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利 | 专访泼辣修图主创:35 人的小团队,如何打造 2000 万人都在用的修图工具?

AppSo

07-01 21:00

说到修图,每个人手机里一定都收藏了不少好用的工具。但想要在手机里做到专业地修图,那么《泼辣修图》一定少不了。这是一款上手简单,但功能又很强大的应用,能让使用者在移动端和 PC 端均可发挥专业的修图技能。

《泼辣修图》来自知名的 Polarr 团队,他们还开发了《泼辣相册》、《泼辣回忆》等 app。今年 Polarr 团队还带来了一款主打「电影级」色调感的短视频拍摄应用《泼辣 24》,成为了 Vlogger 的心头好。点击这里,查看我们的详细测评。

今天,我们请到 Polarr 联合创始人梁逍,就让他和我们聊聊 Polarr 团队为何能为摄影爱好者们创作出利器。

认识梁逍

Polarr 联合创始人,毕业于范德堡大学,前腾讯员工 ,现负责 Polarr 中国区综合事务。

能介绍一下 Polarr 的产品阵营吗?

我们目前已上线的产品有《泼辣修图》、《泼辣 24》、《泼辣相册》、《泼辣回忆》。还有一些实验性的产品正在开发中。

可以介绍一下《泼辣修图》的团队吗?

我们的团队构成其实是我们自己最引以为傲的公司文化之一,我们的创始团队来自斯坦福,总部设立在硅谷,同时我们有一个分部在深圳。

我们的团队从 2015 年创办第一年开始,就贯彻远程办公的理念。四年多以来,团队中的 35 人遍布全球,在美国、中国、俄罗斯、西班牙、爱尔兰、澳大利亚的多个城市,都在为泼辣的成长贡献自己的一份力,思考如何启发所有人创造美好的事物。

我们也在积极招聘 iOS、Android、用户体验设计、计算机图形工程师等职位,如有合适的朋友,欢迎联系我 xiao@polarr.co。

怎么想起开发《泼辣修图》一系列产品呢?

我们的创始团队中很多人都是长期的摄影爱好者,在创业之前我们就觉得帮助其他人在摄影和后期中进步,并且自己能够成长是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所以理所当然地,我们就尝试在修图领域做一个产品,让人们可以更容易地创造美好的事物。

开发过程中遇到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首先,我们面临的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 AI 接口问题,相信这也是很多 AI 开发者都面临的一个困扰。

因为不同设备、平台、芯片组提供的接口都是存在差异的,应用程序与 AI 硬件的接口现在仍然处于一个碎片化的阶段,这就需要花费人力去学习和适配这些接口。并且很多协议和代码依旧不够规范,因此在理解上也存在很大的难度,开发人员在寻找高质量 AI 模块时,会花费较高的时间成本。

其次,我们还面临一些客观极限的问题,包括计算机视觉和神经网络效率、内存使用和运算速度等极限,这些都需要我们在技术上予以突破才能带来更加优秀的用户体验。

再次,我们还面临工程师资源紧张的问题,特别是我们的 Android 平台,因为机型众多,所以需要花费很大的工程师资源去消化 Android 平台产生的 bug,即便我们已经在花费极大的精力在寻找优质工程师,但这个问题依旧还没有彻底解决。所以如果你是优秀的 iOS、Android、用户体验设计、计算机图形工程师,欢迎加入我们的团队。

《泼辣修图》的长线规划是怎样的 ?

我们希望《泼辣修图》可以辐射到更多的用户,更好地帮助所有技术阶段的摄影爱好者。目前很多人进来我们 app 之后会觉得信息量太大,太多功能,不知从何下手。

我们就在 app 内和我们的公众号、社交平台上一直在制作各种各样的通用摄影后期教程,帮助所有人拍出、修出更好的照片,不管他们是否是我们的用户。

你觉得《泼辣修图》的优势有哪些?

我们一直觉得我们其实和很多在国内很火的友商相比定位不太一样,我们追求的是「简单地专业」。

如果有一个坐标轴,横坐标是上手难度,纵坐标是出品质量,我们是希望把我们的点放在 45° 的地方。

当你厌倦了一键美化,但是你又不适应在移动端做太复杂的操作的时候,《泼辣修图》的滤镜工具就是你最好的选择。

如何保证《泼辣修图》的功能和滤镜能受到用户的喜爱?

我们每个新功能设计之初,都会有内部的小团队反复运用设计思维去对产品原型进行迭代,对用户进行研究,这是一个非常规范和系统的设计流程。

例如首先由市场部门搜集用户反馈到产品经理,产品经理对用户需求进行提炼,然后交给设计团队进行落地,设计团队将设计原型返还给产品经理,产品经理又会交给市场部门进行数据验证和小范围的测试,确认没有问题后再发布。

添加类似「倒影」的工具,这种需求从何而来?

