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你长大的童年玩具,居然 90 岁了!

商业

06-01 17:15

1932 年,一位名叫 Ole Kirk Kristiansen 的木匠,在丹麦比隆的一个小车间里开始制作木质玩具。

他为这家小小的公司起名为 LEGO,取自丹麦语「Leg Godt」的缩写,寓意「玩得快乐」。

Ole 大概未曾想过,90 年后的今天,小车间变成了一个拥有超过 2.4 万名员工、5 家工厂、30+ 个产品系列、销至全球 118 个国家和地区的「积木王国」。五颜六色的小颗粒,让小朋友大朋友通通爱不释手。

是的,那个陪你从小玩到大的乐高,已经 90 岁了。

从一只木头鸭子开始

为了庆祝 90 周年,乐高集团推出了一款「90 年玩乐历程」套装,浓缩了 15 款经典积木主题迷你版,其中大多都早已停产停售。

为了选出众望所归、更具代表性的主题积木,乐高集团甚至在 2021 年初就向粉丝发起投票,将投票结果用以参考。

这么情怀满满的套装,新玩家看了垂涎,老玩家看了泪目。玩物志自然是不能错过,必须好好把玩一番!

包装上有 1932 -2020 的年份标注,除了老玩家比较熟悉的黄色城堡、海盗系列黑海梭鱼号,也有近几年的幻影忍者系列,现在小朋友能买来 DIY 的菠萝笔筒等。这一盒,四舍五入就是乐高积木的编年史。

这只憨憨微笑的木头鸭子,是一切的起点。

▲ 魂穿 1932 的原版木头鸭子(不在套装里哦)

乐高集团虽然成立于 1932 年,但从木质玩具到积木颗粒的转变还经历了一段时间的摸索。直到 1946 年,Ole 买下第一台注塑制模机;1949 年,才做出第一块塑料积木,在当时被称为「自动结合积木」。

基于这些积木,Ole 的儿子 Godtfred 在后来开创了「乐高玩乐系统」,他认为模块化的积木数量越多,拼搭的可能性就越丰富——有数学家后来证实,简单的 6 块 2×4 积木颗粒,有足足超过 9.15 亿种拼法。

▲ 90 周年复刻版

1958 年,乐高积木颗粒的耦合系统获得专利,此后设计一直保持不变。这也意味着,今天你所买的乐高积木,跟 60 多年前生产的绝版,仍然可以咔嗒一声,完美兼容。

▲ 1966 推出的乐高电动火车,可以通过 4.5V 电池驱动

▲ 90 周年复刻版

对乐高集团来说,1978 年是一个相当重要的年份。这一年,Ole 的孙子 Kjeld 提出「系统性玩乐」的概念,乐高开始推出城堡系列、太空系列、城镇系列等主题。

▲ 1979 经典太空系列

▲ 90 周年飞船复刻版(左)

另外,玩乐高的粉丝朋友都知道,小人仔是场景中的灵魂存在。

同样在这一年,经过迭代的乐高小人仔,带着笑脸 &可活动的胳膊和腿首次亮相,带来更沉浸式的角色扮演体验。

自此,它可以是住在中世纪城堡里的骑士,也可以是乘坐飞船探索未知的宇航员,通过服装、发型和手上握持的道具更换,就能演出百变的味道。

▲ 1978 推出的城堡系列,小人仔有佩剑和坐骑,还带着微笑

有人曾问过任职 42 年的乐高设计师 Niels Milan Pedersen,最喜欢的乐高积木套装是什么,他回答称是 1989 年推出的海盗主题黑海梭鱼号。

▲ 90 周年黑海梭鱼号复刻版

因为加入了正反派分明的故事背景,这也是第一次,设计师终于可以放飞在乐高小人仔脸上画不同表情。海盗船长戴上了凶神恶煞的骷髅帽子和眼罩,手换成了钩子,并失去了一条腿;而其他的一些海盗也有着胡子浓密等邋遢效果。

「90 年玩乐历程」里的其他经典款也有亮点,比如 2001 年推出的生化战士系列,据称是 2000-2010 期间最畅销的乐高产品。

▲ 生化战士复刻版

哪个中二男孩没有过忍者梦?2013 年的幻影忍者系列,因为太受欢迎,后来改编成了一套 15 季的长寿动画片。

▲ 幻影忍者复刻版

而看起来粉嫩的好朋友系列,讲述的是 5 个女孩之间的生活和故事,打破男生才玩积木的刻板印象,帮助乐高集团超越旗下拥有芭比娃娃的美泰,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玩具公司之一。

▲ 2017 好朋友系列复刻版

90 年间乐高集团为大小朋友讲过的故事,开过的脑洞,不只在这个经典款云集的套装里。

建筑、艺术、机械、城市、电影 IP 联名……至今,不论男女老少,上至 104 岁下至 4 岁都能找到自己喜欢的乐高主题套装,享受拼搭积木时的专注和灵感迸溅。

不管几岁,创造万岁!

