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每个大学都有‘富爸爸’,大家总会说我,中国那么缺钱,为什么要捐给老外?但是你怎么能责备一个人不把自己辛苦挣来的钱捐给有‘富爸爸’的孩子呢?

—— 陈天桥

大声

2017-05-02 16:10

除了在谈及中国游戏和网瘾时偶尔被媒体拉出来说几句,陈天桥这昔日传奇首富都快被世人遗忘了。

从盛大退隐之后,陈天桥最近一次被密集曝光,是他给加州理工学院捐赠 1.15 亿美元成立脑科学研究院这件事。

12 月 7 日,陈天桥宣布成立 10 亿美元基金支持脑科学研究,首批将向加州理工学院捐款 1.15 亿美元,用于大脑基础生物学研究。

以北大教授饶毅为代表的舆论质疑陈天桥不该把钱捐给美国人,理由是中国科学事业发展更需要资金:

陈天桥夫妇选择在生物学和神经科学研究都历史悠久的加州理工学院支持脑研究,而不是上升期的中国,是典型的错误。

接受第一财经日报的采访时,陈天桥回应说,捐赠是无国界的,应该“把球传给离门最近的人。”

我们不能说一看球门边站着外援,就不传给他。不要告诉我 30 米以外还站着中国球员……要知道一旦球射进去,全人类都会受益。

从计划启动脑科学研究计划以来,陈天桥一直避而不谈为何与中国的大学接近达成协议却并没有实现。他强调:

中国科学缺钱不是我的错!我们也在非常认真地和中国高校谈合作。

中国每个大学都有‘富爸爸’,大家总会说我,中国那么缺钱,为什么要捐给老外?但是你怎么能责备一个人不把自己辛苦挣来的钱捐给有‘富爸爸’的孩子呢?

今年 3 月,陈天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我曾经要捐赠给某大学一笔资金,对方开始很高兴,我们说希望你给我一个报告,结果就不给。问题出在哪?他们还是不缺钱,没必要和我打报告做乙方。

陈天桥认为,中国大学得不到私人捐款,是国有办学体制、科研经费机制遏制了整个民间慈善。

与其站在国家的立场和制高点,对私人财产的捐款妄加评论,不如探讨下如何打破中国捐助体制的藩篱。资本市场开始关注科研的发展,对于学界,至少不是一件坏事。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热爱 News Feed 与 Menu,正在努力让每天处理的信息量超过脂肪摄入量。

我们需要新的比喻、新的对话、新的一套符号来描绘这些公司是如何重新连接了我们的世界,以及我们又能如何应对。

查看全文 —— Marc DaCosta,数据技术公司 Enigma 联合创始人

电话已死,语音聊天才是未来。

查看全文 —— David Pierce,《连线》、《华尔街日报》作者

当公司以做到某些数额为目标时,他们就会做出很多在长期来看无益的事情。

查看全文 —— 沃伦·巴菲特

拼车是新的“领英”吗?

查看全文 —— Alyson Krueger,《纽约时报》作者

人对口味的偏爱是一种学习行为。经过培训,人可以喜欢新的食物。

查看全文 —— Madison Darbyshire,《金融时报》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