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 WWDC 奖学金获得者翁培钧:从全球作品中突围,他只用了十天

AppSo

06-06 18:30

WWDC 2019 已经拉开序幕,对苹果而言,每年的 WWDC 大会不仅是它一次对过去 12 个月所做工作的阶段性展示,更暗藏了该公司对未来数年战略走向的思考。

在这场大会上,全球各地的开发者以技术探讨为轴汇聚一堂 —— 既有 500 强企业的技术团队,也有创业公司的核心骨干,甚至还有前程似锦学生开发者们。

AppSo 将在 WWDC 大会的第一线与他们进行交流,为大家带来不为人知的 WWDC 台前幕后故事。

在今年的 WWDC 2019 奖学金颁发现场,获奖者翁培钧在台上发表了演讲。

他是北京信息科技大学软件工程专业的一名学生,在本次获奖的作品中,他利用 Apple 的 UIKit,在短短时间内开发出了一款展现黎族文化的游戏。目前他打算把这个获奖作品中所展示的内容进行进一步深化及开发,完整地向大家展示黎族文化,介绍他美丽的家乡。

认识翁培钧

翁培钧(pjhubs.com),北京信息科技大学软件工程专业大四学生,热衷于 Apple 生态圈开发,是一名开源爱好者,Vary iOS 开发组成员。信奉:优秀的人遵守规则,顶尖的人创造规则。

着手开发第一款 App,当时的契机是什么?

Vary 是当时我在上课时,在知乎上刷到了 Vary 开发者 Dandy 发的内测邀请宣传,看完文章后我热血沸腾,设计很棒!立马申请加入 TestFlight 版本进行试用。

我一直「玩」这款 app 直到下课,彻底被 Vary 的交互折服了。到去年八月份期间,我也一直在给 Dandy bugbug 报得多了,估计 Dandy 也很烦,直接让我加入 Vary 的开发,当时把我开心坏了。

一句话介绍一下 Vary

重量级创作工具,轻量级社交网络。

开发过程中遇到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Vary 本身从零到现在经历的开发同学较多,同时也因为是独立开发者作品,代码风格和流程都没有进行统一,导致进行最新版本的「自动保存」功能的迭代时纠结好久,比如涉及到的相关代码模块到底是删掉重写,还是继续优化。

如何获得自己不擅长的资源?

我之前就是一个不懂得如何拓展资源的人,尤其是在大一时刚来大学,一开始很难融入学校氛围,导致一直都没有找到自己喜欢的东西去做。

在接下里的那段时间中,我不断的去逼自己开口与更多优秀的学长学姐甚至活跃在技术圈里的博主沟通,慢慢的我从他们身上学到了很多,也慢慢的养成了对待自己的喜欢的事情,感兴趣的事情时要经常逼自己一把,去完成一些看似不可能的事情。

Vary 的长线规划是什么

Vary 毕竟还是个独立开发者作品,跟 Dandy 聊了很多次他都向我表露出我们不要去为了变现或者盲目拓展用户而去做一些缺乏长期效益的事情,但是最近几个月里用户数在慢慢的爬升,Vary 的各种资源消耗带来的维护成本比以往上涨了很多,导致现在转为了收费。

在未来我还会参与 Vary 的维护,还是会在自己的业余时间去完成,因为自己每天都在用,其实也就是想做一个自己给自己用得舒心的 app

目前,Vary 已经有不少完善的功能。比如,可以根据用户选择的图片个数来触发「排版引擎」,生成不同排版风格的布局。在文字模块中可以对文字进行大小和字体的选择,并且自动布局模式非常讨喜。

Vary 还提供了视频、音频和位置的记录,组合近乎无限的模块。

Vary 的开发团队依然会保持「短小精悍」的风格,每增加一个新功能都会进行充分的讨论,在尽量保证基本可用的情况下让用户体验到「重量级创作工具」带来的强大。

同时 Vary 围绕着「私密社交」进行展开,通过许多用户的反馈中得知,大多数用户都是使用 Vary 进行总结类创作,后续会继续围绕「私密社交」进行拓展。

用户对 Vary 的反馈怎么样

我个人感觉如果你性格是个 open 一些的人,可能并不会喜欢 Vary,但如果你对这个社会这个世界有很多想要去表达的地方,我相信你会很喜欢它的,它会如树洞般承载你的一切。

我身边的同学我找了很久几乎遇到一个正儿八经的去使用 Vary,但有一天我发现居然有一位同学每周都在拿 Vary 做她的 GRE 学习总结,而且还是巨长的长图,而且还很认真的进行了使用反馈。

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真正想把一件事情做好后,看着用户满意的使用,产生了巨大的满足感。

你是如何兼顾学习和开发工作?

