兜兜转转,抖音还是没离开微信

小程序

07-10 16:00

7 月 3 日,抖音在微信上线了「抖音好友」小程序,但很快就因「涉嫌违反用户数据使用规范」而暂停服务。

在授权登录后,这个小程序会诱导你分享到群里寻找抖音好友。如果群里的好友也同意授权使用,那么不需要跳转抖音 app,在小程序页面就能干净利落实现双方的抖音号「互粉」。

微信团队称,这个小程序涉嫌违反《微信小程序平台运营规范》中用户隐私和数据规范,存在威胁用户数据隐私安全的风险,因此作出下线处理。在修正违规内容和审核通过后,可以恢复上线。

但明明一个月前,抖音才说过「微信再见」,怎么又回来了呢?

抖音的「戏精上身」,从今年 3 月开始

有关注抖音和微信口水战的朋友都知道,那是一盘年度大戏。

今年 3 月,网友发现,从抖音分享到朋友圈的视频链接对好友不可见。

4 月,微信表示在互联网短视频整治期间,将暂停短视频 app 的外链直接播放功能。快手的老哥,抖音的漂亮小姐姐,通通变成需要复制浏览器打开的一串网址。

双方公开「掐架」是在 5 月 7 日。

张一鸣在朋友圈「celebrate small success」,庆祝抖音拿下 Q1 全球下载量第一的时候,顺便提到了「微信的借口封杀」和「微视的抄袭搬运」。马化腾直接回复「可以理解为诽谤」,空气紧张得都要凝固了。

接下来,抖音微信公众号来了三连发的「戏精上身」。

5 月 18 日,抖音的博物馆日活动 H5「第一届文物戏精大赛」,因诱导分享而被微信屏蔽。微信回应称朋友圈有防刷屏策略,是因为分享次数超出了阈值,次日凌晨就会恢复正常。

5 月 22 日,抖音在微信公众号发布推文《抖音的朋友们,对不起》,哭诉称自己在腾讯视频上传的短视频被下架,甚至连正能量视频合集都不放过,理由是「视频封面图可能含有不宜传播的内容」。

6 月 1 日,《微信,辛苦了!朋友们,我们抖音见!》一文出炉,抖音列出了自己几个月来受到的种种委屈,最后表示「朋友圈就留给微视吧,抖音也累了……」。

原以为这会是抖音在微信的最后「绝唱」。但 6 月 12 日,抖音又在微信公众号更新推送,公布用户数据,称抖音国内 DAU(日活跃用户数)超过 1.5 亿,月活跃用户数达到 3 亿。

之后又勤快地推送了几次,再到如今「抖音好友」小程序的试探失败……似乎把那句「微信再见」忘得一干二净了。

口水战之外,字节跳动(今日头条系)和腾讯的恩怨也多次闹上公堂。

5 月 17 日,抖音认为微信公众号「快微课」发布的《抖音,请放过孩子》一文中虚构视频来源,对抖音造成侵权,因此状告平台运营方腾讯,索赔 100 万元。

6 月 1 日,腾讯就今日头条将新华网稿件《多少道文件才能管住网游对少年儿童的戕害》改为《要多少文件腾讯才肯收手》推送一事起诉,称此举侵害腾讯声誉,索赔 1 元并要求道歉。

6 月 2 日,又传出字节跳动起诉腾讯的消息,指控 QQ 空间屏蔽头条链接,以及腾讯安全管家警告用户访问阳光宽频网这两件事,并要求公开道歉赔偿共 9000 万元。

两大巨头这道坎,估计是过不去了。

谁动了我的蛋糕?

从抖音跟微信的争执,到头条系和腾讯系的对战,这场轰轰烈烈的年度大戏让人想起当年的 3Q 大战。

2017 年底,原 360 公关总监李亮出任今日头条公关副总裁。抖音的「戏精上身」或许有他不少功劳,但逃不开的本质还是社交流量之争。

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这次被下线的「抖音好友」小程序,就是盯上了微信的社交关系链。

从 2016 年抖音孵化上线开始,微信和微博的分享功能就是它重要且稳定的流量入口。但远早于抖音跟微信的口水仗之前,抖音跟微博的关系就破裂了。

在今年 3 月,网友发现,抖音的链接转发到微博后不会出现在个人主页和信息流。微博公关迅速回应,早在 2017 年 8 月,微博已经因为「头条系产品非法抓取微博内容,窃取用户信息」,而选择暂停所有接口和合作。

丢了微博的流量池,「薅微信的羊毛」就显得尤为重要了。

另一边,在内涵段子被关掉之后,抖音成了头条系的最重磅产品。

在今年春节期间,得到今日头条全面扶持(20 亿营销预算)的抖音,也以高速的用户涨幅回报:日活从 4000 万上升到接近 7000 万,再到如今的 1.5 亿。抖音的身上,可谓是寄予了整个头条系的希望。

但抖音的产品逻辑也限制了它在社交方面的作为。跟微信封闭的「熟人社交」不同,从直播行业脱胎而生的抖音是开放的「陌生人社交」,很难形成点对点的关系。

《头条已经没那么重要了》一文里,42 章经甚至认为抖音用户之间的关系算不上是社交,顶多只是社区。

「比如我的同学打篮球崴脚了这种小事对我来说也是值得消费和互动的内容,因为是先有的关系,这种典型的场景就是微信朋友圈。但因为刷到了一个在「gucci gucci prada prada」的美女而去关注了她,这就是社区。」

我们现在可以想象有三个分类:
第一类在最左边,人们纯消费内容,不管是谁产生的,也不会有很强的关注关系,这个就是内容消费平台(今日头条这个产品就是)。
第二类在中间,人们会消费内容,也关心发布者,并且会形成互动关系,这个是社区。
第三类在最右边,人们首先关心发布东西的人是谁,并会因此而对内容产生互动,这个是社交。
我觉得目前,抖音是介于内容消费平台和社区之间的,并且是更偏向内容平台的。

抖音对社交的探索,说白了,就是为了能长长久久活下去。

腾讯也不是不焦虑。

虽然从规模上看,微信超过 10 亿的日活跃用户数是抖音暂时难以触及的。但互联网战争的下半场,争夺的早已不是简单的注册用户总量和日活月活。用户的注意力(使用时长)成了那块最美味的蛋糕。

根据 QuestMobile 的《2018 年中国移动互联网春季报告》显示,即时通讯总使用时长占比下降 4.8%,而短视频则有 5.9% 的增长。

用户使用即时通讯的时间明显向短视频转移,这也是腾讯真真切切感受到的压力。

4 月 5 日,腾讯「复活」曾经放弃的短视频产品微视,不仅加入了许多年轻化娱乐化的功能,打通 QQ、微信、腾讯新闻等产品入口,还放话要投入 30 亿补贴达人。微视甚至找来黄子韬、张杰等明星代言,在之前的大热综艺《创造 101》里也是强势植入。

现在,微视成了腾讯明显对标抖音的一款防御性产品。

不管怎么说,从传播声量来看,舆论战即使再打几十个回合,对抖音还是微信都不亏

吃瓜群众的围观带来大规模关注,但「小怨妇」和「霸道总裁」的戏份再继续下去,或许会对双方品牌甚至公司形象带来伤害。

斗胆猜测一下,这场年度大戏还能再延续几个月。

关注「知晓程序」公众号 ,在微信后台回复「微观,查看更多行业资讯观点。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