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时候,企业没有时间让员工在工作中学习。

—— Andrey Akselrod

大声

2014-12-08 17:41

前几日知乎有个提问“2014 年放弃阿里巴巴 offer 的人是否格外多?如果是,为什么?”在互联网圈子里传播得比较广泛,排名第一的回答之中有一个理由是,在阿里上市之后,阿里巴巴需要的只是基层员工而已:

“其实,自从阿里巴巴在纽交所敲钟的那一刻起,这家公司需要的就再也不是合伙人,而是螺丝钉了。”

这边还没踏出校园大门的学生在分享自己拒掉阿里巴巴校招 Offer 缘由的时候,那边美国初创企业 Smartling CEO & CTO Andrey Akselrod 在接受福布斯采访的时候称:

“有时候,企业没有时间让员工在工作中学习。”

这或许是许多初创企业的一个心声,在一个需要快速发展的初创企业中,一位需要在工作中学习的员工通常需要一位老手来带,在初期,新人带来的人力贡献还很可能是负数。估值为 2.5 亿美元的 Smartling 一共有 60 位开发人员,其中没有一位是刚从学校毕业的新人。

Andrey Akselrod 补充说:

“我们非常挑剔,我们只招高级开发者,而初级开发者到处都是,人生就是这么残酷。”

不过 Smartling 和阿里巴巴也有很多不同的地方,Smartling 负责的是语言外包业务,客户基本都是硅谷的科技企业,包括苹果、Uber、Tesla 与 GoPro 这些经常霸占媒体版面的企业,他们的需求繁琐而多样。

当然,校招生也会有技术大牛,工作多年的庸才也到处都是,Andrey Akselrod 自己也承认,他的方法也不是适合每一个企业。并且,初创企业找人永远都会有一个矛盾,即技术大牛用起来虽好,但是薪资往往高昂,新手薪资要求低,不过水平会低很多。

另外,因为这种选择矛盾浪费的时间成本也是需要计算在内的,蝉游记创始人纯银曾经则这么认为:

“产品项目最大的人力支出项并不是薪酬,而是招募组建这支团队的时间成本,以及在不得已的情况下,降低标准组队带来的质量与效率下降。”

 

题图来自:hackerearth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命运的塑料大棚里,每棵被喷了过多农药的白菜心中,都曾经有一个成为无公害有机蔬菜的梦想。

机器人的核心是人工智能,去模拟人的机器,往往不如对机器人进行智能化的升级,来得更加直接。

查看全文 —— 中国工程院院士潘云鹤

中国没有经历所谓的桌面互联网的阶段,而是直接拥抱了移动互联网,因此中国消费者的思维里并没有桌面互联网时代的那些包袱,这一定程度上解释了为什么中国的移动支付占有率如此之高。

查看全文 —— 苹果 CEO 蒂姆·库克

扫地机器人加入机器视觉以后,它除了避障功能以外,还可以去做地图的「语义识别」,也就是说它能识别这个环境是厨房,这个环境是卫生间,这个环境是睡房,进入到这些地方就可以有不同的清扫模式。

查看全文 —— 科沃斯副董事长、国际事业部总裁钱程

拿智能音箱举例,国内的竞争激烈程度已经升级到了一个智能音箱 9.9 美元、8.9 美元,也就是单价一美金的竞争。这种发展模式是不是健康的。

查看全文 —— 联想集团高级副总裁贾朝晖

未来的无线耳机,很可能会让你放下智能手机。

查看全文 —— Gints Kliman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