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你得想办法,让转动旋钮的人得到一些反馈,即便其真正用途是向计算机发送一堆 0 和 1。

—— 音频工程师汤姆 • 德维斯特

大声

2016-12-29 16:24

机械感,用惯了各种极简主义的产品之后,我突然对这个词语感到一丝怀念。

有的时候,机械这两个字代表着一种历久弥新的感觉。譬如机械表一般没有石英表准,但无疑更具收藏品鉴价值,再比如机械键盘比薄膜键盘年代更久远,但仍然能够提供后者无法拥有的良好手感和使用寿命。

复杂的机械结构往往意味着更难的设计以及更高的成本,或者更多的空间占用。一旦有了更便宜更普适更简单的方案,原有的机械结构在面对大众化需求的时候就难以为继了。

以收音机或者老电视机上的音量旋钮为例,这是一套极佳的人机交互方案。但是到后来,音量旋钮渐渐地被上下两个方向的按键所代替。

音量旋钮背后是一种机械可变电阻,当你转动它们时,可以平稳、相应地改变输出到扬声器的电量。不过后来软件发展越来越快,即便机械可变电阻可以更小型化,但也逃不了被大规模替代的命运,并不是它不好用,而是软件方案成本更低。

1999 年的时候,音频工程师汤姆 • 德维斯特制造了一款只由旋钮交互的收音机,这在当时无疑是反潮流的。那时候的人们习惯使用按键和显示屏,就像现在人们习惯使用触屏一样。

m1cla_living_fps

(Tivoli 收音机)

这款只有旋钮没有显示屏的 Tivoli One 当时并不被经销商看好,不过最终这款收音机却大卖起来。

借助旋钮交互大获成功的汤姆 • 德维斯特说:

如今你得想办法,让转动旋钮的人得到一些反馈,即便其真正用途是向计算机发送一堆 0 和 1。

如今,旋钮依旧存在于不同的设备之上。比如高端的音响设备,或者徕卡相机上,但往往这类设备并不便宜,并且偏小众。

很多人会认为旋钮被代替是一件遗憾的事情。就像我们惊叹苹果的 Taptic Engine “几乎能够欺骗你的手,提供以假乱真的触感”一样,我们总是会用一个“几乎”。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命运的塑料大棚里,每棵被喷了过多农药的白菜心中,都曾经有一个成为无公害有机蔬菜的梦想。

城市已取代企业,成为全球创新和经济发展的基本单位。但从这个角度来看,城市又显得如此低效,的确是资本体系下最后一个效率如此低下的领域。

查看全文 —— Richard Florida,城市规划学者、作者

我们需要新的比喻、新的对话、新的一套符号来描绘这些公司是如何重新连接了我们的世界,以及我们又能如何应对。

查看全文 —— Marc DaCosta,数据技术公司 Enigma 联合创始人

电话已死,语音聊天才是未来。

查看全文 —— David Pierce,《连线》、《华尔街日报》作者

当公司以做到某些数额为目标时,他们就会做出很多在长期来看无益的事情。

查看全文 —— 沃伦·巴菲特

拼车是新的“领英”吗?

查看全文 —— Alyson Krueger,《纽约时报》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