倒影其实是一个很有意思的来源,是我们团队里的成员在看网上的摄影作品时发现的。

有很多人觉得倒影处理后的照片很好看,但是当时直观感觉制作起来并不简单。我们团队马上就想到,那我们能不能帮助用户更简单地做出这种效果呢?于是就把这个工具做了进去。

如何判定应用中的功能是否需要付费?

我们觉得应用内也有类似 2/8 原则的现象,很可能 20% 的不可或缺的功能是 80% 的用户在用,80% 的功能属于是上层建筑只有 20% 的用户在用。

那么对于一个功能是否付费也是类似的,当它是处理照片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它很可能应该是免费的;当它是少数人需要的高阶的功能的时候,它很可能是付费的。

如何保证拥有一群忠实的用户?

我们目前有 2000 万以上用户,我们的团队虽然小,但是我们尽全力倾听用户的声音。

很多时候很多用户会很着急说我们的这个建议为什么没有接纳,其实我们是有在关注,全部都有在排期。所以很多时候也很感激用户的支持和耐心。

如何建立良好的用户反馈机制?

我们主要是用 front 来分配用户的反馈邮件给每一个人,然后把所有反馈分类之后,在 asana 上进行登记并且监控任务进展,由 PM 来带领工程团队对这些反馈进行分析并且排期。

同时,我们的微信公众号也发挥了很好的桥梁作用,有很多的反馈信息都是从微信公众号的留言获得的,我们的市场人员都必须至少掌握一种与用户直接沟通与交流的渠道,无论是邮箱、微信、微博或者客服号。

《泼辣修图》的用户评价如何?

用户目前对于《泼辣修图》的反馈还不错,很令我们团队欣慰。

我个人经历过一个事情,就是我在吃饭的时候听到隔壁桌的人在拍吃的,然后和对面的朋友说他最近发现了一个新的 app 修图很「酷炫」,我不得不扭头去看是什么 app,结果是泼辣,然后对面的朋友说:「切我还以为是什么呢,我早就在用了,是还不错。」

言语中的压倒优势让我很想跨过桌子和他击掌,我忍住了;当然我也想和他说,你应该和你朋友一样乐于分享泼辣这个 app,但我也忍住了。

如何让用户更喜欢你的产品 ?

首先,我们觉得要在产品上体现温度,归根结底就是要做他们想要的东西,让每个人都感觉这款软件就是为自己设计的。

其次,我们团队也会尽力和用户打成一片,我们建立了多个城市群,大家会在这个群里面组织活动、讨论摄影,我们也会在这些城市群里面搜集用户需求和设计灵感。

再次,让用户与我们保持畅通的沟通也是非常重要的,因此我们建立了非常广泛的沟通渠道,例如微信、微博、邮箱、用户群、客服号等等。

《泼辣相册》最近有更新计划吗?

我们一直在观察和思考用户对于相册这个原生软件的行为。随着 iOS 的更新,我们也看到了苹果对于相册也有很多新的思考和改进。我们后续也会继续我们这块的研究,希望给大家带来不同的感觉。

怎么想到开发视频拍摄工具《泼辣 24》?

其实我们想进入视频很久了,几乎是从《泼辣修图》上线之初,就有人说,你们应该做视频,视频不就是很多图片嘛。

我们觉得,对于用户来说《泼辣修图》的滤镜是非常值得多次使用的资源,所以我们就想从滤镜入手,让用户可以简单地拍出高质感的视频。他们也可以在《泼辣 24》里直接用他们《泼辣修图》的滤镜。

《泼辣 24》的用户多来自《泼辣修图》吗?

其实目前我们观察到了很大的不同。《泼辣 24》更多是一个简单的视频拍摄工具,他的应用场景和针对的用户群体其实和《泼辣修图》很不一样,同时玩摄影的和玩摄像的很可能不是同一群人。

当然我们后续会为《泼辣 24》加入更多高阶的编辑功能,例如我们现在已经为《泼辣 24》加入了众多的调整工具,包括 HSL、曝光、高光、阴影等等调色工具,但终究不会变成《泼辣修图》那么重度和复杂的编辑应用。

你觉得目前 App 市场还存在哪些机遇和挑战?

我觉得目前的 app 市场像是一个胜利属于强者的古罗马竞技场。不管你来自哪里,你都有可能站在最强的角斗士对面。

观众很可能一开始为他喝彩,向你报以嘘声,但是如果你是真的足够强,你是可以活下来,战胜卫冕者赢得观众的掌声。

我们看到了很多新兴的公司通过不停地打磨自己的产品,在人们远以为没有希望的红海中突围而出。但是很多时候,挑战其实是来自开发者自身的。如果你不能静下心来把产品思考透彻,那么其实很可能你没有办法获得你本可达成的成就。

如何判断自己的长处与行业大势的结合点?

