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之内,我们将看到惨烈和丑陋的各种结局。

—— 快的打车陈伟星

大声

2013-07-04 17:32

站在风暴中心的打车软件从业者——也是快的打车的创始人——陈伟星在投递给福布斯中文网的一篇文章中,解读了这个行业的三股势力:

  • 一是各种与相关政府部门有“关系”的投机客,这些人习惯通过关系进行政府项目营销,获取政府高额订单;
  • 二是各大出租车公司,由于担心打车 App 改变生态平衡,出租车公司信息中心都把打车 App 作为一个战略工程;
  • 三是互联网出生的打车 App,目前这个群体大多投靠了巨头,烧钱的 App 成了互联网巨头之间的游戏。

陈伟星认为由媒体推动的打车 App 之闹剧,在一年之内将会迎来洗牌,届时将会看到“惨烈和丑陋的结局”。

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团购领域的“千团大战”似乎刚刚发生在昨日,而今存活下来的、能够经常被人们使用的不到 10 家。但由于产业的成熟,团购市场的月交易额却屡屡刷新记录,可谓“守得云开见月明”。

中国市场人多,热钱多,投机心理重,希望挣快钱,无论是互联网时代的“千团大战”,还是移动互联网时代打车应用、社交应用、K 歌应用等等蜂拥而至,都是这种心理的映射。

只不过,得益于移动互联网的节奏,“皇帝的新装”更加容易丑态毕露。对于真正的创新者来说,坚持也能在更短的周期内证明自己。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热爱设备,对数据敏感,崇尚新闻专业主义。致力于90度栏目建设。

虽然后续大量的实证研究都无法证明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但是管理学的研究人员依然不愿意放弃它。

查看全文 —— 管理学学者 Todd Bridgman、Stephen Cummings 和 John Ballard

不要相信有「长期投资者」的存在。他们会在投资的时候和你说自己是「长期投资者」,一旦你遇到麻烦,他们就跑了。

查看全文 —— 阿里巴巴创始人 马云

和常识相反,威胁着就业和薪水的不是那些「非常棒」的自动化技术,而是那些「不咋地」的科技,后者只能对生产力进行很小的提升。

查看全文 —— Daron Acemoglu & Pascual Restrepo,经济学家

「离异父母协作」软件可作为家长的「中间人」,减少孩子需承受的压力。

查看全文 —— 《华尔街日报》

办公桌已死,但办公室仍是必要的。

查看全文 —— Barber & Osger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