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乐视商业模式完全不同,不做平台做内容,这一块 BAT 谁都没有,BAT 都要来抢的。商业模式稍微一改就是赚钱的。

—— 融创董事会主席孙宏斌

大声

2017-09-04 11:43

乐视的故事在若干年后,可能是一个极好中国商业电影素材: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在经历了乐视急速扩张之后又快速衰落之后,乐视故事的高潮期已经落幕了,接下来的悬念就是,融创董事会主席孙宏斌接手的乐视上市体系能否在后贾跃亭时代活下去,以及贾跃亭什么时候回国?

前不久融创公告显示,公司从贾跃亭手中以 60.41 亿元收购了乐视网 1.71 亿股,从而取代贾跃亭,成为其第一大股东。收购完成后,融创旗下的天津嘉睿所占乐视网股份将达到 17.17%,超过贾跃亭,成为第一大股东;贾跃亭持股将降至 17.06%。至此,乐视网已经从贾跃亭时代,走向了孙宏斌时代。

目前来看,孙宏斌旗下的新乐视包括乐视网、乐视致新、乐视影业和乐视云。其中乐视网、乐视影业和乐视致新(约等于乐视的电视业务)都是相对成熟稳定的业务,乐视云也发展了有一段时间。相比于之前乐视的非上市业务,孙宏斌接手的新乐视算是乐视一堆烂摊子中相对好一些的。

(乐视影业投拍的《长城》成本 1.5 亿美元,票房不到 12 亿人民币)

摆在孙宏斌面前的问题是,他手下的新乐视(乐视上市体系)需要和乐视非上市体系进行切割,此前乐视的各种内部关联交易是乐视大败局的导火索之一。

另外的问题是,乐视体育不断丢失转播权,乐视手机售后已经瘫痪,加上乐视旗下各种业务出现了拖欠客户账款的情况,如今的乐视的品牌价值已经可是说是负值了。与品牌价值的萎缩同时进行的,是乐视业绩的大幅下滑,根据乐视网 2017 上半年报,乐视网营业总收入 55.79 亿元,同比锐减 44.56%;净亏损 6.37 亿元,而去年同期还是盈利 2.84 亿元。

即便情况如此糟糕,孙宏斌还是对他接手的新乐视表达了信心

新的乐视商业模式完全不同,不做平台做内容,这一块 BAT 谁都没有,BAT 都要来抢的。商业模式稍微一改就是赚钱的。

有消息称,孙宏斌一直在帮新乐视找钱,腾讯、阿里以及联想等业界领头羊都是乐视的潜在投资方。

相比于孙宏斌的相对乐观,乐视网 CEO 梁军显然要更为慎重一点:

由于遭遇负面消息,乐视会员、广告都受到影响,2017 年新乐视业绩目标需要延缓,但整体方向没有变。我们争取要在 2018 年(实现乐视业绩)打平,硬件微亏一点,互联网收入进行弥补。如果 2018 年顺利,硬件不亏损,那么新乐视的整体的盈利目标将很快实现。我认为在相当长的时间里,乐视都要做品牌修复。在接下来六个月,我将乐视的工作重心浓缩为四个字恢复生产 ,让业务能够恢复正常,品牌的修复还需要一段时间。

那么乐视经此一遭,你还会充乐视的会员,买乐视的电视吗?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命运的塑料大棚里,每棵被喷了过多农药的白菜心中,都曾经有一个成为无公害有机蔬菜的梦想。

我只能说明年的巴展(巴塞罗那 MWC 大会)我们还会有更厉害的技术,不只展示一些通过供应链等合作获得的一些能力

查看全文 —— OPPO 副总裁沈义人

Twitch 用户一般一天不会多次打开 app,但他们观看时间会更长。我觉得这是健康的。就像我会去看电影,一次花上两小时,但这不意味着我对电影上瘾了。

查看全文 —— Emmett Shear,Twitch CEO

苹果和像麦当劳这样的连锁餐饮业其实都陷在类似的问题中:它们的健康营收增长数据背后都藏着潜在的需求问题。

查看全文 —— Sarah Halzack,《彭博社》评论员

一直以来,大部分人都默认下一个比尔·盖茨将会和上一个比尔·盖茨很像。当社会预设科技人才是某种人的时候,这种刻板印象就会反向打击年轻女性和有色人种加入科技行业。

查看全文 —— 梅琳达·盖茨,盖茨基金会联合创始人

(语音营销)已不是从前的有趣实验,而是为未来准备的一项投资。这一切都是为了在未来五年里,保证自己的品牌能在用户进行语音搜索时依旧有影响力。

查看全文 —— Abbey Klaassen,360i 广告公司纽约负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