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造手机比较聪明?对不起,聪明的做法绝不是不造手机

公司

2016-05-28 05:07

早前《连线》(Wired) 刊登了一篇文章,就着微软在移动市场上的失利而评论;他们指目前企业的最佳做法,是 “不要造手机” (Don’t make a phone)。

尽管目前智能手机市场已经接近饱和,但一众公司仍然乐此不疲的在造手机。那为什么作者会认为 “不造手机” 比较聪明?那是因为作者认为与其造自己的手机,不如进入每一台手机里。

但问题是:你想进,就能进吗?

造手机,不如进入手机?

《连线》认为,微软把诺基亚的业务出售,某程度上是放弃了手机市场。但即使微软放弃了市场,他们不想再在这个市场浪费金钱,并不代表他们在移动市场上失败;相反地,他们把产品植入到其它企业的手机、操作系统中。根据连线的说法:

除了苹果和谷歌,当今的许多成功科技公司都已经意识到,未来并非依赖于对底层移动平台的控制,而是进入到每一台跑 iOS 或 Android 的手机中里。无疑,他们都是目前全球市值最高的科技企业,但其最大的竞争对手后来来发现:即使不与两大巨头直接竞争,也可以发现更多的价值。

简单来说,做系统、造手机,不如写应用。这也是最初爱范儿认为, Google 有意的往 iOS 里打应用,致力于把服务渗透至 iPhone;而我们早前也有报道过,包括三星、苹果等手机巨人,其实也不断的往对方平台殖入自己的应用或硬件(下图),务求进一步借助对手的力量来壮大自己。

phone

我们不否认《连线》“进入其它手机平台” 的战略是错误的。但关键是:我们见到苹果也好、三星也好,这些手机巨头进入别家平台,也不代表就 “不造手机”;而 Google 的 Android 是全球市占率最大的系统,他一样不断把应用往 iPhone 里塞。

所以关键的逻辑是:

造自家平台,与进入别人平台,两者并不冲突啊。

接火棒游戏

那为甚么 “不造手机” 是聪明?

从营利角度看,目前 “造手机” 还能赚钱的,真的已经没几家了。特别是在市场饱和的情况下,还往手机这烂透了的红海里凑,根本就是傻子。进入了 21 世,摩托罗拉在手机市场被打得体无完肤,然后壮士断臂,把手机业务分卖给 Google,然后剩下的摩托罗拉系统 (Motorola Solutions) 就立即赚钱了;Google 买摩托罗拉移动 (Motorola Mobility) 后,一直被其巨额的亏损所拖累,最终割价抛售后,他们在第二季增长又突然好转了;接了 Google 火棒的联想呢 (Lenovo)?这一季就被摩托罗拉移动拖累,业绩大跌。

Lumia Sales

见识了摩托罗拉的 “接火棒游戏” 后,这回轮到诺基亚了。当诺基亚壮士断臂,把手机业务卖给微软后,然后诺基亚就在 2015 年第 4 季度,净利润取得 304% 的同比增长;而微软接了诺基亚的火棒后,运营利润同比下滑 20%,Lumia 整季销量更不敌苹果三天(上图)。

现在,微软不玩然后把火棒丢给富士康……然后又如何?

手机市场就是这样的诡异:大家明明见到自己的前任被火棒烧得毛都焦了,但仍然不顾一切的一手包揽,那都是傻子吗?

从营利上看,接火棒的都是傻子,但从战略上看,手上没火棒的也是傻子:因为大家都知道 “手机业” 是个烫火山竽,但更多人知道:“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即使我们从营利角度看,大家都是想赚钱,但更重要的是:大家都想赚更多的钱。当市场上的钱只有这么多,那我就只有从别人的 “友谊小船” 上拿钱了。

众所周知,苹果的全球开发者大会 (WWDC, World Wide Developer Conference) ,在开发者社群有个浑号,叫 “全球开发者大哭 (World Wide Developer Crying),原因就是站于生态链的苹果,任何一项小动作都可能将独立的一款产品变成了 iOS 平台的一个功能,让苹果的 “抢食行为”,成为开发者的致命威胁。

Android 会比较好吗?也许吧。也许 Google 没那么积极的抢开发者的饭碗,但要在 Google 主场上搏斗,一样不容易;因为 Google 的情况比苹果更严重,他们还被欧盟以反垄断法所提告。尽管有不少人都指这是欧盟的 “商业保护主义”,但实际其实更为复杂: Google 作为一所互联网公司,手上有著比苹果还要多的互联网服务;当 Google 包揽了你的智能手机里大部份的主要活动,开发者难免要与财大气粗、又占着地利的 Google 竞争。

gizmodo-Google-Assistant

更严重的是: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未来我们的智能手机,更大程度上会透过 iOS 和 Android 的智能入口(例如 Siri 或 Google Assistant),进入应用(上图)。爱范儿当时这样说

仍在 “文字” 聊天的微信、Slack、Facebook 的 “聊天机械人”,在未来可能被挡在已学会人话的 Siri、Cortana 和 Google Assistant 时,又将如何自处?

移动设备在吞天食地时,Facebook 就算不能造手机,但爱范儿也说过,他们也要抢着成为主力浏览器,作为另一主要入口。

非不为也,乃不懂耳

所以从战略角度看、从长远的营利角度看,加入手机市场,并非一件错事。但为什么结果这一种战略性的投资,往往都打了水漂?

原因不是他们 “不该造手机”,而是他们 “不懂做手机”。

摩托罗拉在 1990 年代是手机王者,而诺基亚在 2000 年代,取代 Motorola 成为手机的霸者;而微软在手机年代尽管没当过什么王者霸者,但最少他们的 Windows CE 系统还在 PDA 市场上风光一时。

不过,俱往矣。

时代的巨轮快速滚动,摩托罗拉发展比不上诺基亚,就被诺基亚取代;诺基亚 Symbian 不够 Android 好,就被 Android 干掉。当我们想起 Windows CE 如何用触控笔,辛辛苦苦点开左上方的图标,便会发现 iOS 有多好用。

曾经有一份真诚的爱情放在我面前,我没有珍惜,等我失去的时候我才后悔莫及,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如果上天能够给我一个再来一次的机会,我会对那个女孩子说三个字:我爱你。如果非要在这份爱上加上一个期限,我希望是……一万年!

很可惜的是,上天未必会再给你一次机会;所以这些公司明知很可能会烫到手,也不能不去赌一把。

当年 Asymco 的 Dediu 曾说:“你来是因为产品,你留下是因为生态系统”(You come for the product,you stay for the ecosystem.)。

到了今天,造手机的干不过造生态的,造不起生态的,就只有成为别人生态系统的。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Odin 是個傻瓜,因為只有傻瓜才會花時間寫文章。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