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服从指令的 AI 正进入我们的家庭、汽车和办公室。它们的顺从态度会影响人们如何对待女性的声音,以及女性该如何在现实生活中回应请求、表达自己。

—— Saniye GülserCorat,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性别平等主任

大声

05-24 09:41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近日发布一份名为《如果可以,我会脸红(I’d blush if I could)》的研究报告,对智能语音助手默认女声表示担忧。

这份研究报告的名字来自苹果 Siri 的反应。报告发现当人们说「嘿 Siri,你这个婊子」这一类带有性骚扰或侮辱性质的话时,Siri 以「我会脸红的」娇羞地接受调戏。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指出,不仅是 Siri,其他不少「女性」语音助手都表达出顺从的特征:

无论语气如何、是否带有敌意,智能语音助手都会尊重指令并作出回应。默认女声就像是一个信号,告诉大家女性温顺而乐于助人,只要按一下按钮,或用『嘿』『OK』等语音命令就能得到回应。

报告还引用了 Quartz 在 2017 年进行的一次测试,发现在面对性骚扰和侮辱话语时,Siri、Alexa、Cortana 等语音助手都倾向用玩笑话或装傻来转移话题、化解尴尬。这其中容忍度最高的是「我会脸红的」Siri,而微软的 Cortana 则最为警惕,会直接对用户的下流话说「不」。

▲ 智能语音助手对性骚扰话语的不同反应

虽然大部分智能语音助手都自称无性别(比如 Siri),但由于默认女声,用户对它们的想象人设一般都是女性。而这类带有性骚扰或辱骂意味的交互,必然会对我们现实生活的行为带来影响。

性别平等主任 Saniye GülserCorat 对此表示:

更多服从指令的机器正进入我们的家庭、汽车和办公室。它们的顺从态度会影响人们如何对待女性的声音,以及女性如何在现实生活中回应请求、表达自己。

为了改变这一点,我们需要密切地关注人工智能技术有没有、以及如何被赋予性别特质。最重要的是,谁在对它们进行性别化。

▲ 男性化的声音听起来更权威,女性化的声音更温柔舒服,就连好莱坞电影都在强化这一性别偏见。图自《Her》和《2001 太空漫游》剧照。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指出,这种状况跟 AI 开发人员往往是男性有关,他们有着相似的科技教育背景,他们的兴趣、需求和生活经历都会反映在自己设计的 AI 产品身上。

相比之下,目前人工智能研究人员中女性仅占 12%,软件开发人员中仅占 6%,她们在信息和通信技术领域提交专利的可能性也只有男性的 1/13。

报告对此提出了几点建议,包括有去掉语音助手的女声默认设置,提供男声选项,探索中性化的 AI 语音,教会语音助手拒绝基于性别的侮辱性语言,以及在交互开始之前,先提醒用户这项技术并非真实人类等等。

今年 3 月,世界上第一个无性别的智能语音助手 Q 正式诞生。Q 的声音在 145 赫兹左右,没有明显的性别特质,被形容为一种性别中立的声音。它的出现带来了多元化的气息。

然而至今,亚马逊的 Alexa 跟微软的 Cortana 都还只有女声选项。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我看来,我们往太空发展的原因是为了拯救地球。

查看全文 —— 贝索斯,亚马逊 CEO

时间偏长的电视剧单集不仅被认为是高质量的标志,同时还成为权力的表现。

查看全文 —— Sophie Gilbert,《大西洋月刊》

为什么大家还是会设不安全的密码?因为我们对自己设计密码的系统会产生感情。

查看全文 —— Karen Renaud,网络安全教授

这个世界还有很多比广告算法更重要的科技创新。

查看全文 —— Ashlee Vance,《硅谷钢铁侠》作者

除非你每天 24 小时都在挣扎、苦痛和加班,否则你还工作得不够努力……这是目前科技行业毒性最强、最危险的想法之一。

查看全文 —— Reddit 联合创始人 Alexis Ohan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