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想要穿着西装或高跟鞋走进一栋高楼,开会讨论一个受到严密监管且越来越难以创新的行业——我交谈过的大部分人都不认为这有什么吸引力。

—— 猎头公司合伙人 Martha Josephson

大声

2015-03-30 18:34

摩根士丹利 CFO Ruth Porat 投奔 Google 担任 CFO,高盛高管 Anthony J. Noto 投奔 Twitter 担任 CFO。前白宫发言人 Jay Carney 上个月称,自己即将加盟亚马逊;给奥巴马当过资深顾问的 David Plouffe 则在一年前被 Uber 招致麾下。

美国的顶尖人才从经济中心的纽约华尔街和政治中心的华盛顿白宫,渐渐流向了到科技中心硅谷。从地理上看,就是从东部流向了西部。《纽约时报》引用数据称,作为顶尖企业新人首要来源的麻省理工学院,2014 年只有 10% 的本科生进入了金融领域,而在金融危机前的 2006 年,共有 31% 的人选择了华尔街的工作。与此同时,软件公司 2014 年共聘请了 28% 的 MIT 毕业生,这个比例在 2006 年则为 10%。

这种就业倾向逆转看起来是普遍性的,哈佛商学院去年进入金融行业的毕业生人数比例已经从 2006 年的 42% 降至 33%,而进入科技领域的人数则从 7% 跃至 17%。

罗伯特·里夫金高盛工作七年后离开,成立了初创公司指南针,他的观点是:

“我逐渐意识到,我们正处在软件革命的中心。我想参与其中。聪明人都会去他们觉得增长空间最大的地方。”

Google 和 Facebook 这样的企业,总是在营造一种惬意而随性的工作和生活环境,能够让员工体验到一种自由的气氛,在美国的职业调查中,来自硅谷的企业总是霸占了最满意雇主的榜单。再加上硅谷在薪资方面的优越性,使得爱好自由的就业者更倾向于这片创新的沃土,而不是层级分明,标准林立的华尔街。

高管猎头公司亿康先达合伙人 Martha Josephson 说:

“想想要穿着西装或高跟鞋走进一栋高楼,开会讨论一个受到严密监管且越来越难以创新的行业——我交谈过的大部分人都不认为这有什么吸引力。”

这种心态的改变,这场不流血的“人才西进运动”却让金融业心在滴血。

题图来自:business2community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命运的塑料大棚里,每棵被喷了过多农药的白菜心中,都曾经有一个成为无公害有机蔬菜的梦想。

在数据为王的时代里,危害着人们核心权益的风险源于立法者是科技「文盲」,以及计算机科学家对法制政策的无知。

查看全文 —— Susan Crawford,哈佛大学法学教授

我们最隐秘和私人的音乐时刻,正逐渐被转化为数据,然后卖给广告商,这实在让人太压抑了。

查看全文 —— Arwa Mahdawi

只要电竞倡导暴力,就不能入奥。

查看全文 —— 奥委会主席 Thomas Bach

机器人的核心是人工智能,去模拟人的机器,往往不如对机器人进行智能化的升级,来得更加直接。

查看全文 —— 中国工程院院士潘云鹤

中国没有经历所谓的桌面互联网的阶段,而是直接拥抱了移动互联网,因此中国消费者的思维里并没有桌面互联网时代的那些包袱,这一定程度上解释了为什么中国的移动支付占有率如此之高。

查看全文 —— 苹果 CEO 蒂姆·库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