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效率控》图拉鼎:一款 App 多用,不止「聚合」这么简单

AppSo

07-19 21:00

开发者,是移动互联网生态中不可忽视的中坚力量,他们坚韧不拔且极具勇气,他们坚持正确的价值观,并坚信创新能够创造价值。

AppSo 也一样,我们希望那些具备可贵品质的开发者们,和他们带着闪光点的产品,能够被更多人所看见。

AppSo 每周都会邀请优秀的开发者,和他们聊聊在开发产品的过程中,那些有趣动人的故事。

图拉鼎在微博主页上这么介绍自己:「良渚文化村村民,进村前开发了 Manico 和奇点,进村后开发了效率控。」

在微博刚刚兴起的那几年,他制作了好用的第三方微博客户端,受到了使用者的好评。今年以来,他把主要心力放在《效率控》和《One Switch》上,前者是一款「聚合」了多款常用工具的 app,后者可以一键开关 Mac 的多款应用,以一款应用囊括多种功能,带来的是伸手即来的便利,但背后的开发难度确是翻倍的。

今天,我们请到了图拉鼎,让他和大家聊聊这些应用背后的故事。

认识图拉鼎

图拉鼎,微博 ID @图拉鼎。自由职业者在杭州,喜欢去西湖边写代码。曾经开发过 Manico(macOS 上的 app 切换和启动工具),奇点(iOS 上的第三方微博客户端),目前仍在维护中。

过去一年与不同的团队合作开发了多款新产品。其中有效率控(iOS 上的工具集合 app),已经获得了 App Store 的多次推荐。还有 One Switch(macOS 上的快捷开关 app),获得了大量国内外用户的喜爱,最近刚刚上 Setapp。

一句话介绍一下效率控吧。

效率控是一个整合了近二十款功能各异的小工具,可以完成诸如缩小图片、文字识别、二维码生成等任务,同时也有如剪贴板、每日习惯、订阅管理等进阶功能的工具集合型 app。

为什么会想到开发效率控呢?

当初决定开发效率控是源于和朋友徐同学的一次思想碰撞,我们都觉得日常使用手机用一个 app 完成一个需求有点繁重,如果有一款 app 能有一致的体验和设计,可以完成很多种常见的使用需求,应该会受到用户的喜欢。

于是我们想要通过一致的设计和体验,让用户们可以用最低的成本来达到 N 种使用需求,app 届的瑞士军刀就是我们的目标。他负责设计,我负责开发,两个人也同时负责产品本身,就这样开始把「效率控」做了出来。

开发过程中遇到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开发过程中遇到最大的挑战,应该就是开发数量了。

因为严格来讲,效率控是一个容纳了十几个小工具的平台型 app。尽管我们的目标是提供简洁明了的使用体验,但这不意味着就是「简单」,一个小工具开发起来依然需要花费不少力气——再想象一下在这上面再乘以 10 或更多。

对于效率控里的小工具,你的选入标准是什么?

开始是比较模糊的,在开发过程中我们才慢慢形成自己的标准。

我们在确定第一批小工具的时候,否决了其中一些,于是有了「不做」的标准:开发成本过高的、系统已有解决方案等等,然后又有了做的标准:一个小小的、但又常见的需求,同时又没必要做成 app,满足「工具」这个特性。

但这个标准不是死的。比如「每日习惯」这个工具是比较特殊的,但我们觉得好习惯是符合效率这个概念的,于是还是决定把它也作为第一批工具开发了出来。

你觉得如何保证一个合适的更新频率,才能达到用户的期望呢?

我觉得合适的更新频率大约是 1 个月一个有重要变化的版本,这是平衡开发与用户期望的一个更新频率吧。更新太慢用户会着急,太快的话我们自己无法持续,所以一个月左右比较合适。

做这样一款产品,你的动力来源是什么?

大概要分几个阶段。

当产品还处于构思阶段的时候,这个时候,我们不知道市场会不会对这款产品感兴趣,我们只有自己的满腔热情和创造的欲望,于是就想着把它做出来再说。这个东西是之前没有人做过的,或者说是别人做得不好的,这个时候,动力就是「创造好东西的热情」。

当产品做出来后,用户的反馈还不错,特别是还收到了 App Store 的推荐后,我们就要更多思考如何做一个可持续的产品上了,开始结合自身的实际情况,制定产品的发展路线。这个「可持续」不仅是产品本身的不断更新,也是我们对营收预期的一个「可持续」。产品的设计与研发是有成本的,简单来说我们也是要吃饭的,光靠热情是无法长久持续的。于是这个阶段,动力来自用户的肯定、以及我们对未来的一个信心上了。

 你对效率控的长线规划是怎样的 ?

