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也拼爹。

—— 程苓峰

大声

2012-09-03 17:11

360 和百度搜索之战(俗称“3B 大战”)已经进入第 16 天,与上次 3Q 大战不同,政府已经早早介入了纷争。能不能抑制双方火力另说,但显然假如周鸿袆的战略目的只是让 360 搜索“露个脸”,刷一下存在感——要知道有多少创业者的 APP 是“来无影去无踪”——的话,老周无疑是成功的。当然,搜索是个苦力活,360 潜伏了 8 年,也不排除它已经准备就绪,以上事态完全只是开端的嫌疑。

自 8 月 16 日 360 推出综合搜索、8 月 31 日推出独立域名以来,这场暗流汹涌的战斗吸引了各方评论家、双方阵营“发言人”、网友、媒体的集体围观。这段时间内看利益攸关方腾讯科技的报道特别有意思,他们的“客观报道”会非常详细总结双方的指责陈词,如果三星苹果相互间的诘难般,可以节省微博围观的时间成本。

在这波往来评论中,程苓峰这篇《互联网也拼爹》可谓辛辣透彻。“曾经那个被憧憬为创新和梦想之地的互联网,也落定凡尘拥抱了拼爹的生活。”是文章开篇首句,定性定得很好。

所谓“拼爹”,程苓峰的解释是:

做了输入法去推广浏览器,再用浏览器去推广搜索。不是搜索强,是给搜索找了个爹强,爹前面还有个爷爷。“代表渠道在中国的特殊意义”是个委婉的说法,其实就是拼爹。

起笔成文,源于心中的悲戚:

悲凉在于,搜索引擎公认是互联网里最有技术含金量、最有规模壁垒的产品,却也落定凡尘。以前说拼爹都是些小玩意比如小游戏、小工具,一上来就被大公司山寨,然后稍微改装下披上“微创新”的袈裟,用大喇叭喊话,迅速覆盖。这都是所谓“渠道”的力量。但今天搜索引擎也是这一套。几天拿下10%的流量。

解决之道是“创新”:

表面上是拼爹,背后的原因还是创新不足。创新不足就只能拼爹。巨头们大兵压境,逼着你不得不去颠覆性的创新。创新是很难,但做不出来就不要叫屈,没用……大家与其去谴责玩渠道的人,不如自己闷头去做出真正的创新。

关于“拼爹”,此前在采访 FIT 创始人吴晓丹的时候,他有很深刻的认识——没有,就是而且就得拼爹:

做输入法需要有一个价值链,才能把它的价值的转化出来。比如搜狗,两套马车,才转化出了价值:输入法和浏览器。这是一个闭环,只有这个闭环才能转换价值。你光做输入法,是做不出商业价值的,转换不出用户的价值。如果有输入法——100%必装——去告诉用户,你还有浏览器,浏览器有广告、导航站、有搜索引擎的切入,这才能够赚钱。

而“创新”却并不容易。前一阵刚刚做完的触宝 CEO 王佳梁采访中有一段对话(采访文章正在整理之中)非常经典——巧合的是,讲的也是输入法:

抄和创新都像吸毒一样。如果你抄的话,会觉得我抄得好省力呀;抄很省力、很快、很便捷,那干嘛不抄呢?他就会懒得再去创新了。所以这两条路肯定是越走越远,走到后来,你再回过头来就很难。所以我并不担心:一,不担心巨头去抄,因为我们有不断的创新,又正因为他们不断地抄,他们就不可能再做海外市场了。因为他这么多东西都是抄我的,他没有比我更好的地方。第二,他跟我抄的那些东西都是我申请的专利,到时候他跑去跟厂商一说,尤其是那些海外顶尖的厂商,谁敢去用他?如果专利上有问题,这些厂商马上会确认:这个东西是不是你原创的,你是不是有专利?如果不是你原创的东西,哪怕有一点,都不行。

如果拼爹是互联网坠入凡尘的开端,那么创新能否拯救或延缓下降的速度呢?美国或许又一次成为我们的参考:二战之后,美国社会结构稳定成型,在互联网中兴之前,这种“橄榄球型”社会体制下底层社会向上流社会进化的通道几乎关闭。但在互联网兴盛之后,扎克伯格之辈竟可肆无忌惮地在上流社会面前保留自己的套头衫。

有趣的是,发布文章当天,程苓峰也宣布辞去腾讯科技职务,“脱离机构束缚”,通过个人媒体来追求“创意”:

我已离职。迁居南方小镇。我选择不打工、不创业,专心做个人媒体,关注互联网。通过微博和各媒体专栏发布信息,通过稿费和咨询获取收入。个人媒体和社会化媒体是雌雄一体,是大势所趋。我相信自由身更利于创意,令作品更出色影响力更大,有体面的收入。以激励媒体人脱离机构束缚,促进行业透明和制衡。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连接热爱,发现创新价值的科技媒体,传播有价值的发声文本。

银行越来越像 IT 公司,也在跟 IT 公司竞争同样一批人才,这意味着我们必须提供相同甚至更好的工作氛围和福利。

查看全文 —— 财经媒体 CNBC

更多服从指令的 AI 正进入我们的家庭、汽车和办公室。它们的顺从态度会影响人们如何对待女性的声音,以及女性该如何在现实生活中回应请求、表达自己。

查看全文 —— Saniye GülserCorat,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性别平等主任

虽然后续大量的实证研究都无法证明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但是管理学的研究人员依然不愿意放弃它。

查看全文 —— 管理学学者 Todd Bridgman、Stephen Cummings 和 John Ballard

不要相信有「长期投资者」的存在。他们会在投资的时候和你说自己是「长期投资者」,一旦你遇到麻烦,他们就跑了。

查看全文 —— 阿里巴巴创始人 马云

和常识相反,威胁着就业和薪水的不是那些「非常棒」的自动化技术,而是那些「不咋地」的科技,后者只能对生产力进行很小的提升。

查看全文 —— Daron Acemoglu & Pascual Restrepo,经济学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