在我大二下学期之前,我的重心都还是在学校,基本上就是跟着学校的安排去走,做一些自己喜欢的 app 只能通过课余时间争分夺秒的去完成,但从大二下学期开始,我似乎明白了一些问题,开始跟学校「摊牌」,基本上变成了在有不错的想法时,全身心投入,不管其它任何事情。

其实我的学业并不好,我无法在当前知识不知道能够用来做什么的前提下全身心的投入它,但如果在做某一件事情时需要用到某一块知识,我会用尽一切办法彻底搞懂它。

我一般会把几乎所有的课余时间通过使用「最简可行性产品」的流程,去实现一些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在我的 github 可以看到一些相关的 MVP 作品。

获得 WWDC 奖学金,对你产生了哪些影响?

当我在那天早上知道拿到 WWDC 奖学金时,真的直接从床上跳了起来!

WWDC 奖学金是我去年才知道有这么一件事情,跟着去年的奖学金得主们的微博逛了一圈,我当时立马给自己下定了决心我一定要在大学的最后一年去一次 WWDC。

虽然很快就被打脸了,刚好遇到秋招,各种 offer 弄得我「军心涣散」,在大学的最后一年去一次 WWDC 也慢慢被遗忘了。但在今年三月十五时又刷到了今年 WWDC 奖学金开发申请的消息时,我的心情又激动了起来。

在接下来的十天时,我几乎是废寝忘食的状态去完成奖学金项目,因为白天还要去实习,只有晚上的时间才能继续开发,从产品设计到逻辑实现再到最终的文档撰写全都是从零开始,做到后面只想睡觉了。

考虑到 Apple 这些年在人文环境上做的事情后,我做的是一件与家乡有关的作品,也算是圆了最初的梦想,为家乡贡献一份自己的力量。

我的 Playground 作品和「黎锦」有关,是一款拼图小游戏,有着三千年历史的「黎族文化」在其中得到了展现。玩家可以在第一个模块中根据游戏提示完成拼图,看到黎族的守护神之一「大力神」,在第二个部分中玩家可以使用我从黎锦中抽离重绘的一些图腾,动手完成自己的黎锦。

▲ Playground 作品——和「黎锦」有关的拼图小游戏

在完成 Playground 作品的过程中,我有好几次想要放弃的冲动,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从零开始做一个功能完整的作品真的很难,不过最后自己还算坚持下来了,最终提交作品后眼睛闭上立马就睡着了……

收到入选消息的当天,我从早上 6 点开始盯着手机,7 点 15 分时候终于收到了成功入选的邮件,当时直接从床上跳了起来!如果不是因为舍友们还在睡觉,真想大喊一声:「我做到了」!

拿到 WWDC 奖学金后,我开始慢慢的对自己又有了一些不同的看法,我可以去尝试的做更多之前看上去似乎是不可能的事情,这也让我锻炼出了「自我探索」的能力。

WWDC 和你之前了解到的有什么不同呢?

第一次知道 WWDC 是大一时和社团的两位学长在实验室吃着肯德基熬夜看着 Keynote,当时我只知道 WWDC 是苹果全球开发者的一个技术盛会,但当我真正的来到加州圣何塞后,我才发现原来大家口中所说的「朝圣之旅」是这么一回事!

在这几天的时间中我完全被 Apple 的热情击倒了,重新让我对「热情」进行了定义。

你觉得 WWDC 和其他技术大会相比有哪些不同?

在大学之前我其实是个 Android 党,所以会经常关注 Google 发布的活动,尤其是 GDG 北京发布的相关活动。

我有参加过几次 GDGGoogle 女性开发者节等,这些活动给我的感受是技术氛围更浓厚。但在对人文的关注上,很难给到人一种「回家」的感觉。

从学生到开发者的转变,对你的影响是什么?

