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缘是不足以获取 1 亿美元的收入的,或许,你还需要“酷”起来。

—— Jason M. Lemkin

大声

2013-07-26 11:08

今天在 Quora 上看到了一个很棒的问题,或许也是很多人心中的疑问:为什么这么多硅谷创业者在谈论自己的创业时喜欢用一种浮夸和好大喜功的方式?我觉得原问题戾气有点重,所以根据提问者的语境做了点修改:为什么创业者总喜欢谈一些宏大的理想?

先看看提问者的问题描述

Mailbox CEO Gentry Underwood 在 TechCrunch 上发表了一篇文章:“我们反思 inbox ,认为这是一个巨大的机会和雄心勃勃的挑战——值得付以鲜血、汗水、泪水,建立一个创业公司,或许有一天还能在这个世界留下我们的印迹。”不止一个 Underwood ,在硅谷你能听到很多类似内容的不同形式的夸夸其谈,构成以“酷”著称的加州文化。为什么这么多创业者需要或渴望用这种荒谬的形式来谈论自己的创业呢?为什么不只是说“我们想在一个广阔的市场,做一个好的产品,解决一些重要的问题,吸引大量的用户并且赚很多钱”?在东海岸的创业者就是这么说的——如果你通过一个邮箱应用说什么“在世界留下痕迹”,人们会认为你刚吸了大麻。

一位连续创业者回答了这个问题:

是这样,你没得选择。你没法一个人或者在真空创业,你需要鼓励别人加入你,跟随你,去做一些平凡的工作,去修正别人的 bug ,去对抗残酷的竞争,而不只是加入 Google、Facebook 或者别的热门公司。你需要说服公关和博主来报道你们,而他们需要一些至少有趣的素材。你需要说服合作伙伴和早期的顾客与你一同冒险,他们需要一个值得信任的理由。如果你不能画一个远见和机遇的大饼(尽管那不是你的真实想法),那么你也无法跨出第一步。有人缘是不足以获取 1 亿美元的收入的,或许,你还需要“酷”起来(作者配图是本文题图)。

这么看,创业是如此的残酷。这使我想起苹果的“think different”广告,或许真正的创业者可能更深有体会:

While some see them as the crazy ones, we see genius.Because the people who are crazy enough to think they can change the world, are the ones who do.

现实是,疯狂的人毕竟少数,也正因为此,他们才显得如此卓尔不群。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the answer is blowing in the wind

累计已发布 161 篇文章

在数据为王的时代里,危害着人们核心权益的风险源于立法者是科技「文盲」,以及计算机科学家对法制政策的无知。

查看全文 —— Susan Crawford,哈佛大学法学教授

我们最隐秘和私人的音乐时刻,正逐渐被转化为数据,然后卖给广告商,这实在让人太压抑了。

查看全文 —— Arwa Mahdawi

只要电竞倡导暴力,就不能入奥。

查看全文 —— 奥委会主席 Thomas Bach

机器人的核心是人工智能,去模拟人的机器,往往不如对机器人进行智能化的升级,来得更加直接。

查看全文 —— 中国工程院院士潘云鹤

中国没有经历所谓的桌面互联网的阶段,而是直接拥抱了移动互联网,因此中国消费者的思维里并没有桌面互联网时代的那些包袱,这一定程度上解释了为什么中国的移动支付占有率如此之高。

查看全文 —— 苹果 CEO 蒂姆·库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