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马卡龙玩图》主创:三千万人都在用,他们如何打造最好玩的抠图 App?

AppSo

06-04 15:06

WWDC 2019 已经拉开序幕,对苹果而言,每年的 WWDC 大会不仅是它一次对过去 12 个月所做工作的阶段性展示,更暗藏了该公司对未来数年战略走向的思考。

在这场大会上,全球各地的开发者以技术探讨为轴汇聚一堂——既有 500 强企业的技术团队,也有创业公司的核心骨干,甚至还有前程似锦学生开发者们。

AppSo 将在 WWDC 大会的第一线与他们进行交流,为大家带来不为人知的 WWDC 台前幕后故事。

《马卡龙玩图》曾获苹果「2018 年优秀本土 app」奖项,这是一款利用 AI 技术的修图工具。

《马卡龙玩图》处理图像中的人物和背景的时间仅有几秒,在识别后,应用会自动用彩色泡泡标记出来,点一下,就可以把人物抠出来,效果也比较出色。点击这里,查看我们之前对这款修图工具的详细测评。

在 WWDC 2019 开幕之际,AppSo 请来了《马卡龙玩图》的创始人蔡天懿,他已经身处 WWDC 发布会所在地,就让他和大家聊聊这款 app 的幕后故事,以及对 WWDC 的期许 。

认识蔡天懿

我是 Versa 的创始人和 CEO,蔡天懿。Versa 是一家人工智能公司,最主要的产品是一款图片视频处理 app《马卡龙玩图》。

马卡龙玩图》上线短短 8 个月,获得了全球近 4000 万用户。我们也荣幸在 2018 年被苹果官方评为中国区年度最佳 app。在公司短短的两年的发展历程中,我们获得了真格,红杉,腾讯的投资,同时也得到了苹果大量的帮助。

作为《马卡龙玩图》的创始人,第一次参与 WWDC, 你有何感想?

WWDC 是乔布斯改变世界最重要的舞台之一,所以对于每一个乔布斯的粉丝来说,这个舞台意义非凡。曾经我无数个夜晚不睡觉,等直播,看直播,而这一次能够亲历其中,对我来说真的十分激动。

哪一届 WWDC 最让你印象深刻,为什么?

在我观看过的印象最深的,是 2010 年发布 iPhone 4 的那届 WWDC

当年发布的 iPhone 4 是一款领先整个行业接近 5 年的手机,从外观,功能,OS 都远超了所有竞争对手。整个发布会像是一场电影,每隔几分钟,就会有一个亮点,让人完全沉浸在了震撼感中。

▲ 图片来自:Seeking Alpha

在往届的 WWDC 上,苹果带来的哪些新产品、新功能,给你最大的触动?

2017 年发布的 CoreML,对我们一个 toC 的 AI 公司来说意义重大。

曾经大量的 AI 运算都需要云端 GPU 的支持,即使是阿里云,亚马逊这样的云服务巨头,提供的服务也不太成熟,而且价格又十分昂贵。

CoreML 的出现,允许我们把自研的 AI 模型运行到 iPhone 上去,解决了三个巨大的问题:

  1. 解锁了新场景:云端处理不可能支持实时场景,但是 CoreML 让实时转化有了可能
  2. 使用最好的模型:曾经为了让普通的手机 CPU 能够跑起来,使用的 AI 模型基本都是非常差的,效果非常不好。有了 CoreML 以后,我们可以将我们最好的模型和效果带给 iOS 用户
  3. 更便宜:当模型运转在手机端上后,我们就不需要部署云端服务器了,节省了大量开支。

在这届 WWDC 上,最希望看到苹果带来什么?

站在个人的角度上来说,我非常期待苹果能有自己的 AR 眼镜。很有可能在不久的将来,苹果就会带来这样一款未来设备。

站在行业的角度来看,我期待的是苹果让 iPad 变成工作主力设备的进一步进展,我认为苹果一直以来将此视为 iOS 更新的一个方向,而在刚刚,苹果也证实了这一点。

▲ 图片来自:quanna

我们能看到苹果在 Mac 和 iPad 上扶持的 app,最先都是图片编辑、视频编辑类的。这是苹果在生产力方向的第一个切入点,之后苹果应该会把一些工作站的东西加进去,比如更好的 Word、Excel、PowerPoint 等。

我期待 Mac 和 iPhone、iPad 可以互通,这样一来两边的生态都可以更好。举个例子来看,当一个人出去开会,很多人还是选择电脑而不是 iPad,但在今后,出门携带的可能就要变成一款平板了。