从学生到开发者的转变,我觉得转变最大的是对自己的定位不同了。

在学生时代时很多时候我们关注的事情是「做完」一件事,但到开发者后,大部分时间会去关注「做好」一件事,因为这件事情的每一次改动很有可能都会引发用户对产品的积极或者消极的印象。换句话说,就是成为开发者后再也不能随意的从个人角度出发,要多做一些有价值的事情。

我认为开发者和学生并没有任何冲突,在今年的 WWDC 上我又见到了 Yuma,今年是他来的第三次 WWDC 了,没记错的话今年他应该 12 岁,2017 年的时候看到新闻说他是 WWDC 最小的参会者,当时我就注意到他。

▲ 左:翁培钧 右:Yuma

WWDC 有哪些期待?

今年的 WWDC 希望 Apple 能够提供更多的设备硬件处理能力吧(虽然知道肯定想也没用)。

因为之前在准备做一个「人身安全小工具」,但很多想法因为 API 不支持某些设备硬件的调用导致现在一直在停滞中。

最喜欢 WWDC 的哪个环节?原因是什么呢?

Lab

Apple  Engineer 非常不错,刚开始时我因为怕表达不清楚自己想要说的东西,导致错失了很多与 Engineer 讨论的机会,但实际上拿着 app 去咨询,相信 Engineer 一定知道你在说什么~

 Engineer 的讨论这实际上隐含着一个很重要的因素,Engineer 能够从他的角度出发,帮你过渡到 Apple app 大致的要求和推进的做法是什么,而且重点是非常有可能会因此而被推荐上 App Store 首页。

可以聊聊比较欣赏的名人 / 开发者吗?

其实我对所有的独立开发者都很欣赏,尤其是「图拉鼎」这样的「纯」独立开发者,很羡慕他们的热情。

但实际上说到最佩服的人,我还是比较佩服我自己(并不是自夸)。了解我的同学都知道,大一时候,我真的很自卑,这种自卑来源于目标的缺失,不知道自己到底要走向何方,为何而来。

但我用骑行逛完大半个北京城的方式对自己进行调节,也在过程中进行思考,一段时间后,我便慢慢的找到了自己喜欢的东西,目前正在迈向「自我实现」的道路上。

最近在玩的一款游戏是什么

我最近玩《暗黑 3》。只要我在某一段时间中缺失了目标,缺失了前进的动力,我就会打开《暗黑 3》,刷几把小米和大米,刷着刷着就产生了一种厌恶感:「我为什么要花两个小时的时间来玩这个游戏?通过无限的刷刷刷我得到了什么呢?」

慢慢的就陷入了怀疑当中,最后就会觉得这过去的两个小时完全浪费掉了,对不起自己对不起父母哈哈哈。

最后也就重新充满了鸡血,前进的动力也就回来了😅

能不能和我们分享一下你的手机首屏,看看你的常用 App

我使用 iOS 自带的「提醒事项」 app 做日常管理,使用 trello 做长期的 todo,经常会看一看「掘金」和「开发者头条」,使用 PPHub 浏览 GitHub。

有时间的时候偶尔使用《懒饭》来学习做新菜。

套壳图生成使用 OneScreen ,长截图使用 Picsew ,重度使用 Vary 来记录日常,用《播客》来听《ggtalk》,看到不错的文章直接丢进 Pocket 里收藏。

关于 A Talk

产品(Product),是用来满足人们需求和欲望的物体或无形的载体。

AppSo 报道过无数的好产品,但好产品究竟从何而来?AppSo 希望让产品背后的人,和你聊聊产品幕后的事。

于是,访谈栏目 A Talk 应运而生,关乎产品、关乎运营、关乎创作。

如果你也想加入 A Talk,与 AppSo 百万读者分享你的产品经验,请在 AppSo 微信公众号回复【开发者】,了解更多详情。

往期回顾:

专访《马卡龙玩图》主创:三千万人都在用,他们如何打造最好玩的抠图 App?

专访陈星汉:为什么要花七年,做一个免费游戏?

专访腾讯天美工作室:看不见也能玩的游戏,为什么能让玩家泪流满面?

专访周楷雯:如果我坚持 10 年,能做到多极致

专访徐五四:回顾十年开发经验,这位十项全能的独立开发者说了些什么?

专访承槐:传文件又快又好还免费,这为什么是一笔好生意?

专访王妙一:真诚做游戏,一个人也开心

专访 Sorted 主创:把一半时间放用户身上,做高效的时间管理工具

专访 MiniHour 开发者李世超:好的产品一定是有温度的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