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大声 2016-10-20 10:43

“ 经过一番调教,设计要在“让今天看着新的东西明天看着旧”这方面逞能,还要负责把新奇的水果端给一桌好奇的客人,这便进一步加剧了其扭曲程度,令其屈从于新技术。”

大声出处:

—— 原研哉

上个周日的时候,我在办公室花了快半天的时间把我的两把机械键盘键盘挨个拆下清洗除灰,然后又擦拭晾干,最后挨个装回去。这种行为被同事戏称为“某科技媒体单身男编辑的周末娱乐活动是在办公室洗键盘”。

正如我一直所说的那样,机械键盘和鼠标,以及大显示器和性能更强的台式机,能够提供更高的生产效率,至少对一个编辑来说是这样的。即便在满办公室使用笔记本的 90 后同事看来这种搭配实在太“复古”了。

近年来,无印良品艺术总监原研哉大有被奉为一代设计宗师的趋势,其倡导的设计风格正广泛被东亚乃至世界的中产阶级所接受。

在他所写的《设计中的设计》一书中,有一篇《电脑技术和设计》谈到了电脑技术的发展几乎拖着设计往前走,最终背离了初衷。

考虑到这本书的成书时间在 PC 产业正当壮年的时候,他说的话不免显得有些固执,事实上,原研哉也认为,社会对跟不上时代的人毫无怜悯。然而,冒着被误解的风险,他还是要说技术演变应该再慢些,再稳些。

在其文中,原研哉这么表示:

经过一番调教,设计要在“让今天看着新的东西明天看着旧”这方面逞能,还要负责把新奇的水果端给一桌好奇的客人,这便进一步加剧了其扭曲程度,令其屈从于新技术。

超极本和二合一概念兴起后,PC,尤其是笔记本的设计又经历了新的一轮思潮,各种形态各异的笔记本被造了出来,有的获得不少好评,有的则随着 PC 的式微而沉寂。

某种程度上来说,随着新技术的发展,有些设计确实激进了。几乎所有新发布的笔记本,都在强调轻薄便携可变形。

但是,回归到笔记本的用途来说,我需要的是一台键程合理,接口丰富,续航时间长的笔记本,毕竟我并不追求“从牛皮纸信封中拿出笔记本的优雅感”,也没兴趣给其他人展示我的笔记本能拆能合,更不喜欢给额外带一推 USB 转接口。反而,现在因为设计的需要,笔记本的键盘键程,接口数量和电池容量被大大压缩了。

正如经历了前几年手机厂商追求 5mm 左右的极限轻薄热潮才意识到好的握持感和大电池容量才是刚需一样,也许笔记本厂商也应该意识到,也许增厚 3mm,增多 200 克换来更实用的功能亦是正途。

存在了数十年的机械键盘仍旧没有被淘汰,反而还是输入效率最高的物理交互设备之一,这其实也佐证了原研哉的观点。设计不应该总算屈从于新技术而扭曲自己,有时候不妨留一点儿“复古”的物理空间。

 

有好的产品或者项目希望我们报道,猛戳这里 寻求报道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

苹果在中国无法击败我们,这是因为他们依然存在短板。他们有时候可能过于倔强,并做出了许多好东西,比如操作系统,但我们在其他方面超越了他们。

查看全文 —— 段永平

很明显,年轻消费者主要通过移动设备跟我们互动。因此,数字化业务是阿迪达斯的关键,你们不会再看到任何电视广告了。

查看全文 —— 阿迪达斯 CEO Kasper Rorsted

搜集的数据多一点,营销价值就会提升很多。大数据时代,没人知道哪些数据会成为重点,足够多的数据才是重点。

查看全文 —— 匿名业内人士

从这个角度看,或许可以说科技就是下一门生物学。

查看全文 —— 杜克大学地质学家彼得 · 哈夫

我可以向埃隆 · 马斯克学习。特斯拉具有强大的象征意义,因为它是第一个让人们相信,完全围绕电动汽车的商业模式是可行的公司。我们不打算创造中国的特斯拉。

查看全文 —— 长城华冠科技公司创始人陆群

一说到中国,Uber 的 CEO 似乎还是心有余悸啊

2016-10-24 11:50下一篇

三星是跑得越快,摔得越惨的典型吗?

2016-10-19 10:36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