▲ 图片来自:applebytecrunch

我还非常期待和 ARkit 和 CoreML 有关的内容。

CoreML 对我们公司的改变是非常大的,它允许定制型的模型在手机上运行。

有个趋势是明显的——未来所有的算例不能只在云端。而如何使用好这些算例和在这些算例上开发出更好的产品,这就是 ARkit 和 CoreML 的使命。

在每届的 WWDC 上,我们都能看到它们在更进一步,在这一届,我期望能看到更开放的 CoreML,以及更多默认功能的 ARkit。

我还期望所有的 AI 应用更偏傻瓜化一些。有很多和我们一样的 AI 公司希望用 CoreML 去做一些事情,而我们作为一个很不错的公司,用非常顶尖的工具去做,有时候仍然很难。如果 CoreML 会让一些应用更平民化,会让 AI 更好用,类似于去调用一条 API,SDK 就可以去完成,应用性则会更强。

你觉得《马卡龙玩图》最大的使命是什么

 Versa,我们有且只有一个使命:为创作者赋能。这是一个长久并且持续发展的使命。

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随着 AI 时代的全面到来,人类再也不需要去做重复性的工作 ,大量的工作将被 AI 代替。

而人类在剩下的大量时间理会做两件事:创造内容和消费内容。人们会看电影、电视,玩游戏,消费内容很容易,但制作内容,对于现在的我们来说仍然太难了。不仅仅需要有感知美和表达美的能力,还需要掌握大量的专业技能。

我们想做的,就是用最先进的 AI 技术和最棒的产品体验,降低所有人的创作门槛,解放人的创造力。赋能创作者,让机器去做机器擅长的事 ——Execution;让人去做人擅长做的事 ——Love and Passion

 Versa,我们正在坚守着这样的使命,通过我们的产品、技术和价值观,一点一点地改变着这个世界。

《马卡龙玩图》,就是在这个使命驱使下,做出来的产品。

开发过程中遇到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找到创新和市场的平衡点,产品创新不能走的太快让用户看不懂,也不能走得太慢失去了先发优势。

用户对这款产品的反馈怎么样,可以分享一些有趣的故事吗?

《马卡龙玩图》最大的用户群体一直是高中生,大学生,那些有创作诉求,但是没有创作能力的人。但是随着用户规模的扩大,我们一直在发现新的用户群体的诞生。最近还多了一个特殊的新群体——广场舞阿姨。

有一天运营总监来告诉我,她说:「老板,我们现在有个问题,我们的产品不酷了。我们从后台发现有 7%-8% 的广场舞阿姨,非常热衷于使用我们的产品。但是他们发的图片跟年轻人发的图片风格有些格格不入。」

她给我看了张图片,一位广场舞阿姨,扭动着身姿,把自己从画面中抠出来,P 到了一个荷花池上。我看了以后,不仅没有不开心,反倒是 pleasantly surprised

对我来说,广场舞阿姨是什么样的人?其实就是我们的妈妈。我们妈妈曾经有没有能力将自己 P 到荷花池上,她们没有。今天他们使用 《马卡龙玩图》这款产品通过我们的人景分离技术就可以轻易的完成这样一件事情。这就是为创作者赋能。

我们产品的期望就是,无论人群,帮助更多的人。在创作的道路上,让更多的人从「不能」 变成「能」

如何让用户更喜欢你的产品,这种亲切感是如何建立的 ?

有的产品是不希望建立亲切感的,有些是希望建立专业性,有些是希望建立高冷感、逼格,所以说亲切感是分客户群的。

在做 《马卡龙玩图》的时候,我们从三点出发去亲近用户。

第一点是我们的 IP,它的名字就叫马卡龙,双头龙的形象。我们希望将它往 IP 的形式做,它可能是 LOGO、开屏动画、404 页面,之后还会有更多内容。

从做 IP 的经验来看,一个「对不起,页面不能显示」和放上我们的 IP——一个蹲在墙角哭的吉祥物相比,后者会让用户原谅你一点点。

第二点永远是细节,要达到用户的预期并超过用户的预期。

首先要给用户预期,预设读者下一步需要做什么事情。有些时候用户得到的和产品的预设是不一样,我们会提前会预判用户希望看到什么,绝不希望在我们的产品里出现和用户预设不一样的功能。

另一个方面,是在用户不可期的地方给一点小惊喜,永远不要去低估用户的预期。比如说,有很多的公司设置下拉页面,在下面页面往下多拉一点就变成「二楼」。

这些是预期以外的,而大量的产品可能低一点都没有用好。我们期望把这两点都做好。希望给用户的感觉是「哇,这个产品好懂我啊!」「非常棒,做得很贴心。」这个时候我们觉得亲切感就达到了。

▲ 图片来自:quora

第三点是功能对用户有用。我们希望用户在想到修图有关的事情时,第一时间反应到的是我们的产品。

如果用户想要抠图,想要 P 图,想要以假乱真,想要将路人去除,这些事情其他工具做不了,但 《马卡龙玩图》能做。目前来看,能清晰传达产品给用户带来的价值,这就是我们会去做的事情。

而在一个更长的时间里,我们希望它可以颠覆 Photoshop 等创作工具。《马卡龙玩图》虽然才上线八个月,得到了用户的青睐,但这只是代表着它有一个好的开始,并不代表它已经是一个完整的创作者工具了。

用有意思的 IP 亲近用户,用不完完善的能力去帮用户解决更多抠图的难题,做出他们想要的效果。希望《马卡龙玩图》会做得越来越好。

你觉得目前 App 市场还存在哪些机遇和挑战?

