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te S 不好卖,客户点单率、成交量都很低,有询单的,也普遍说贵。Mate S 的市场反应比 Mate 7 差好多了,Mate 7 客户都是来柜台点名要,到现在还缺货。

—— 某消费电子渠道高层

大声

2015-10-28 11:38

谁是国产第一,华为和小米各有各的说法,各个统计机构的数据也在打架。不过把目光放在全球范围内的话,华为不断强调的 1 亿部手机预期,还是比小米的目标 8000 万要高出不少。

既然市场份额还没有一个统一的说法的话,那么再来谈第二个命题:突入高端市场的征程。

去年华为 Mate 7 成功突入 3000 以上价位,热销数百万部,并且不断缺货,不断加价,算是华为的意外之喜,也给了华为非常大的自信心。正是因为 Mate 7 的成功,让 Mate S 在配置没有大幅改进的情况下,定价变得十分的激进,4199 的起售价几乎就是在直接和三星苹果竞争。当然,华为认为的,高端机卖的不是配置,而是品牌和工艺的逻辑也不能算错。

不过市场是检验产品定价策略的最好验金石,而市场对于 Mate S 的反应则远不如 Mate 7 那么热烈。在接受 《21 世纪经济报道》采访的时候,一位消费电子渠道高层告诉记者:

“Mate S 不好卖,客户点单率、成交量都很低,有询单的,也普遍说贵。Mate S 的市场反应比 Mate 7 差好多了,Mate 7 客户都是来柜台点名要,到现在还缺货。”

在选择当时的 Mate 7 的时候,许多人的理由就是抱着买一部大屏幕长续航带指纹识别的手机,但是到了 Mate S 的时候,其中重要的电池容量则由 Mate 7 的 4100 mAh 降到了 2700 mAh。

和当年 Mate 7 一度溢价到了 4000 元以上的情况相比,今年的 Mate S 则在不少平台上出现了降价销售的情形。

当激进的策略,遇上了饱和且保守的市场,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高端不是你想做,想做就能做。

 

题图来自:CNET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命运的塑料大棚里,每棵被喷了过多农药的白菜心中,都曾经有一个成为无公害有机蔬菜的梦想。

虽然后续大量的实证研究都无法证明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但是管理学的研究人员依然不愿意放弃它。

查看全文 —— 管理学学者 Todd Bridgman、Stephen Cummings 和 John Ballard

不要相信有「长期投资者」的存在。他们会在投资的时候和你说自己是「长期投资者」,一旦你遇到麻烦,他们就跑了。

查看全文 —— 阿里巴巴创始人 马云

和常识相反,威胁着就业和薪水的不是那些「非常棒」的自动化技术,而是那些「不咋地」的科技,后者只能对生产力进行很小的提升。

查看全文 —— Daron Acemoglu & Pascual Restrepo,经济学家

「离异父母协作」软件可作为家长的「中间人」,减少孩子需承受的压力。

查看全文 —— 《华尔街日报》

办公桌已死,但办公室仍是必要的。

查看全文 —— Barber & Osger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