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人往往在发现没有网络信号的时候开始感到不安,有点像你离开家没带手机时的惊慌失措,不过随着他们接受眼前的现状,就会变得越来越轻松,不再有查看世界上其他地方在发生些什么的冲动。

—— Red Savannah 创始人 George

大声

2015-11-16 11:54

外出旅游的时候,酒店是否有 Wi-Fi 是许多人选择的重要标准之一。网络上的段子已经让人们觉得,Wi-Fi 已经足以和阳光空气水并列了。

旅游也变成了旅行拍照发到社交网络炫耀,每隔十分钟查看一次多少人点赞回复,然后表示“行程好满,不要求我代购啦”。

过往许多的硅谷实验都在探寻这样的一个命题:我脱离网络一个星期(或者一个月);国内也有友媒做实验 18 天不出门,只靠互联网服务来生活,看看我能正常生活吗?网络对我们究竟有多重要,或者有多便捷?

这些实验得出的答案是,脱离网络,或者只靠网络服务,都可以生活下去。换句话说,就是网络如今非常便捷,但仍不是必需品。

当“断舍离”成为一些中产阶级的生活方式的时候,一些豪华旅游服务商开始专门提供一种让游客专心享受无网络的“原生态旅游”,提供这类旅游的服务商 Red Savannah 的创始人 George Morgan-Grenville 说

“客人往往在发现没有网络信号的时候开始感到不安,有点像你离开家没带手机时的惊慌失措,不过随着他们接受眼前的现状,就会变得越来越轻松,不再有查看世界上其他地方在发生些什么的冲动,等到旅行结束的时候,人们真的觉得没有必要通过 Instagram 或 Facebook 分享沿途的风景。这成为你自己的脑海里经常回忆的精彩画面,就像是美味的秘密。”

river

(拉拉尔文河木筏漂流)

如果这么说有些抽象的话,离开网络在北欧过几天慢生活说不定就会让你心驰神往:

游客可以亲手制作木筏,这项手工劳作要耗费一整天的时间,本身也是缓解数字疲劳症的方法,然后乘坐木筏沿着瑞典克拉拉尔文河顺流而下,身边只带着野营装备、食物和船桨。周围的世界以每小时一两海里的速度变换景色。

还有的处在非洲大草原或者加拿大落基山脉的旅游胜地,因为本身的地理位置原因就没有网络设施,这并不是一种刻意,但还是吸引了稳定而持续的客源。于每个人而言,旅行的意义也有不同,有人是因为“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还有人因为“这儿真好玩,你们羡慕吧”,上面的原因则是“外面那么乱,我想来静静”。

不过说实话,作为一个靠互联网为生的人,我现在确实还有些羡慕这样的无网络旅游体验,但是想了一下,万一要是有个突发新闻,没网没电脑就等于失职漏消息了,再者说了,编辑哪有时间去旅游啊。

题图来自:venushk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命运的塑料大棚里,每棵被喷了过多农药的白菜心中,都曾经有一个成为无公害有机蔬菜的梦想。

城市已取代企业,成为全球创新和经济发展的基本单位。但从这个角度来看,城市又显得如此低效,的确是资本体系下最后一个效率如此低下的领域。

查看全文 —— Richard Florida,城市规划学者、作者

我们需要新的比喻、新的对话、新的一套符号来描绘这些公司是如何重新连接了我们的世界,以及我们又能如何应对。

查看全文 —— Marc DaCosta,数据技术公司 Enigma 联合创始人

电话已死,语音聊天才是未来。

查看全文 —— David Pierce,《连线》、《华尔街日报》作者

当公司以做到某些数额为目标时,他们就会做出很多在长期来看无益的事情。

查看全文 —— 沃伦·巴菲特

拼车是新的“领英”吗?

查看全文 —— Alyson Krueger,《纽约时报》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