我觉得个人的长处是需要自己花时间去判断的。具体的方式可以通过做一件自己认为自己会喜欢的大规模的事情,体验过里面的大小折磨之后,你就能知道反映出了你什么地方很强。

如果你觉得你喜欢写作,那写一篇短的小说,从确立文风到贯彻风格到遣词造句到查阅资料到故事构造到人物塑造等等,方方面面都做完之后,你写出来一本小说了,这个过程中你就知道你的长处是什么了。

行业大势是一个很大的方向,我认为没有办法给到一个准确的概括,如果非要说的话,那就是消费会继续升级,娱乐会继续渗透。人们对于美好生活的追求会越来越体现在自己提升的消费和自己沉浸在的娱乐中。

然后几乎世上所有的东西都在争夺你的时间、金钱和关注。你需要想的就是,在一场没有终点的争夺中,你做的工作使得你所在的集体在这个行业中能不能持续参赛不被淘汰,你个人的长处又能不能让你不被这个集体淘汰。

开发一款产品,什么情况下你能确定方向是对了的?

如果直觉告诉你这么做,快速原型告诉你这是可以被实现的,用户测试告诉你这是有需求的,那就是应该做的。

选择新产品/功能上线/下线的时机,你们的判断是什么?

对于我们来说,上线和下线都是一样的,赶早不赶晚。因为如果前期的准备是齐全的话,越早上线就越能让你更早改进;如果前期的结论是正确的话,越早下线就越能让你省去运维成本。

你平时获得灵感的方式有哪些呢?

定期去看不同渠道的消息。我觉得对于同一件事情的理性讨论价值往往会超过这件事情的信息本身。

有哪些工作 / 生活上的习惯?

我工作上的习惯是保证我的想法和你的想法同步,即便不同意彼此,也一定要同步。

我在工作沟通中不能有意见憋着不说,不然我会特别难受然后最终还是说了,所以还不如一开始就说,省去了中间难受的那个过程。我可以被说服,但是不能忍着。

能不能和我们分享一下你日常的工作流?

因为有部分团队在美国,所以我一般早上起来先看一眼留言的消息,回复一下比较急的消息,之后把剩余的消息和邮件一起在自己的项目管理记录上排期。

一般下午的时候会和中国的同事简单电话同步一下彼此手头的工作进展,晚上回顾一下有没有遗漏事项没有解决或者需要延期。

开发工作之余,你最喜欢做什么呢?

我最喜欢收藏扑克牌。目前大概有 500-600 副。

哪些是你常用的硬件 / 软件?

我常用团队 IM 软件 Slack, 公司知识库 Notion, 硬件是 iPad Pro 和键盘,以及 B&O 耳机。

能不能聊聊你最喜欢的一款 App?

我最喜欢的游戏是 Banner Saga, 是一款北欧风的战棋游戏。

它用着一种史诗的风格,在你游玩的过程中进行线性叙事,然后和其他游戏不同的地方是你没有什么主角光环,你只是这个庞大故事中的一个经历者。你的每一个选择和决定都会让你接下来的经历不同,而且往往事与愿违,这种感觉就好像我去游戏里本来想为所欲为寻找龙傲天的感觉,但是我却发现我的主角面对命运的车轮比螳螂还要无助,这种 meta 感特别有意思。

能不能和我们分享一下你的手机首屏,看看你的常用 App?

我最常用的是中间一圈。

关于 A Talk

产品(Product),是用来满足人们需求和欲望的物体或无形的载体。

AppSo 报道过无数的好产品,但好产品究竟从何而来?AppSo 希望让产品背后的人,和你聊聊产品幕后的事。

于是,访谈栏目 A Talk 应运而生,关乎产品、关乎运营、关乎创作。

如果你也想加入 A Talk,与 AppSo 百万读者分享你的产品经验,请在 AppSo 微信公众号回复【开发者】,了解更多详情。

往期回顾:

专访钟颖:小白也能用的自动化神器,背后有什么秘密?

专访 GoodNotes 主创:如何打造 iOS 上最好的手写笔记?

专访《马卡龙玩图》主创:三千万人都在用,他们如何打造最好玩的抠图 App?

专访 NOMO 开发者飞猪:刷爆朋友圈的相机 App ,从诞生起就是「意外」

专访 WWDC 奖学金获得者翁培钧:从全球作品中突围,他只用了十天

专访陈星汉:为什么要花七年,做一个免费游戏?

专访腾讯天美工作室:看不见也能玩的游戏,为什么能让玩家泪流满面?

专访周楷雯:如果我坚持 10 年,能做到多极致

专访徐五四:回顾十年开发经验,这位十项全能的独立开发者说了些什么?

专访承槐:传文件又快又好还免费,这为什么是一笔好生意?

专访王妙一:真诚做游戏,一个人也开心

专访 Sorted 主创:把一半时间放用户身上,做高效的时间管理工具

专访 MiniHour 开发者李世超:好的产品一定是有温度的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