乐高集团认为,小小的积木颗粒可以激发想象力和创造力。而近 20 年他们应对电子屏幕危机的举措,也足称一句创意爆棚。

现在说起联名界的「老司机」,肯定少不了乐高的身影。

一方面,乐高集团自 1999 年起,跟《星球大战》《哈利波特》《蝙蝠侠》等多个 IP 保持合作热度,不断推出联名款塑料玩具。

▲ 乐高 x 超级马里奥

另一方面,乐高集团也将触角伸到游戏、电影和综艺,希望将乐高小人仔带到更多大众流行娱乐领域。比如在 2014 年跟华纳影业合作了《乐高大电影》;今年推出的《乐高星球大战:天行者传奇》游戏登顶销量榜;上月更是宣布要跟《堡垒之夜》开发商 Epic 合作,为儿童打造安全、有趣的元宇宙。

▲《乐高大电影》,大银幕上的乐高小人仔还有更多

当塑料砖块成为文化符号,乐高集团向时尚服装领域的跨界也显得顺理成章。

去年,乐高跟 Adidas 推出联名款运动鞋,将经典的三道杠换成了可以自由组合、每天不重样的乐高积木,让人大呼惊喜。在这之前,也跟 Levi’s 合作推出可玩味的牛仔裤和卫衣等。

此外,乐高集团也在教育领域和主题公园进行布局探索,对可持续、无障碍等议题积极响应……可以说,乐高不仅在鼓励大小朋友玩乐,自己也是抱着玩乐的心情,实现各种奇思妙想。

▲ 为视障儿童推出盲文积木

说到乐高看似源源不绝的创意,不得不提 1998 年的一件小事。

当年,乐高跟麻省理工学院合作推出 Mindstorms 系列,可用于开发可编程机器人。原本是面对儿童推出的产品,发布 3 个月内,却有上千名成年用户破解并入侵了它的代码,做出改造。

被震惊到的乐高有两种选择,一是竖起高墙,诉诸法律状告黑客;二是坦然接受,甚至以此为契机,开始跟用户之间的灵感交流。

作为乐高集团家族第三代传人的 Kjeld 选择了后者,他说:

我们应当是一家生产产品,来让人们发挥创意创作的公司。

▲ Kjeld 跟 Mindstorms 合影,截自纪录片《乐高积木世界》

这一次的碰撞打开了乐高集团的心态,设计师们从闭门造车,到向外汲取灵感,他们渐渐留意到还有更多乐高粉丝的想法在闪闪发光。

芝加哥建筑师 Adam Reed Tucker 就是这样的一个例子。

从 2006 年,他开始用乐高积木制作地标建筑模型,还原纽约帝国大厦等摩天大楼,给整个乐高社区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后来,乐高设计师跟 Adam 开展了深度合作,最终促成了乐高建筑系列的孵化和诞生。

▲ Adam 跟自己的乐高作品合影,图自 The Henry Ford

2008 年,乐高集团决定推出一个官方的粉丝创意平台 Lego Cuusoo(后来改名为 Lego Ideas)。

通过这个平台,乐高集团可以定期发布活动或比赛邀请粉丝参与(比如 90 周年纪念套装的投票),粉丝也可以上传自己的乐高作品。如果作品得到了足够多的投票,乐高就会进行内部讨论是否适合量产。

像最近发售的梵高《星月夜》,就来自中国香港一位学生闲暇时的搞作。

这种形式的交流,带着一种「梦想成真」的浪漫,让所有玩家都有机会成为乐高未来产品的设计师。

▲ 乐高设计师 Jamie Berard,一开始也只是扎堆在乐高成人粉丝(AFOLs)之间玩儿

2022 年《乐高玩乐报告》对全球 30 多个国家和地区、超过 5.5 万名家长和儿童进行调研,发现几乎所有家长都认为儿童通过玩乐增强了创造力(93%)、沟通能力(92%)、解决问题的能力(92%)和自信心(91%)。

玩乐带来的益处从来不限于孩子,全世界乐高爱好者们,都因这些小小的积木颗粒感受到了创作的快乐和自由。

《南方公园》联合创作者 Trey Parker 曾接受采访表示,乐高对他来说就像是一个树洞——天马行空地拼搭乐高积木固然很有创造性,但偶尔跟着说明书指导一步步拼砌,也非常治愈。

而对更多大朋友来说,对乐高积木的更多感情,大概是可以随时秒回童年。

放下学习和工作压力,忘掉房贷车贷婚嫁育儿等烦恼,专注在当下,被眼前五颜六色的积木颗粒迷得七荤八素,甚至废寝忘食,只为了快快拼完一套乐高,好跟朋友炫耀自己的玩具有多酷。

还有什么时刻,能比这更玩心大发,更童趣可爱?

有人曾问小朋友,怎么看待玩乐高玩具的成年人,回答称「不就是高个儿小屁孩嘛!」

我表示 100% 认同。

毕竟,能一直做孩子的话,谁想长大呢?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