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看好华为人创业,尤其是在华为工作不到 6 年员工。

—— 朱波

大声

2013-01-30 10:20

“南朱北李”,朱波是划江而治的南方创投圈大佬。

这是朱波前几天发的一条微博,甚感意味丰富,于是作了一番考证。

由于通信技术和资金壁垒高,大多华为人创业都从事非通信制造。我最近看了很多华为人创业项目,感觉如下:1.基层华为员工创业务实、技术能力强;2.管理层出来创业爱讲愿景、冲劲足;3.市场感觉好,用户体验弱;4.2B的业务拓展能力强,2C的经验缺乏。我很看好华为人创业,尤其是在华为工作不到6年员工。

六年之痒,没有华为工作经历的人难以理解,一如该微博下方的几十条评论一样。

我同样是困惑者。求证的结果是:

华为不与员工签订终身合同,每过 6 年至 8 年会将员工“辞退”,重新签订合同。在“辞退”的同时,员工会像正常辞退一样,获得一笔可观的补偿金。补偿金十万、百万、千万不等,视员工岗位而定。经过这一流程后,愿意留下的员工,继续与华为签订 6-8 年合同,但他需要重新换工号。这一规定即使高层也概莫能外。

工号制度,是任正非能给予忠心干将的最高荣誉。这一制度下,李一男的工号变更就很惹眼:在 1993 年加入华为的时候,李一男 23 岁,工号在 1000 以内;2006 年其所创办的港湾网络被华为收购之后回归华为,工号变成 59056。——目前悄然回归华为的“二号首长”郑宝用不知是否也要变更当初的“2”号工号。

李一男 2000 年离开华为的时候,从华为股权结算和分红中获得价值 1000 多万元的设备,当年创办港湾网络。这一时间,距离李一男加入华为是七年时间。

回到朱波的话,虽然特指华为激励制度下使人丧失进取的勇气,但放之四海,每位在职场待久了的人何尝不是在创业道路面前容易踟蹰呢?难怪人们说创业要趁早,在正规公司浸淫两三年,时机刚刚好。

你是不是这样的创业者?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热爱设备,对数据敏感,崇尚新闻专业主义。致力于90度栏目建设。

如果能将已经的技术融入现在,解决当下的挑战,那这些从回顾中找到的方法也能和新鲜的科技一样具有颠覆性。

查看全文 —— David Sax,《The Revenge of Analog》作者

在移动设备优先的大环境下,国内互联网公司的内容消费衍生出了多种新的商业模式,它们不仅带来了多样化的营收,还让用户能够更好、更灵活地做出购买决定。

查看全文 —— 硅谷风投公司 A16Z

我只能说明年的巴展(巴塞罗那 MWC 大会)我们还会有更厉害的技术,不只展示一些通过供应链等合作获得的一些能力

查看全文 —— OPPO 副总裁沈义人

Twitch 用户一般一天不会多次打开 app,但他们观看时间会更长。我觉得这是健康的。就像我会去看电影,一次花上两小时,但这不意味着我对电影上瘾了。

查看全文 —— Emmett Shear,Twitch CEO

苹果和像麦当劳这样的连锁餐饮业其实都陷在类似的问题中:它们的健康营收增长数据背后都藏着潜在的需求问题。

查看全文 —— Sarah Halzack,《彭博社》评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