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收购这家公司(Supercell)可能会对我这种没钱的穷用户不利,我担心它会变成一款只适合有钱人的游戏。

—— 香港大学生朱莉安娜 · 吴

大声

2016-06-24 11:45

游戏业内最大的收购案发生在了腾讯和芬兰移动游戏开发商 Supercell 之间:前日腾讯宣布收购芬兰移动游戏开发商 Supercell 84.3% 的股权,收购价格约为 86 亿美元,将会分 3 期以现金形式完成支付。在收购后,腾讯将拥有 Supercell 决策投票权,Supercell 将继续维持独立运营,无需离开芬兰。

用 86 亿美元收购 Supercell 84.3% 的股权,也意味着这家移动游戏开发商值 100 多亿美元。问题是,它真的值这么多钱吗?2011 年腾讯收购《英雄联盟》开发商 Riot 的时候,后者的估值才 3.5 亿美元左右。

虽然现在是移动的时代,不过前有《愤怒的小鸟》开发商 Rovio 在游戏市场折翼,后有原本市值一度触及 100 亿美元的 Zynga 如今市值缩水了四分之三。这些先例在告诫人们,移动游戏市场风云变幻太快,市值来得快,去得更快。

也许 Supercell 早就意识到了这一点,他们的 CEO Ilkka Paananen 之前说过:他希望 Supercell 成为移动游戏行业的任天堂 (Nintendo),制作出让玩家畅玩数年乃至数十年的游戏,而不是只爽几个礼拜的快餐游戏。

让人惊奇的是,Supercell 成立以来就推出过 4 款游戏,分别是《部落冲突》(Clash of Clans)、《卡通农场》(Hay Day)、《海岛奇兵》(Boom Beach) 以及《皇室战争》(Clash Royale),每一款都是爆品。从这一点来看,Supercell 也有一些像暴雪,只是 Supercell 没有跳票的习惯,也没有十年磨一剑,九年做 CG 的爱好。而在去年,暴雪以 59 亿美元收购移动游戏《糖果粉碎传奇》开发商 King Digital Entertainment。

奉行精品战略的 Supercell CEO Ilkka Paananen 说

“我们总是想要做尽可能少的产品。我们总是想要实现品质上的完美,我们因为终止很多游戏而为人所知。”

事实上,Supercell 的数据表现,和其游戏数量是非常不对等的。Supercell 的2015 年营收 23.26 亿美元,净利润 9.64 亿美元,用上市公司的市盈率来算的话,Supercell 十倍出头的市盈率要远远低于腾讯的 30 倍,也低于网易目前的 15 倍。

ip

(Supercell CEO 宣布日活用户破亿)

另外,今年 3 月的时候,Supercell 也表示旗下游戏的日活人数超过了 1 亿,相比之下,移动游戏产品数量更多的 Zynga 日活跃用户约 2100 万,Gameloft 和 Glu 的这项数据分别为约 1900 万和 500 万。

这些数据表现可以证明,Supercell 背后的玩家数量以及盈利能力对得起 100 多亿美元的价值。

虽然说 Supercell 之前有众多移动游戏公司快速崛起又快速陨落的案例,不过现在外界对于腾讯收购失手的担心并不多。不安的情绪主要存在于 Supercell 游戏的玩家群体中。

cr

香港大学生朱莉安娜 · 吴和她的男朋友都是《皇室战争》的玩家,她对《纽约时报》说:

“腾讯收购这家公司(Supercell)可能会对我这种没钱的穷用户不利,我担心它会变成一款只适合有钱人的游戏。”

在《皇室战争》的排名前 100 的玩家中,腾讯总裁刘炽平赫然在列。Supercell 的游戏都是免费入坑内购赚钱的模式,当然,投入金钱会让游戏过程更为顺畅。这次收购完成后,爱范儿(微信公众号:ifanr)的文章下面有这么两则评论:

“Akira:一个本来就氪金(指给免费游戏充值的行为)的游戏厂 有了一个更加氪金的买家……

 

思博来地球打酱油 AI:口味相投才是关键,大家都是用钱创造快乐,收购一拍即合。”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命运的塑料大棚里,每棵被喷了过多农药的白菜心中,都曾经有一个成为无公害有机蔬菜的梦想。

耐克和百事这类品牌已经成为新一代艺术的赞助者。

查看全文 —— Samantha Culp,创意制作人

你会发现,让人宅的那些技术发展得都很快,开辟新世界的技术发展得都慢。这很危险,对人类来说这是不是一个陷阱?谁也不知道。

查看全文 —— 刘慈欣,科幻作家

有任何人想试图用一个数字把电动车续航概括了,他一定是不专业的,是不懂装懂的。

查看全文 —— 蔚来联合创始人、总裁秦力洪

我们(联想)是极少数能够统一利用所有智能化要素资产的公司。

查看全文 —— 联想董事长 CEO 杨元庆

在数据为王的时代里,危害着人们核心权益的风险源于立法者是科技「文盲」,以及计算机科学家对法制政策的无知。

查看全文 —— Susan Crawford,哈佛大学法学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