效率控一开始就不打算做一款只是不断堆积功能的 app,因为堆积功能就会面临着我前面说的「可持续」问题:我们真的要每个月新增一个工具吗?一直新增到 100 个、200 个吗?很明显这是不可能的。

于是一开始我们就构思了一些长期的计划,去年想的一个 idea 已经在近期的 1.6 版本中实现了,它就是「工作流」特性。工作流是效率控区别于其他工具集合型 app 的一个最大的不同,工作流可以有机地将不同的工具整合起来,让工具 A 处理出来的结果,直接可以继续去工具 B 做进一步的处理。

举个例子,比如你想给自己配一个有关猫的表情包,于是你去「精美图片」里面搜索 Cat,搜到满意的猫猫照片后,再点右上角进入工作流模式,选择「表情包制作」,就可以立刻给这个猫猫配上文字,再点「发到微信」,就可以作为表情包分享给朋友了。

以工作流这个特性为例,效率控的未来会继续适当地增加实用小工具,同时完善工具与工具之间的互动与联系,让 10 款工具相互联动结合,发挥出 10×10 的效应。

如何保证它能受到用户的喜爱?

我觉得一款产品让用户喜爱可以从两个基本点出发:1、给用户惊喜;2、满足用户的需求。并且这两者是密不可分的。

你无法脱离用户的需求而去创造「惊喜」,同时,你也无法只靠满足用户的需求来让用户喜爱,不然你交付给用户的可能就是一辆跑得快的马车,而不是汽车。这里就涉及到哲学问题了,需要我们不停地去琢磨和尝试。

如何建立良好的用户反馈机制?

目前为止在效率控里最显著的一个用户反馈机制是「Pick 新功能」这个东西了,在这里用户可以自由地提交想法,或投票他想要的东西,我们会根据用户的需求去尝试满足。

当然这个就涉及到前一个问题了,不能简单地直接去满足用户最想要的那个东西,而是想想怎么做会更好。

效率控带来营收如何,达到你的预期了吗?

效率控上线已经满半年,目前为止,我们还没办法只靠这款工具就养活我们这个小团队,但我们对这款产品充满信心。

因为在过去半年,效率控已经相继入选过 App Store 的「新鲜 App」、Today 页和 app 页的编辑选择,这些接连推荐可以说是超出预期。我们还有很多 idea 有待去实现,会继续投入时间和精力去完善它。

你怎么看待买断和订阅这两种购买方式?

作为一款持续更新的产品来说,效率控一开始仅提供了订阅,但后来也根据用户的需求增加了买断功能。很难说这两个模式哪个是最优的,于是我们也是在不断调整中找到一个平衡点。

用户对效率控的反馈怎么样?

对我们来说,最有趣的反馈是,用户不仅购买了我们的 app,还告诉我们效率控一下子取代了他原有的好几个 app。这就是我们的研发的初衷了。

你觉得用户喜欢你的产品,这种亲切感是如何建立的 ?

可能来自于与用户的一对一直接沟通,让用户感觉到他用的产品不仅仅是一款产品,背后也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但是因为精力有限,我们无法做到 100% 响应用户的沟通请求,于是更多的时候是倾听。

如何判断自己的长处与行业大势的结合点?

这个不太好判断,但万事来源于生活,解决生活中的需求,就是找到一个「结合点」。

开发一款产品,什么情况下你能确定方向是对了的?

我会以「服务好了用户,并且赚到了钱」为标准,来确定是一个对的方向。

One Switch 入驻 setapp,作为联合开发者,你的想法、心情如何?

One Switch 入驻 Setapp 对我们有很大的鼓舞,Setapp 相当于 macOS 届的第三方 App Store,收录的都是质量比较高、被编辑认可的 app。

这让我们相信,专注在做好产品上,美好的事情就会发生。

你觉得目前 App 市场还存在哪些机遇和挑战?

机遇和挑战并存吧,一方面是 app 市场的付费方式已经相当成熟了,也有越来越多的用户接受为 app 付费。

另一方面,app 市场的用户总量可能趋于稳定,开发者们面临的是如何在这个存量市场里,做精品应用来吸引用户。

对我们而言,做精品应用就是目标。

有哪些新 App 开发计划?