在当下,消费内容非常重要。所有的消费内容平台,比如腾讯、抖音、迪士尼、奈飞,内容增长非常快。不过,普通人创作的能力非常低下,大概只有 0.1% 是适合被消费,99.99% 的内容完全不值得被消费。好的内容,本质上来说是非常少的。

在八年以前,大家觉得美颜是一件很难的事情,但现在是很简单的事情。更遥远来看,一百年前照片甚至都是只有皇宫贵族才能享受的待遇,但现在就不同了。

只是,今天有创作能力的人,约等于会使用 Adobe 、PhotoShop 的工作战士。我们希望将创作能力赋予普通人,用最好的 AI 技术、最棒的产品体验去降低创作门槛,解放创作门槛,所以就有了《马卡龙玩图》。就让它去降低创作门槛,同时产出更棒的内容,迎接市场的挑战。

▲ 图片来自:linkedin

如何判断自己的长处与行业大势的结合点?

上线前,我们会设想一些功能可能会帮助到创作者,在上线这项功能后,我们会再看什么功能是受欢迎的,什么是不受欢迎的。

比如,我们会以次日、次月、六月、次周、六周等时间周期去评估产品的功能。也会看用户使用 A 功能,没有使用 B 功能的流程是怎么改变。以及用户的分层,每个用户对不同的功能有不同的喜好。有了这些数据,我们会得到一个以流程为主的最优解。

上线后我们会去看数据。《马卡龙玩图》上线八个月以来,有一群用户这群用户几乎每天都会使用它完成日常生活中的修图,这群核心用户提供了不少建议。目前,《马卡龙玩图》每天都有两三百条反馈,不用我们主动去收集,这些反馈就会自然出现在我们面前。

在收集数据的过程中,我们最早其实没有想到高中生和大学生是我们的主要用户。最早先是有一批追星族,他们非常喜欢把自己和明星 P 在一起。我们发现,他们会希望 P 出来的图能更有真实感,所以我们用 AI 技术让他们修图更方便、效果出来后更自然,这样一来,产品的保留率也得到了提升。

《马卡龙玩图》积累了近四千万的用户,被苹果评为年度最佳的 app 之一。这些成就也会让我们坚定,一直以来的方法是正确的。

平时你获得灵感的方式都有哪些呢?

打游戏和旅游。我会不断地下载 app,所以手机里有很多 app。我玩过游戏不少,但喜欢不费时间的游戏,比如 iPhone 上的小众游戏、《炉石传说》、《全面战争:三国》、《战锤幻想》、《Pokémon GO》等等。

我比较喜欢 iPhone 上的《Florence》这款小游戏,感觉上比较像放电影。

工作中,哪些是你常用到的硬件 / 软件?

工作环境基本用 MacBook Pro,回家会用到 iPad 。

我另外有一台自己组装的配置蛮好的台式机。主要是用来玩游戏。

能不能和我们分享一下你的手机首屏,看看你的常用 App

关于 A Talk

产品(Product),是用来满足人们需求和欲望的物体或无形的载体。

AppSo 报道过无数的好产品,但好产品究竟从何而来?AppSo 希望让产品背后的人,和你聊聊产品幕后的事。

于是,访谈栏目 A Talk 应运而生,关乎产品、关乎运营、关乎创作。

如果你也想加入 A Talk,与 AppSo 百万读者分享你的产品经验,请在 AppSo 微信公众号回复【开发者】,了解更多详情。

往期回顾:

专访陈星汉:为什么要花七年,做一个免费游戏?

专访腾讯天美工作室:看不见也能玩的游戏,为什么能让玩家泪流满面?

专访周楷雯:如果我坚持 10 年,能做到多极致

专访徐五四:回顾十年开发经验,这位十项全能的独立开发者说了些什么?

专访承槐:传文件又快又好还免费,这为什么是一笔好生意?

专访王妙一:真诚做游戏,一个人也开心

专访 Sorted 主创:把一半时间放用户身上,做高效的时间管理工具

专访 MiniHour 开发者李世超:好的产品一定是有温度的

一个专题看完苹果发布会新品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