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务正业」的 Elon Musk 开了一所小学,人工智能是必修课

公司

06-28 17:19

对美国加州的 SpaceX 总部而言,今天又是忙碌的一天。机器臂在生产线上来回晃动,5000 多个员工正为探索火星的紧张日程奔走准备。

不远处,一群小科学家也在埋头研究人工智能、代码编程和火焰喷射器。他们的平均年龄只有 10 岁,就读于一所名叫 Ad Astra 的学校。这些是他们的日常课程。

学校的创始人,正是 SpaceX 的老板 Elon Musk。

「我们让孩子动手去拆发动机」

Ad Astra 的名字来自拉丁语,意思是「to the stars」,通往星星。听起来就很有马斯克身上的浪漫主义理工男气质。

2014 年,因为不满意传统的教学模式,马斯克为他的 5 个儿子创办了这所学校。到现在,这里大约有 40 名学生,其中一半是 SpaceX 的员工子女。

▲ 图自搜狐

马斯克的 5 个儿子原本就读于南加州的米尔曼学校(The Mirman School),那里只招收智商 138 以上的学生,被称为「天才摇篮」。

虽然声称要培养天才儿童的无限潜力,但在马斯克看来,米尔曼学校的教育方式依然死板固化。这一点让他非常不满意。

在 2015 年接受《杨澜访谈录》节目采访时,马斯克这么解释说:

▲ 截图自《杨澜访谈录》

在跟孩子们讲解机器如何运转的时候,传统的教学方式可能会拿着螺丝刀和扳手,一个个介绍注意事项。而我们,会直接让孩子动手去拆发动机。

如马斯克所愿,Ad Astra 确实拆掉了许多传统教育体系的框框条条。

这里不以年级区分,7 到 14 岁的孩子混在一起上课,按能力和兴趣来提供个性化的学习内容

这里也不发成绩单,不以分数或等级来判定学生。你可以任性地跳过自己不喜欢的课程。而且每年一换的课程内容,接近一半都是由学生来定的。

▲ 图自 Pinterest

Ad Astra 向美国国税局提供的一份公开文件显示,一种叫「项目式学习」(Project-based learning)的教育方法贯穿其中。

就像马斯克说的「动手拆发动机」一样,这种方法给学生抛出议题,然后引导他们去主动探索研究。跟坐在教室里被动接收知识相比,它更好地提高了学生的兴趣和参与度。

▲ High Tech High 学校,被称为「项目式学习鼻祖学校」

「克隆」马斯克

毫不夸张地说,这所学校的课程内容就是冲着「克隆」马斯克来设置的。

Ad Astra 更看重科学、数学、工程学和伦理学。换句话说,大概就是「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

在这里,体育和音乐课是不存在的;而外语他们也不教,因为马斯克认为实时翻译会是未来大势,没必要为此浪费时间。

最基础的课程之一是计算机科学。虽然年纪轻轻,但孩子们已经在学习用 Scheme,Swift 和 Scratch 等编程语言写代码。而人工智能也是课上最常讨论的话题。

马斯克的期待还不止于此。Ad Astra 的一个课程项目「A-Frame」,非常鼓励孩子们动手搞事情。他们可以变身「疯狂科学家」,捣鼓气象气球或是战斗机器人,甚至可以大胆玩起火焰喷射器和电磁脉冲。

只要别把学校毁掉就好。校长 Joshua Dahn 笑着说

除了对科学和技术的热衷,Ad Astra 还有很浓厚的创业孵化器氛围

这里每年会举办 3 次大型的创意市集活动,鼓励孩子们脑洞大开尝试创业。他们还有一种虚拟货币 Astra,供孩子们用来模拟做生意。

有的孩子手制曲奇,让大家在网上订购;也有的孩子帮别人建网站。他们学到的所有技能都可以用来赚钱。

▲ 图自 time.com

商业头脑之外,思辨能力更重要。在「Geneva」项目中,孩子们会被引导讨论一些伦理道德相关的问题

  • 如果要给教师、消防员、军队、市长和警察发工资,你会怎么分配金额?谁高谁低,为什么?
  • 如果小镇上一家工厂污染了湖水,但政府部门和在那工作的居民都视而不见。你认为谁要为污染承担最多责任?为什么?