目前的精力仍会放在继续开发与维护已有的产品上。对开发者来说,维护会比较消耗精力,但也是让用户对你的产品放心并愿意购买的一个必要条件。

平衡维护与创造是我今年比较有意去注意的一件事情,也就是说,我要在保证当前产品维护好的情况下,经可能多的挤时间去创造新的东西上。目前不好说确定了哪些开发计划,但肯定会以生产力、效率类为主。

Apple 在上海开设「设计开发加速器」,你怎么看?

这个意义很重大,首先这是 Apple 更重视中国的开发者关系和中国市场的一个表现,其次对于已经有产品的团队来说,是一个促进作用。

我注意到有帮助中国开发者出海的部分,相信这点对像我们这样有做一个国际化产品的团队来说也是有帮助的。

如果加入其中的话,你希望 Apple 能提供哪些支持?

可能会需要 Apple 针对我们的产品特性做一些评估和审核吧,甚至直接给出具体建议和方向。

作为一名「自由职业者」,对于想成为独立开发者的新人,你有什么建议呢?

我觉得自己算不上还能提供人生建议的成功职业老鸟,因此对于这类问题,我只有一个建议:趁年轻,尽管去尝试吧!

平时获得灵感的方式有哪些?

我获取灵感的方式主要有两点,第一个就是和朋友面对面交流,进行头脑风暴,这比面对手机进行交流有效的多;第二就是独处,去西湖边,感受人潮,观察变化,在一个开阔空间,常常会容易冒出新的 idea。

有哪些工作/生活上的习惯?

作为自由职业者,我会严格登记自己的工作时间,以避免工作不饱和或者工作过度。开玩笑的,其实是为了评估自己在不同项目投入的时间,和计算回报率。但这只能仅供参考——因为很多工作带来的回报,可能发生在很久以后。

开发工作之余,你最喜欢做什么呢?

其实最喜欢做的还是刷各种社交网络,让各种严肃或不严肃的信息冲刷过自己的思维,既是一种放松,也有一种网上冲浪的畅快感。

能不能聊聊你最喜欢的一款产品?

过去一年新增的最喜欢的产品是 Spotify,我也成功成为它的订阅用户。喜欢他无缝的使用体验——电脑听完手机听,甚至电脑可以控制我手机的播放。

能不能和我们分享一下你的手机首屏,看看你的常用 App?

首屏最近新增的是 Money Pro,这是我一个坚持记账很久的朋友推荐给我的,我也最近想学起来记账,于是很自然地接受了他的推荐。

关于 A Talk

产品(Product),是用来满足人们需求和欲望的物体或无形的载体。

AppSo 报道过无数的好产品,但好产品究竟从何而来?AppSo 希望让产品背后的人,和你聊聊产品幕后的事。

于是,访谈栏目 A Talk 应运而生,关乎产品、关乎运营、关乎创作。

如果你也想加入 A Talk,与 AppSo 百万读者分享你的产品经验,请在 AppSo 微信公众号回复【开发者】,了解更多详情。

往期回顾:

专访《时间块》安妮:这个喜欢玩 Switch 的女生,要继续用 App 解决生活的「麻烦小事」

专访刘翌翊、陈希:两个上海人,两种「垃圾分类」的产品思路

专访 Saturday innovation:不到 10 人的独立团队,如何拉上芝麻街做教育?

专访泼辣修图主创:35 人的小团队,如何打造 2000 万人都在用的修图工具?

专访钟颖:小白也能用的自动化神器,背后有什么秘密?

专访 GoodNotes 主创:如何打造 iOS 上最好的手写笔记?

专访《马卡龙玩图》主创:三千万人都在用,他们如何打造最好玩的抠图 App?

专访 NOMO 开发者飞猪:刷爆朋友圈的相机 App ,从诞生起就是「意外」

专访 WWDC 奖学金获得者翁培钧:从全球作品中突围,他只用了十天

专访陈星汉:为什么要花七年,做一个免费游戏?

专访腾讯天美工作室:看不见也能玩的游戏,为什么能让玩家泪流满面?

专访周楷雯:如果我坚持 10 年,能做到多极致

专访徐五四:回顾十年开发经验,这位十项全能的独立开发者说了些什么?

专访承槐:传文件又快又好还免费,这为什么是一笔好生意?

专访王妙一:真诚做游戏,一个人也开心

专访 Sorted 主创:把一半时间放用户身上,做高效的时间管理工具

专访 MiniHour 开发者李世超:好的产品一定是有温度的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