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进 360 完全是我一人的错误,所有后果我会承担,我战斗,为了 6000 多酷派员工和他们的家庭,为让这样恶心的人,其他公司和个人不再上当,我会战斗到生命最后一刻。

—— 酷派副董事长蒋超

大声

2015-09-09 10:16

在之前 360 和酷派合作,成立起奇酷手机的时候,我们认为,这将会是国产手机市场中不容忽视的力量,向来不按常理出牌的周鸿祎很可能以之前 360 杀毒的做法对旧秩序进行破坏式重建。

但是我们万万没想到的是,酷派出轨了,在联姻 360 之后,又引入了 360 在手机市场的直接对手乐视入股,一时间上演了跌宕起伏的商战大戏。在酷派宣布乐视入股之后,周鸿祎马上在朋友圈示威

“谁在我背后捅刀子试图 screw 我,我的原则是一定 fuck 回去。”

忍了一时,将几款奇酷手机发布之后,周鸿祎开始了复仇之路,奇虎 360 昨日宣布,公司已向酷派集团发去了执行认沽期的书面通知,要求酷派购买奇虎 360 在双方合资公司持有的 49.5% 股份。根据此前的股东协议,如果酷派违反了股东协议规定的非竞争义务,奇虎 360 有权执行认沽期权,以两倍于公平市价的价格将所持有的全部合资公司股份出售给酷派。按两倍于公平市价计算,酷派应该向奇酷 360 支付 14.85 亿美元。

面对如此境况,酷派方面不仅在法理上站不住,几个公司高管也是处于崩溃的边缘,酷派副董事长蒋超昨晚发微博,声泪俱下控诉周鸿祎,后悔自己将 360 引入酷派:

“引进 360 完全是我一人的错误,所有后果我会承担,我战斗,为了 6000 多酷派员工和他们的家庭,为让这样恶心的人,其他公司和个人不再上当,我会战斗到生命最后一刻。”

不过,作为一则声明来说,蒋超的文字显然是不合格的,不仅语病和错别字频出,而且逻辑也站不住脚。更何况在酷派和 360 合作没多久的时候,蒋超还称周鸿祎是他们这一代的精神领袖

作为两家上市公司,股权方面的纠纷应当依据协议,通过法律来解决,而不是舆论场上的道德控诉,刺刀拼命来讨结果的。

 

题图来自:站酷海洛创意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命运的塑料大棚里,每棵被喷了过多农药的白菜心中,都曾经有一个成为无公害有机蔬菜的梦想。

「人的需求」不是纯粹、不受外界干扰的。它由人过去的经历塑造而成,其中,也包括了我们和科技之间的互动。我们需要一种更成熟的「以人为本」设计理念。

查看全文 —— Mark Rolston,frog design 前创意总监

即使(Uber 先合并一家打车公司)这样做,我觉得到最后也改变不了结局。因为中国互联网从来没有输过。

查看全文 —— 程维

科技公司成了最大的投资者,这可以促进经济发展。但由于它们体量之大,哪天泡沫破了,对社会和经济的影响也会比想象中严重。

查看全文 —— 《经济学人》

我们都是数据奴隶。

查看全文 —— Jennifer Lyn Morone,艺术家

如果 NEX 把竞技模式触发以后,其实就是一个相当极致的一个游戏手机。内部对比测试下来,包括内部用户使用下来,完全不输于某些游戏手机。

查看全文 —— vivo 创意创新领域总经理王友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