾驶员是不是在边开车边使用手机

AI 的作用越来越来,在人类社会中发挥的作用也越来越大。它慢慢从一个实验室产物变味了一种可广泛使用的工具,与此同时,部分悲观主义者也会对此感到担忧,AI 如此强大,那有一天它会像科幻电影那样奋起反攻,伤害人类吗?

马斯克说自己不是个天然乐观或悲观的人,但它仍然认为未来科技的发展将会超越的理解能力。但马斯克却不是一个对 AI 充满敌意的人。在之前 2019 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上,马斯克在对话马云时曾提出了一个观点——和 AI 组队。

如果打不过他们就和他们组成团队吧。我所开发的公司就是这样,目的就是让我们加入到 AI 战队里面。现在我们已经和手机、电脑连在一块了,我们已经成为带有机器特征的人了,机器在你生命相当于你生命的延伸,你离开了手机像少了一个手臂。

当然,在马斯克看来,现在的人工智能依旧非常慢,和人的思维速度无法相比。但他们有无法预测的发展潜力,即使是每秒钟最多一百个字节左右的信息对于电脑来说也太慢了,信息量不足。「计算机可以超过你几十万倍数字通量的方式进行对话,机器人看到人应该会特别无聊,我想机器会比人聪明得多。」

就是这样一个对应用 AI 进行了实践的人,近来却对 AI 在社交媒体上的应用提出了一个「警告」:

如果高级人工智能还没有被用来操纵社交媒体,那么它很快就会被应用。匿名机器人值得更仔细地研究,如果它们进化得太快,就会出问题。

事实上,我们已经有一些 AI 应用于社交媒体的案例了,无论是研究团队自己设计的人工智能产品还是各大互联网产品团队的成果,部分 AI 学习的成果已经投入使用了。AI 可以识别社交媒体中性骚扰女性的阴茎图片,并自动屏蔽它,这还只是一个研究人员自己训练的 AI。

▲ 图片来自:unsplash

除此之外,在辨别仇恨内容,审核用户方面,AI 也在发挥积极的作用。不需要员工去看一些会造成他们生理心理双重不适的内容,保护员工的心理健康。

但 AI 也被应用在社交媒体的「灰色地带」,他们复制用户账号和内容,用山寨高仿号能骗一个是一个。

但马斯克对 AI 的看法也着实摇摆。他说过自己对人工智能保持乐观态度,也为人工智能的应用敲响警钟。

▲ 图片来自:unsplash

但不管怎样,我们和人工智能的关系已经密不可分了。就像马斯克对一个博客所说的,我们都在为人工智能「编程」。

我们都是一棵大树的叶子,我们在没有问题和答案的情况下供养着这个网络。我们都在为人工智能「编程」。Google 和与之相连接的人类是一个巨大的控制体。Facebook、Twitter、Instagram 和其他社交网络也是如此。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我们在 90 年代犯的错误,如今被重新「发明」、重新犯错。

查看全文 —— SRLabs 的研究人员 Karsten Nohl

机器人比赛在国内或是全球可能都会有个问题:老师帮学生做的太多,在我们定位中老师是一个教练,真正上场踢球的应该是学生。

查看全文 —— Makeblock CEO 王建军

我的建筑主题之一就是人与地球的连接方式,当人们与地球连接时内心会充满平静。就这种联系而言,我觉得运动鞋比建筑更具可能性。

查看全文 —— 日本建筑师隈研吾

如果现在的科技趋势是将我们推向「一切都特别棒,但没有任何东西是我们的」,那些「真正是你的」科技产品也许能成为下一代的反潮流趋势。

查看全文 —— Alex Danco,作者

我们对虚拟角色的喜爱,并不在于其「逼真」。

查看全文 —— 《卫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