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艘大船的船长,这艘船只有驾驶室在吃水线上方:船体已没入水中,水正流入发动机舱。

—— 诺基亚前 CEO 约玛·奥利拉(Jorma Ollila)

大声

2016-09-21 16:36

诺基亚百年浮沉,成也掌门人,败也掌门人。

在上世纪 80 年代,诺基亚是一家濒临倒闭的综合企业,生产多种日用品,包括卫生纸、胶鞋,以及出口到苏联的电缆。时任 CEO 的约玛·奥利拉(Jorma Ollila)在《《排除万难》(Against All Odds)》一书中,这样描述自己当年临危受命时的境况:

我是一艘大船的船长,这艘船只有驾驶室在吃水线上方:船体已没入水中,水正流入发动机舱。

奥利拉对诺基亚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剥离了橡胶等传统业务,甚至卖掉了依然盈利的电视机业务,认定了通信的发展方向,创造了科技史最不寻常的逆转。1996 至 2001 的 5 年间,诺基亚的营业额从 65 亿欧元猛增到 310 亿欧元。

奥利拉功成身退后,亲自主导了两任 CEO 的遴选——康培拉和埃洛普。可惜在这件事上,奥利拉没能延续他的高瞻远瞩。

他从微软找来的史蒂芬·埃洛普(Steven Elop),一度面临与当年自己相同的处境——面对 Android 和苹果的崛起,诺基亚在移动市场上节节败退。

胸怀与前辈奥利拉一样壮士断腕的决心和魄力,埃洛普抛弃了仍然热卖的塞班,杀掉了襁褓中的 Meego,拒绝了强势崛起的 Android,孤注一掷地投入了微软 Windows Phones 的怀抱。

ceo

奥利拉一手聘任的接班人康培凯和埃洛普都没能重现当年的绝处逢生

然而这位加拿大人没能驾驶着诺基亚这艘巨轮逃离漩涡,在“燃烧的平台”里逐渐沉沦进了沼泽。2013 年 9 月 3 日,微软宣布以 72 亿美元的价格收购诺基亚手机业务,一代手机帝国就此谢幕。

如果 Windows Phone 成就了诺基亚,或许埃洛普成为诺基亚历史上另一个传奇 CEO。成王败寇,每当人们忆起诺基亚,除了当年能砸核桃的手机,还忘不了那一段“木马”的故事。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热爱 News Feed 与 Menu,正在努力让每天处理的信息量超过脂肪摄入量。

如果能将已经的技术融入现在,解决当下的挑战,那这些从回顾中找到的方法也能和新鲜的科技一样具有颠覆性。

查看全文 —— David Sax,《The Revenge of Analog》作者

在移动设备优先的大环境下,国内互联网公司的内容消费衍生出了多种新的商业模式,它们不仅带来了多样化的营收,还让用户能够更好、更灵活地做出购买决定。

查看全文 —— 硅谷风投公司 A16Z

我只能说明年的巴展(巴塞罗那 MWC 大会)我们还会有更厉害的技术,不只展示一些通过供应链等合作获得的一些能力

查看全文 —— OPPO 副总裁沈义人

Twitch 用户一般一天不会多次打开 app,但他们观看时间会更长。我觉得这是健康的。就像我会去看电影,一次花上两小时,但这不意味着我对电影上瘾了。

查看全文 —— Emmett Shear,Twitch CEO

苹果和像麦当劳这样的连锁餐饮业其实都陷在类似的问题中:它们的健康营收增长数据背后都藏着潜在的需求问题。

查看全文 —— Sarah Halzack,《彭博社》评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