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不能权衡的时候,你一定要敢于做极端的决定。如果说这边也不能舍,那边也不能舍,最后你的决策一定是平庸的。

—— 周鸿祎

大声

2013-08-01 17:37

一向以好战示人的周鸿祎这句感言有别于之前说了太多的“用户论”(事实上,许多人对他那套与用户玩暧昧的把戏已经嗤之以鼻),反倒颇有几分枭雄煮酒侃侃而谈自己久经沙场的豪迈气概。

决定总是难做的,因为人有着诸多顾虑。鉴表达人花总在知乎上有一个回答

如果是机器人,靠程序、逻辑、算法,无非个运算效率问题。不“难”。

如果是圣人,靠智慧,靠阅历,靠胸怀,无非呼吸之间,也“不难”。

既不是机器人也不是圣人的芸芸众生则无所依靠,太多顾虑又不敢轻易选择。

在老周看来,当不能权衡的时候,倒也不妨做极端的决定:从做免费杀毒,到 3Q 大战,到与雷军的微博口水,再到高调进军搜索,口水战,公关战,甚至闹到法院,一路争议。但从资本角度看,股价攀升,搜索份额上涨,老周的决策无疑很精明。

商场诡谲,容不得半点犹豫,即便是极端的决定,为了功名倒也不惜去做。对于普通人来说,偶尔的极端决定倒也能接受,但大多还是会选择温和而平庸的方式吧?

 

题图来自 Hubba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the answer is blowing in the wind

累计已发布 161 篇文章

消费已经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最大信仰。

查看全文 —— 传媒人 梁文道

毫无疑问,反垄断案是微软的一个灾难,倘若能更专注于打造移动操作系统,现在你用的就该是 Windows Mobile,而非 Android。

查看全文 —— 比尔 · 盖茨

网络、云化、边缘,这三个是大的行业趋势。

查看全文 —— 英特尔数据中心事业部副总裁兼网络创新业务部总经理林怡颜

与起初怀抱着改变世界,为世界带来更多不同的期望不一样。现在的求职者更多的是对大型科技公司的价值观感到担忧。

查看全文 —— 《硅谷帝国》的作者 Lucy Green

心理医生在治疗患有焦虑症和抑郁症的孩子时,会鼓励他们多玩 Instagram 和 Snapchat,和同辈建立社会关系。

查看全文 —— 《华尔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