他们甚至会模拟外交谈判的情景,分组代入朝鲜、美国和中国这几种不同立场,再进行三方核谈判。

而马斯克最关心的,人工智能该如何规范引导的问题,这些小屁孩都在思考。

▲ 图自 Business Insider

虽然没有分数和等级束缚,但对孩子们来说,学校里的「Seminar」项目有点像是终极考验。

这些平均年龄只有 10 岁的孩子,会被带到几百个成年人面前进行演讲。2016 年,他们去了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而 2017 年则是在南加州大学,场面十分正式。

▲ 图自 TED Talk

这锻炼的不只是演讲能力,还有他们的心理承受能力。

当演讲结束,孩子们会收到台下观众对自己的评价。并不是一水的「超棒啊」、「已经做得很不错啦」的鼓励式语句,评价角度从演讲风格、主题内容、说服力到感染力,有些观众的话直白得让人难以接受。

校长 Dahn 认为,话虽难听,但这些反馈是有意义的。

A 或 B 的评级不是真实的反馈,那根本没用。重要的是认识到你从项目中收获了什么,你能做到什么,以及你真正拥有什么技能。

想做马斯克的「门徒」?有点难

最一开始,Ad Astra 只有 8 个学生。

校长 Dahn 回忆说,那时他们在 SpaceX 总部的一个小会议室里上课,「会议室四面都是透明玻璃,工程师们经过总忍不住要偷看一下。」

而现在,Ad Astra 已经有了专门的教室和化学实验室。他们为每个学生提供 Macbook 笔记本电脑,放学后还会有满载零食的餐车开过来。

这一切,包括学生的学费在内,都由马斯克自掏腰包。

▲ SpaceX 总部,图自 Reddit

▲ SpaceX 总部的楼顶是一个大大的「X」,图自 Google Maps

跟马斯克一贯的高调作风不同,Ad Astra 到今天还被视作是「全美国最神秘的学校」。

没有任何大肆铺张的宣传,你很难在网上找到它的相关资料。就连官方网站都清汤寡水。

▲ 唯一的入口是为在读学生的家长而设的,需要以密码登录

校长 Dahn 只在 2017 年接受过一次公开采访。现在外界对这所学校的细节了解,基本都来源于此。

▲ Ad Astra 的校长 Joshua Dahn(左)

虽然神秘,但Ad Astra 并不是 SpaceX 员工专享的日托中心。现在大约 40 名学生里,有一部分是来自洛杉矶附近的孩子。

只是,想拿下入学名额就有点难度了。

首先,Ad Astra 的招生流程太低调神秘了。据 Ars Technica 网站报道称,甚至是 SpaceX 内部员工也很难获取招生的详细信息。

即使成功报名,竞争也相当激烈。在 2017 年,一共有 400 个家庭为 12 个入学名额抢破了头。算下来就是 3% 的录取率,比今年哈佛大学的 4.59% 录取率还要低。

▲ 图自搜狐

聪明、有天赋和有潜质是最基本的标准,但 Ad Astra 并不想招书呆子。所以除了逻辑推理测试,他们还会在招生时问孩子们一些奇葩问题:

这位小朋友,你对总统竞选有什么看法?

关于星际旅行和人工智能,你都知道多少?

你看,想把孩子送过去做马斯克的「门徒」,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是教育界的 SpaceX,还是有钱人的玩具?

就像特斯拉之于交通运输行业,SpaceX 之于航天业一样,校长 Dahn 也满心希望 Ad Astra 能给教育行业带来变革。

但没人能说得准,在造车造火箭造地下隧道造糖做媒体做火焰喷射器之外,「不务正业」的马斯克还能给教育匀出多少精力。

而另一个更现实的问题也摆在眼前:

在马斯克的 5 个儿子都毕业之后,他还会把学校继续做下去吗?

来自纽约大学的教育研究教授 Diane Ravitch,也很期待马斯克能「改变世界」。

她认为,要想真正带来变革,就应该将 Ad Astra 的教育理念和方法渗透到公立学校去。而这件事情完全是马斯克可以促成的。

马斯克应该用他的财富和权力来让公立学校摆脱当下的困境。否则,Ad Astra 只会沦为有钱人的玩具。

美国国税局的公开文件显示,由于师资紧张,Ad Astra 暂时没有扩张计划,未来的学生规模估计也会控制在 50 人以内。另外随着管理能力增强,他们会改善招生环节,让学生来源变得更多元化。

而校长 Dahn 也有了一个新计划:未来,他会将 Ad Astra 的课程内容开源共享。

这个想法除了人间大爱,还带有一丝悲壮。Dahn 说,即使学校最后真倒闭了,至少这些教学模式可以留下来。

题图来自 bt.com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