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想要穿着西装或高跟鞋走进一栋高楼,开会讨论一个受到严密监管且越来越难以创新的行业——我交谈过的大部分人都不认为这有什么吸引力。

—— 猎头公司合伙人 Martha Josephson

大声

2015-03-30 18:34

摩根士丹利 CFO Ruth Porat 投奔 Google 担任 CFO,高盛高管 Anthony J. Noto 投奔 Twitter 担任 CFO。前白宫发言人 Jay Carney 上个月称,自己即将加盟亚马逊;给奥巴马当过资深顾问的 David Plouffe 则在一年前被 Uber 招致麾下。

美国的顶尖人才从经济中心的纽约华尔街和政治中心的华盛顿白宫,渐渐流向了到科技中心硅谷。从地理上看,就是从东部流向了西部。《纽约时报》引用数据称,作为顶尖企业新人首要来源的麻省理工学院,2014 年只有 10% 的本科生进入了金融领域,而在金融危机前的 2006 年,共有 31% 的人选择了华尔街的工作。与此同时,软件公司 2014 年共聘请了 28% 的 MIT 毕业生,这个比例在 2006 年则为 10%。

这种就业倾向逆转看起来是普遍性的,哈佛商学院去年进入金融行业的毕业生人数比例已经从 2006 年的 42% 降至 33%,而进入科技领域的人数则从 7% 跃至 17%。

罗伯特·里夫金高盛工作七年后离开,成立了初创公司指南针,他的观点是:

“我逐渐意识到,我们正处在软件革命的中心。我想参与其中。聪明人都会去他们觉得增长空间最大的地方。”

Google 和 Facebook 这样的企业,总是在营造一种惬意而随性的工作和生活环境,能够让员工体验到一种自由的气氛,在美国的职业调查中,来自硅谷的企业总是霸占了最满意雇主的榜单。再加上硅谷在薪资方面的优越性,使得爱好自由的就业者更倾向于这片创新的沃土,而不是层级分明,标准林立的华尔街。

高管猎头公司亿康先达合伙人 Martha Josephson 说:

“想想要穿着西装或高跟鞋走进一栋高楼,开会讨论一个受到严密监管且越来越难以创新的行业——我交谈过的大部分人都不认为这有什么吸引力。”

这种心态的改变,这场不流血的“人才西进运动”却让金融业心在滴血。

题图来自:business2community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命运的塑料大棚里,每棵被喷了过多农药的白菜心中,都曾经有一个成为无公害有机蔬菜的梦想。

(开放式公室)不是用来提高生产力或协作效率的,而是用来表现该公司正在做有趣的事情。

查看全文 —— Calvin Newport

产品简单,才是 Netflix 的秘密武器。

查看全文 —— Shira Ovide,《彭博社》评论员

摩尔定律结束了。

查看全文 —— 黄仁勋,英伟达 CEO

我不是那种会因为市值而庆祝的人,这只是一个不稳定的指标。

查看全文 —— 微软 CEO 萨蒂亚·纳德拉

我自己觉得 5G 时代,可能手机不是主要的 5G 流量应用的设备,大家更多会回到像笔记本电脑更加消耗流量的产品和设备上面去,将来大家看视频,尤其是比较长时间的视频,更加会喜欢比较大的屏幕。

查看全文 —— 杨元庆,联想集团董事长兼 C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